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有关,拦腰抱

短。没头没尾。也不会写头尾。

灵感来源是wb的九图。

CP见仁见智吧,毕竟没有车。

------------------------------

他被邀请进他家,这还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大约十四岁,那是相识后的一个炎热的下午,他接到了母亲的短信,说是要带弟弟去医院复诊,晚上会比较晚回去,让他先在外面吃饭。于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总是一起坐电车回家的他告别,而是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哪里逛逛——

“要来我家吗?”

得到了这样的邀请。

那个时候的山田凉介和现在一样有着一张可以很秀气却总是要摆出大爷表情的脸。

而他中岛裕翔一如既往地迅速点头:“好啊。”

他俩在门口脱下鞋子,山田一边叫着“妈妈我回来了我要两块西瓜今天带朋友回来了先去我房间”一边拉着他的手去房间,那一串话说得飞快但是字正腔圆。

他正坐在山田房间的榻榻米上面一会儿后,就绷不住表情,笑着滚到了一边。

——因为山田拿出了一条裙子。

下一秒山田说出的话是“这是给你穿的”。

等到山田妈妈拿着西瓜上楼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两个滚成一团扭打的人。

还是笑着扭打的。

那一个下午就结束在两个小少年坐在窗前肩并着肩吃西瓜喝饮料时的相视一笑中。

然而到了第二次,就是十年后的今天了。

中岛还穿着刚才逛庙会的浴衣,因为被扯着袖子跑了一路,跟着山田爬坡上楼梯,现在整个人都是扶着墙喘气的状态。

接着就被邀请进山田家了。

是山田凉介目前一个人住的家。

“为什么突然想起——邀请我呢?”

他努力将“突然想起拉住我”给改变了一下。

高中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才是。

没想到就住在这么近的地方啊。

还没有得到答案的时候,山田已经打开了大门,示意中岛跟着进去。

山田先脱了鞋子进屋,中岛环顾了玄关四周后,慢吞吞地把木屐摆正,也顺手把山田的鞋子放好。其实山田的鞋柜整理得很整齐,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急切。

中岛赤脚踩在木地板上,凉丝丝的,他在家里总是会穿拖鞋,这个时候大概就是倒一杯蜂蜜水喝,然后洗个澡睡觉的流程吧,不过在山田家的话原有的流程就会全被打翻。

“喝吧。”

山田拿来了杯子。

中岛懵逼地张口就喝。是保温过的蜂蜜水,和他在家里自己倒的差不多。

“啊,谢谢。”

并没有办法问什么出口。

“进来坐吧。”

山田拿着杯子回厨房,于是中岛就走进去,看了看沙发但是终于没坐下去。

“山……田桑。”他斟酌了一番措词后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礼貌的一个,虽然知道疏远,但是不敢贸然缩短距离。

“你这是失忆了吗,裕翔君?”

山田狠狠地咬了一下君的音节,满意地看着中岛变得脸红起来的样子。

“你一定要我用山田大人来称呼你吗?”

“你这么期待的话,也不是不行。”

山田的视线下移,落在中岛脚上的时候蓦地皱眉,伸出手臂就把中岛整个人打横抱起来。

“山田凉介,你这是干什么?”中岛惊恐地问道。

“地上凉。”

他无法描述心里因为这个动作而解封了多少回忆。

不管是他们俩一起牵着手做的事情,还是背离之时做出的选择。

只是记得把他直接抱上了床。

“你真是不清醒。”他听见调整姿势的他这样说。

“我比谁都清醒。”

中岛仰躺在床上,定定地望进山田的双眼。

“好久不见。我真的很想念凉介呢。”

他伸出手对他招了招。

随即他整个人扑在了床上,紧紧拥抱着怀中的青年。

“我也很想念裕翔。”

 

END

评论(1)
热度(26)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