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反转命运A

【排雷】
必然是个深坑,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写完。
即将去补其他的巨坑。
也就没别的了。
我考虑一下打不打tag。
CP:岛凉+高知 only。
------------
【一】
【我已经习惯受伤】

“......以上就是山田小组到目前为止关于人体泛机器化的相关研究报告,本小组的第一次完全手术将于今年8月10日正式开始,预计将会在11月的年会上进一步发表成果,欢迎各位教授、研究员、资助人、观望者、有兴趣的人士继续跟进。”
山田凉介关闭投影,拿起自己面前的文件夹,对着台下鞠躬,热烈的掌声在会场中回荡。
25岁的博士,7年前开始研究人体泛机器化,2年前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团队独立研究,今年不但拿出了特有的理论成果还做好了实际手术的相关准备,着实是一位让人敬佩的年轻学者。

“你公布了完全手术?真的要做啊?我还以为只是你跟伯母吵架说的气话呢。”
山田甩开记者进了一个位置偏僻的电梯,但是在电梯门合上以前,有人推着轮椅挤进电梯,那坐在轮椅上的人单手撑着脸,问山田道。
“当然是真的。用我这条命换一个成果,我活了,代表这项研究可以继续下去,我死了,代表这项研究可以终止,不是很好吗?”山田点了地下三层的按钮,“我已经多活了18年,对于这项我其实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泛机器化研究,我的耐心也到尽头了。”
“所以我早就跟你说了,不如像我一样跟着八乙女教授做生命生长推移化研究,刚刚他也做完报告了,立刻又拉到五亿还是六亿的经费来着?”
山田凉介的青梅竹马之一、主要负责投影显影技术的知念侑李敲打着轮椅的扶手。
“是七亿,时限五年。”
推着知念的辅助研究员高木雄也补充了一句。
“那你加油。”电梯到达目的地,山田率先走出去。
“这么冷淡干什么啊?雄也,把那个拿给凉介。”
山田手上被高木塞进了一个牛皮纸文件夹。
“凭借一个人7岁左右的照片,就可以计算出他27岁的相貌。你不想看看你两年以后的样子吗?”
“不想,反正跟我现在的脸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那你不想看看中岛裕翔要是能活到今天会长成什么样子吗?”
山田的手指猛地松开,那个文件夹滑落到地上。
“你——”
“我们做了近十万个模拟,达到合格匹配率的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以后我才拿了裕翔的照片来弄的,不看看吗?”
“我不需要。”
山田本来是盯着地上的文件夹的,但是等知念说完以后,他反而不想要拿了,头也不回地走向他的车子。
“欸,雄也,我做错什么了吗?”
知念一脸茫然。
“他是累了吧?”高木把文件夹捡了回来,“我们是回研究室还是回家?”
“回家,我要吃饭。”

山田把车内的空调开到16度,风扇中喷射出一股股寒气,打在他的鼻梁上。
啊,中岛裕翔。
纵使是与自己关系亲密的知念,也怕是有两三年未曾提起这个名字。
那一天的空调也是这么冷。
血落在自己的脸上,和两个人的眼泪一起滑进垫在自己脑后的软垫上。
从那以后,自己的生命就再也不是单纯的山田凉介四个字了。

国家鼓励科学研究与工业升级相结合,于是山田凉介和姐姐妹妹就跟着身为人体学家和材料学家的父母,在四岁的时候搬进了国立第二研究特区,对门邻居中岛家是脑科医生和牙科医生带着两个儿子,楼下邻居知念家是电子工程师和脑科医生带着女儿和儿子,巧合的是中岛家的大儿子、知念家的儿子与山田凉介同年,三个人一起去上幼儿园,慢慢就混熟了。
三个人里面,就属中岛心思最成熟。
三个孩子一起玩耍的时候谈起志愿,山田说想当厨师,知念说想当演员,中岛却说,想要研究人体泛机器化。彼时,对人体进行机器化改造还处在起步阶段,他就已经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未来要成为引领行业的人了。
“裕翔这是在开国际玩笑。”知念在地上抱着玩具娃娃打滚。
“山酱也觉得我在开玩笑吗?”中岛不喜欢抱玩具,但是却很喜欢抱着山田,他一边做出委屈的样子一边抱着山田的肩膀摇一摇。
“虽然我相信裕翔会成为一个厉害的人啦,”山田并不排斥中岛,“但是我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身体里面出现机器零件。”
“但是我爸爸说,人的大脑是可以做到完美控制机器身体的。”
“机器化可以延长寿命,泛机器化的极限就是永生,只要提升脑部开发程度就做得到,这是我妈妈说的,可是我就提不起兴趣了。”知念直起身。
“反正我要当个厨师。裕翔去拿橙汁来,我现在要去做可乐饼了,你们要吃几个,报数。”山田从地上爬起。
“两个。”知念举手。
“五个!”中岛举手。
山田围了围裙,站上了小凳子,从冰箱里取出冷冻的可乐饼,开火下锅。

山田并没有回去他家分到的住宅,而是去研究院拨给自己住的公寓,简单洗了个澡,一边吹头发一边看电视,随便换了几个台都在播放各个特区遭遇劫机的特别报道,让他厌烦地按下电源钮。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找了罐啤酒出来,把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关上,窗帘一拉灯一关——
真的困了,不仅仅是因为36个小时没有合眼,也是因为每一次想到中岛的事情,他就会回想起悲伤和绝望,除了逃进梦中以外,没有排解的方法。

TBC

B

评论(5)
热度(1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