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无声无息【中2】

传送门: 中1

单章,字数不算多。

希望能尽早完结。

要揭露很多事情了,一点一点。

-------------------------------

【五】

在知念还能留在营地里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他亲眼见证了中岛是怎么缠着山田,并越来越黏糊的过程。

“本报快讯。”山田读出报纸上的一行字后,抬眼望着知念。

“根据知情人士YC先生所说,副营长现在已经——”

“中岛裕翔,谁批准你读下去的?”山田猛地合上报纸,先瞪了一眼中岛,再继续审问知念,“而你,这是爆什么料去了?”

“还要爆料?这个营地里除了刚醒过来还不能管太多事的八乙女以外还有谁不知道你们俩搞在一起了。”知念摊手。

“我才没有和山酱搞在一起呢,”中岛连忙摆手,“山酱只是教导我而已。”

“教导是你躺在地上他压在你身上吗?”

知念回想着队里的小法师满脸绯红跑回来把看见的景象分享出来时的内容。

“那一次是有原因的——哪一次啊?”

看着已经要掰手指计算次数的中岛,山田当机立断一手扯手一手捂嘴就把中岛拖下了椅子。

十几秒后中岛鼓着腮帮子被打发去瞭望塔传递信息。

“我明天就要走了哦。”

知念冒出一句话来。

“嗯。不会有问题的。”

“一个脑子里住着广域传讯法术、架构维系法术和三个对军杀伤法术的法师,”知念背诵着自己登记的内容,“也是挺麻烦的。”

“你会被认出来吗?”

“我在那里存在过的痕迹不是被你和‘那几个人’一起消除掉了嘛。可是你也懂的,终归是害怕,如果在那里见到他们,尤其是见到他,我会不会罪恶感爆发到魔法失控。”

“别担心,你每天只有十个法术空位。”

“……现在已经十五个了,你以为我不会藏拙啊?”

知念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只需要我去帮你调查一下中岛,对吧?”

“对。好好活着。”

“你也是,”山田拍了拍知念的肩膀,“走之前,我们再去看一下光吧。”

 

失去了父母和兄长的中岛,用家里所剩不多的现金、典当母亲的首饰,以及自己打零工挣的钱勉勉强强和来弥一起支撑过了半年,熬到初中毕业。

之后,他就卖掉了处于町中好地段的房子,和来弥一起搬到了离贫民窟不远的平房里。他每天找各种活儿干,而来弥继续上小学。

他思前想后,还是开始联系母亲的亲戚,询问他们能否收留自己和弟弟。

答案总是否定的。

町委会隔三差五会给中岛兄弟送一点吃的东西和日用品,中岛总是拜托町长帮自己打听父母的事情,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就好像,父母和兄长,都被从世界上抹去了一样。

差不多又过了两年,母亲的远房表哥因为自己家只有一个女儿的缘故,同意收养一个孩子,中岛便和来弥商议着,要让来弥去那边。

“我已经是大人了,所以来弥要听我的。”

弟弟终归是懂事的,哭了一阵闹了一阵以后还是答应了,只是拉着中岛的手不断地说,哥哥不能忘记我。

表舅一家的假期旅游计划涵盖了中岛兄弟居住的城市。他们来的第一天就接走了来弥,说是在城里游玩的时候想要个导游。来弥低着头上了他们的车子后,表舅给了中岛一小沓钱。

觉得自己仿佛是卖掉了弟弟。

中岛在车子开远以后泪流满面。

而噩梦也就在那一天发生了,明明是个远离边境的城市,城里却出现了统领级的异族巨兽,而且是会散发剧毒孢子的那种,它突然间出现在市中心的喷泉广场里,带着它的扈从。

在边境战场上的统领级基本不是威胁,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扈从都是恐怖的杀手。

整座城市立刻被封锁了,到处都是被杀死和感染孢子后异变的人类。

在中岛不知道的军方上层中,通过了一项议案——由地区训练场选派战士、刺客各五十人去清扫城市,不留活口。这也是他们的毕业任务,如果都失败了就换一拨。

之所以是这两种职业,是因为骑士与牧师相对不善杀戮,而法师的数量稀少,能力平庸者居多,不宜浪费。

那些士兵们在被空降到城市里时发现,有几个区里的人还没有被感染。但是他们被下达的命令是不留活口。

一边与市中心通过不定时开启的传送门进入的异族周旋,一边把看得见的活人杀死、焚烧,是这些士兵的使命。

无论染病与否。

当然,要是他们自己感染了,也都乖乖地选择了自杀。

第一拨全部阵亡后,换了一拨。

 

中岛是幸运的,他在灾难开始的时候就躲到了离家不远的超市里,并且偷偷混入仓库。剧毒孢子将店员全部感染后,士兵们偶然路过店铺,就杀了他们。

中岛有的时候会偷偷跑到街上去,呼吸新鲜空气。

空气里只有死亡的气息,这也让他渐渐能感觉死亡。

他尝试过几次与外界联系,但是每次都以暴露位置引来士兵搜索排查而不得不转移告终。他亲眼看见那些在课本里提到过的保护人民的强者手刃手无寸铁需要帮助的平民,这让他恐惧。

战士们拥有神赐的双刃,手落之处,力量排山倒海。

刺客们的短剑出神入化,极速生风,身形难以捉摸。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些人会面不改色地杀人。

他担心着弟弟,可是根本无能为力。

在他活在死亡之城里的第十个月,排查基本完成,最后一次焚烧清扫要开始了。

中岛也就是在这次清扫中遇到了差点杀死他的人。

中岛已经转移了多次,新落脚的町是最后的聚居地了,还有少数活人。

中岛看见了黑色衣袍手执火红双剑的战士如同扫叶般收割生命,一边祈祷着不被发现一边向最近的房屋中奔跑,可是他还是被发现了。

一道红光几乎斩断他的身体,被他堪堪躲过,身边的家具碎裂,他的大腿和手臂多处擦伤,腰撞了一下柜子,痛得摔倒。

他决心直面死亡,于是转过身来,看着逼近的战士——对方的面容隐藏在斗篷下,根本看不见是严肃的呢,还是冷笑的。

对方举起右剑,刺向中岛的心脏。

中岛定定地盯着剑尖,然而它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偏移了,生生刺进中岛的左肩。

剑身似乎在吸血。

中岛呆呆地看着剑,又看了看那个战士。

对方大概也是没有预想到这个情况,于是猛地把剑拔了出来。

中岛维持着原先的姿势。

“对不起。”

那个战士收回了剑,低低地吐出一句道歉,丢下一个小小的瓶子,掉了漆的瓶身看不到任何标识。

“请问你,可以带我去别的城镇吗?”

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中岛想着,于是鼓起勇气问他。

战士顿了一秒,摇了摇头。

“那么,我下次见面的时候,就要杀了你。”

中岛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固执,这可能会更加激怒对方的。

“那你来吧。”

低沉沙哑的声音过后,那个战士就离开了。

瓶子里是治疗的药物,中岛就活了下来。

与他“杀死战士”的执念一起活了下来。

 

三个月以后,一批法师和牧师进入了这座“已经被检查为安全”的城市中进行修复工作。

中岛也就在那时被发现。所幸发现他的人们心地善良,没有上报,而是偷偷把他带去了其他的城镇。

而他经过多方打听,得知来弥和表舅一家因为去景点遭遇堵车而生气离开城市,也躲过了一劫。

他去找了他们,表舅考虑后同意中岛住下,但是只能以仆人的身份。

中岛知道自己是被当成了累赘,也就没有什么怨言。

几年后,他在征兵季里,自愿报名了。

 

中岛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忘记,但是在遇见山田以后,所有的东西都在逐渐复苏。

所以你是谁呢?

意气风发的副营长大人,每一天都是那么耀眼。

你一定不会是他吧。

知念离开以后,中岛就被拉进了营部的洗澡房洗澡,他避开了其他工作人员,在小隔间里摸着肩膀上的伤痕。

多年前被剑刺入的位置上,留下了一道细长带刺的伤痕,微微发热。

 

TBC

评论(2)
热度(3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