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天上星河转【1】

岛凉/凉岛。
算是旧坑的新坑。
带一口伪·高知。
OOC慎入。
------------------
【一】
“午饭时间了,裕翔要一起去楼下吗?”
“不了,今天带了便当。”
“欸,女朋友回来了?”
“不是啦,是自己做的。毕竟不能总是等丽子回家才开火嘛。”
挥别了同课的同事仓桥和小林后,中岛裕翔从桌子底下拿出便当盒。
菜色是丽子新近开始喜欢的西式风格,迷你汉堡、薯条和炸鱼、土豆金枪鱼的沙拉、鸡蛋火腿生菜的三明治,杂乱无章地塞满了盒子,超过胃容量。
“啊,果然是我的话做不好。”
中岛去公用冰箱里拿出自己的气泡果汁饮料,翻找出上次吃麦当劳时没用的烧烤味调料,开始了绝对不算是健康的午餐。
慢吞吞吃完后去洗便当盒,同事们也都回来了,趁着午休时间聊着各种杂事。
中岛的手机传来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
他迅速冲掉最后一波泡沫去看。
“From 山崎丽子:
SKY的十周年新单曲Cross今天出消息了,下个月22号,初回两版本和通常一版本,特典是通常盘三种海报,配置和上次的差不多,赶紧帮我预约啊。”
他在心里说了一句该来的总要来,抬起头来正想说什么,小林的手机屏幕就伸到他面前。
“SKY的十周年大礼包第一弹来了,你买几套啊?”
“两套起步啊。”
这个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他中岛裕翔是个十年老饭,从这个叫SKY的五人偶像团体出道开始就饭上了。
仓桥和小林还知道,中岛的女朋友丽子和中岛就是因为同为SKY的饭才相识交往的。
中岛只给他俩看过一次丽子的照片,那是在他们三个人做为新开的营业三课新员工被同时录取后讲自己情况时展示的,丽子穿着樱花的和服,撑着伞,低眉浅笑。
“我和丽子是同学,她毕业以后回老家找了工作,现在经常要出差,所以聚少离多。”
对于“为什么外出聚会的时候你不带上女朋友”这样的问题,中岛如是回答。
嗯,是个耐得住寂寞的好男友,也是个忠实的好饭。

SKY出道的演唱会开在横滨体育馆。
每到SKY的巡回季节,相关工作人员就几乎能记住中岛的脸。
他一场都不会拉下,每一场开场前都会排队买周边。
首日all全部官方周边,之后就是每次必买个人的大扇、文件夹、会场限定和限定特别商品。
三年以前,他作为当时队伍中唯一的男饭被采访了。
他羞赧地举起手上SKY的成员R的大扇说,自己是R的饭,但是其他四个门把也会买,他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团,觉得没有这个团就不会有自己的今天,等等。
堪称典范。
收到抽票邮件的那一天,中岛会例行失眠。
首先是用丽子和自己的会员卡把附近的场次都抽了,再要在北海道、福冈、大阪的亲朋好友帮自己抽本地场次的票,争取保证次次参战不漏一场。落了的时候就只能蹲票通,好在中岛没有arena执念,买蛋顶也能看得很开心。
不就是拿个望远镜把视线粘在R身上嘛。
今天的R贴了纹身贴。
今天的R在MC上全程用特别性感的声音说话。
今天的R居然身上贴了绷带!
每次看完演唱会都要例行公事写repo发给丽子存档的他,心情从来是随着R的情况起伏。
当然有的时候丽子也会不开心地发来一句“你怎么只知道R来R去的?”
“可是明明是你也说自己是R担。”
“你在乎我比在乎R多吗?”
“你和R一样重要!”
小林说,我要是你女朋友,肯定打死你。
看完演唱会后的周一上午,总是会被中西课长发现精神不振。
“中岛,昨天又看演唱会了吗?”
“课长对不起!我马上调整状态!”
这个时候中岛就想要跟安全一课的绪方讨教一下如何在追演唱会之后迅速恢复精神投入工作——和他一样是SKY十年老饭的绪方不是中岛的同担。
“因为R是容易让人躁动的类型,但是我们C却是让人欣赏的啊。”
但是别家饭有个问题就是动不动要吹他心肝。
“不科学啊,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还能工作!”
“你不努力工作就挣不到钱,就养不起R,这么一想是不是舒服一点?”
“有道理。”中岛点了点头,回座位点开下一份报表。

SKY身为造星梦工厂JNS的第三个爱豆团体,还算是稳稳当当进入了第十年。
这个五人团体由在哪里都发光的王牌R、以身体灵巧与少年音制霸的C、负责混音编曲rap的A、和声美声一把抓的队长K、有自由自在的色气性感音的T组成。
团体几乎是从出道开始就一直命途坎坷,先是出了几张虽说拿了周冠但还是数字难看的单曲后,踩着危险线出了第一张专辑,成员们各自参演了电视剧却只有R得到更多好评和新的机会,JNS大当家为了推自己的亲孙还把R和C借走了几年组限定团体,更是让团雪上加霜。
中岛是不希望R这么辛苦的,他因为喜欢T演的不良少年的角色而时不时多给T撒点钱,于是就不喜欢看见因为R与C不在而导致SKY出不了新碟上不了新音番。那时还只有十六岁的他马上写了十几封长信寄去事务所求解除限定,字字真情实感,作为一个团饭的心愿跃然纸上,可惜的是石沉大海,限定团体一共组了五年才彻底解散,而SKY因为限定团体有近一年半都没有发碟。
限定团体解散那年,SKY出了新单曲Go With Me,中岛在不同的CD店买了一共60套,几乎把他当时兼职能挣到的月薪都搭进去了,喝了一个月的菜汤,还跟舍友借钱,但他毫不后悔。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丽子的。”
他在和绪方或者仓桥、小林聊起SKY的时候会说到这件事情。
绪方表示理解,他比中岛年长三岁,那个时候工作了两年,有了一点积蓄,直接拿出来砸了一百套单曲,说是此时不买何时买。
——虽然他俩都心知肚明,这全是JNS的商法的锅。谁叫公司出了“初回盘的code能抽纪念碟,通常盘的code能抽演唱会后台见面会票”与“碟内封特典生写真,每位成员五种,集体五种”的促销政策。中岛的180张碟只集齐了10套R的生写真让他很不舒服,还是在进公司认识绪方以后才通过交换多了8套,当然他也为此换走了手上的8套C。
时至今日,只要公司搞事情,他就还是会多买,然后找绪方互通有无。
每到这种时候就想高喊不同担真好。

下班后照例先去附近各大CD店订碟,看见店里挂着的SKY十周年巨幅海报的时候中岛果然又被R迷住了,脑子一热多约了五套。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From 山崎丽子:
下周五、六、日三天回去。上次的官方照片买够了吗?”
中岛回忆了一下相册的厚度,发觉R的照片好像还没买够十套,连忙回了一句这个周末补齐。
独自一人回到家里,按照丽子的食谱煮了面条,又想起R上周的番组里面吃的炸猪排,随便抓了一件外套就去便利店买,顺便带了个丽子和R都很喜欢的草莓蛋糕回家,食物放在桌上拍了照片,传给丽子,附了一句“晚饭。想念你的手艺。”,丽子肯定会回复一句“又吃甜品,为什么你不会胖但是我要节食呢!”,调戏丽子总是很开心。
收拾完桌子以后,中岛认真清洁了双手,点数了书柜里面的相册——R的四十个巨大的活页相册躺在左边,其他成员和集体专用的十个放在右边。随后是巨大藏书柜里R上表纸的杂志数量,一对一对的有一百多本,上面落的灰尘都扫掉。接着是CD柜,他每套碟片都留了两套,一套收藏一套听,其他的不是分送好友就是分送邻居。
唯一留得多的是R的solo碟,这套碟他跑了十几家店铺才买到30套,每年拆开一套新的听。
R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按照曲顺,最喜欢的初回盘里面的第一首是R独自灌录的SKY出道曲,然后是情歌314~你送我的蜡烛和舞曲Red Time。碟里的六首歌除了出道曲都是R自己作的词,所以听来特别舒服。
但是R不常在演唱会上面唱呢。
中岛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TBC

评论(11)
热度(30)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