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无声无息【中1】

传送门:

具体见前篇。

单章,字数不多。

--------------------

【四】

中岛裕翔已经想不起来,当他还属于那个重组家庭的时候,来自新父亲那边的兄长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了。

只记得名字的发音和自己有相似之处。

那年他十五岁,亲弟弟来弥九岁,那位兄长十八岁。

两人只相处了半年,但是他清楚记得兄长有着他难以想象的能力,飞行、隐身、隔空取物,都是自己不敢想象的事情。虽然自己已经不再处于小孩子的年纪,但还是被深深吸引。

“这份能力啊,裕翔,我希望它能为我所用。”

兄长好像是很伤心。

他总是这样说。

“你是在用啊。”中岛不解。

“裕翔是不会理解的,因为你不是这样的人。”

中岛盯着兄长召唤出来的淡紫色迷雾,它像一条缎带一样围绕在身材消瘦的兄长身边,服服帖帖。

可是在那以后一切都扭曲了。

首先是在放学后,军队的车辆经过拉着手一起走的他们兄弟三人,随即有士兵下车来抓捕。

“你们俩先回家,我来应付就好。”

中岛点头,拉着来弥狂奔,回到家时发现父母居然已经回来了,站在门厅里不出一言,仅仅是对视着。

“你和我结婚了,他就是我的儿子,我对他和对裕翔对来弥一样的好,可是你今天才告诉我他是军队需要的法师?你知不知道这对我们的家庭将要造成怎样的影响?”母亲的声音带着哭腔,透出深切的恐惧。

中岛和来弥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哥哥,会发生什么事情吗?”来弥攥紧书包带子。

“我们都会好好的。”虽然口头这样说着,但是中岛心里没底。

片刻,父亲拉开门,看见中岛两人后脚步一滞。

“他呢?”

“哥哥在和几个士兵——”

“好的我知道了,裕翔和来弥都回去吧,不管被问什么都要说不知道。照顾好妈妈。”

父亲丢下这句话后沿着街道跑走了。

两个孩子进了家门,被母亲赶进房间。

晚上的时候有士兵进了家门,在门口问了几句就将母亲带走了。

从那一天起,中岛再没见过兄长和父母。

 

山田站在病床前。

没有牧师的治疗,所以中岛只是被包扎了看上去受伤了的手臂和腰和额头,打了葡萄糖生理盐水权当恢复。

中岛的那句话还在山田心中回荡。

他反思着自己几周来的表现,也回忆着中岛的行为举止,看不出有什么扭曲出格的地方。

“你到底是怎么了,中岛裕翔?”

说完没头没脑的话就昏倒,实在是让自己吓了一跳。

是在意了吧?没办法,这么特别的人,觉醒得晚但是能力不俗,训练的时候很认真,明明是个骑士还一门心思要当战士,在应该保护别人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何况,在营里面能完全跟上自己步调的只有中岛,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自己注视很久——

山田摇了摇头打消心思。

他终归不是战士啊,如果哪一次他被调走了呢?

不由得难受了起来。

中岛睁开眼睛的时候脱口而出了几个音节,山田没有听清楚内容,不过中岛苏醒过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他有点犹豫地凑上去。

“山酱……我睡了好几天吗?”

“才一天。你还记得你昏倒前说过什么吗?”

“我……把山酱当成别人了。”

中岛忽然翻过身去,山田单手撑着床板跳到床另一边,盯着中岛问他原因。

意外发现中岛脸上有一条泪痕,刚好在左眼下方的泪痣旁,浅浅的,山田的视线移过去后,中岛就又翻回去。

“你这是干什么啊?”山田努力地控制自己别去把中岛掰回来。

“我很久以前差点被一个战士杀死。然后之前,我忽然有种,山酱是那个人的错觉。”

山田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那是在哪里?”

“可是好好回想一下就发现,山酱很强,但是更温柔啊,怎么可能会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呢?”中岛再次翻半圈,对上山田的视线,“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比你要高啦!”

“……你怎么就醒过来了呢。”

“山酱!今天还要训练吗?”中岛精神充沛。

“要。”

中岛迅速将手背上的针管拔了下来。

 

那到底是不是山田呢?中岛追溯着逐渐恢复的记忆。

应该不是的。

山田看向人的时候,眼神都会温柔起来,不管是指导自己,还是面对其他士兵。一定是自己的预感出错了。虽然是有在满是死亡的城镇活了一整年,但是因此锻炼出的死亡感知力,果然也是有缺陷吧。

山酱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那样做的。他想。

于是就开心地跟着山田的步伐,又去了他们一直喜欢待着的小山坡上,继续进行练习。

 

“下个月要去军部述职?我的职位很高吗?少尉军衔,统管三十个人的法师小队,代理全营传令官的普通先天型法师,为什么会轮到我去?”

“我怎么知道。让中岛陪你?”

“他们又不能吃了我,谁要和你粘在一起的小骑士陪啊?”

晚上,中岛自告奋勇跑去了炊事房,捣鼓了一番后弄出来的炒饭意外地很好吃,山田、知念和一众营部内工作人员吃饱喝足,中岛又笑着跑去洗碗的时候,山田接到了命令,马上转告给知念。

知念对于离开营地的事情表示恐惧。

山田知道知念在担心的事情,可是以他的地位也不能帮上什么,只能拍知念的肩膀以示支持。

其他人都走了以后,山田把中岛叫到身边,说着晚上就该检查一下武器,反复观察着中岛的剑。

“知念明明很厉害,为什么会害怕去军部啊?”

知念看了一眼山田后面对中岛,利落道:“因为我是后天型法师,军方和王族会把我这样的人囚禁起来,永远没有自由。”

“什么都能做到的法师就是后天型吗?”中岛问。

“嗯,算是吧。为什么这么问啊?”

“我哥哥可能是后天型法师,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知念满脸疑惑。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啊?”

“我不知道……我忘掉了,但我记得他比我大差不多三岁吧。”

中岛摇头。

知念回溯自己很久以前的记忆,唯一一个有可能匹配的人……他一点都不愿意回想起来。于是就以沉默结束了这一话题。

 

TBC

评论(10)
热度(28)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