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涙せつなくて

和我络 @Graupel. 的情人节联文。

CP 高久/久高 无差

对应联文 高杉视角:愛が止まらない

OOC,这边是久坂秀三郎视角。

--------------------------------------

涙せつなくて

 

【一】

闹钟丁零零地叫着过了七点,久坂秀三郎合上教案,揉了揉眉心。

即使是没有课的星期天,他也会坐在家里,翻看学校里新进的绘本做一点备课工作。

现在的他是一位幼稚园老师,这份工作需要知识更需要爱心,陪伴小孩子是他觉得能让他开心的事情。

伸了一个懒腰,视线落在台历上,那被红笔圈起的“2•14”分外扎眼。

单身的自己没有什么过节的需求。久坂想。

毕竟和深爱的人,已经十五年没有见面了。

如果说那个时候的喜欢是年幼的懵懂,那么成长到现在的程度,是不是已经成熟?

“有缘,必定会再见的。”

说过这样的话的人,最后只留下一句“拜托你了”。

学校变成了尊重每个学生的好学校,自己顺利毕业,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能不能算是满足了这份托付?

如果可以许愿的话,一定是想要再见到高杉东一,不管缘分在否,这份心情从来没有改变。

 

【二】

久坂来到熟悉的拉面屋,进门就是被一股热气包裹着,忘掉了外面晚冬的燥度和寒意,他脱了驼色外衣摘掉白色围巾,坐下喝了一口麦茶润润。

“久坂君,今天要点什么?”

“照旧,番茄拉面和半份炒饭套餐。”

“好的。来,先试试这个,情人节爱心饺子。”

大将端出一个小盘子,里面是两只在盘子里摆成心型的煎饺。

爱心饺子?

“给单身的人还送两个饺子?”

久坂笑了起来。

“情侣或者家庭来的话送四个。怎么样,这样是不是有点接轨的感觉了,我女儿说得要与时俱进——”

久坂光顾这家店铺已经有七年,虽然数次搬家,但总是离这里不远。

只有这家店的番茄拉面能还原出他印象中喜欢的味道。

等待面条的时候吃了饺子。肉馅很扎实,以后也能自己试试做。他想。

拉面上来的时候,酸酸的气息让他胃口大开,又喝了一口麦茶,他开始吃了。

 

【三】

第一次邀请那三个特别的少年去吃饭,选定的是家里经常去的拉面屋。

“不要客气,尽情吃啊!”

面对自己的热情邀请,入江和吉田首先对面前的番茄拉面下手了。

“欸,好吃。”

“这股番茄的酸味非常舒服,汤汁很适合这种硬一点的面条。”

两个人越吃越起劲。

只留下苦着脸盯着碗的高杉,独自保持着僵直的状态。

“高杉くん,试一下吧。”

心情迫切。真的好想要高杉试一试自己最喜欢的拉面啊。

面前的少年的脸上仿佛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还是拆开筷子试了一口——

“你这笨蛋,下次我绝对不要吃这种东西啦!”

脸都皱了起来。

“高杉くん明明讨厌番茄,刚刚久坂くん点东西的时候却不制止呢。”

“最后还是吃了,真是个奇怪的人。”

吉田和入江一唱一和地开起了玩笑。

慌乱地去追加点了同样是自己喜欢的叉烧拉面,拼命道歉着“对不起我不知道高杉くん这么讨厌番茄,我以为你只是不喜欢小番茄。”

“笨蛋。”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少年只重复着一个词语,一次都不愿和自己视线交错。

后来高杉就只是默默地吃着面条。隔着面碗上蒸腾的雾气,自己什么也看不清楚。

 

【四】

面条吃完了一半,久坂停下筷子,看着蒸腾的雾气和深红的汤汁,回想起顺手带出家门的新书。那是预定下周三开始新讲的绘本系列配套的文字部分总集,他还没看过。

于是他准备边吃边看,单手取出书来翻开时,手指刮擦到锐利的边缘,划出一道深痕,渗出血珠。

啊,新书。

久坂目光恍惚了一下,记忆里会有人着急地拉过自己的手指送入唇间,舔舐血滴。

“真是不小心呢,也只有你这样的热血笨蛋才会伤到,刚刚不是跟你说了放着让我来吗?”

好像看见了那个人紧紧拉着自己的样子,其实经常会看见对方关切的眼神的,不管是第一次狼狈见面的时候,还是后来竞选学生会长的时候。

高杉くん……如果你在的话就好了。

他缓缓将手指放入口中。血液的气息让他的双眼烫得有点难受。

久坂放下筷子,舀起一勺炒饭,尽力止住心中翻涌的情绪。

 

【五】

吃完晚饭,也歇了好一会儿后,就有点倦怠,想要回家。

一对一对的情侣从身边走过,带来各种糖果糕点的甜香。

才走了几步,他就忽然想要吃点甜的东西。

那个人和那个人最爱的草莓蛋糕仿佛就在眼前。

久坂不大记得蛋糕店的位置,四处转悠了很久才找到。

避着一路冷风前进的他,站在店门口打了一个喷嚏,才去开门。

里面的人先推门出来了,久坂连忙避让,映入眼帘的是两顶深红色的针织帽。一大一小啊,他看着小的那顶帽子上的卡通图案,目光顺势扫过两人黑色的外衣,应该是爸爸带着儿子来买蛋糕。

可是那个背影好熟悉。

久坂在记忆深处捧出那个人留下的印象,随即苦笑了一声。

怎么可能是他呢?

那个什么都能做到的人,那个仿佛是穿越了时间的人,那个和自己完全分属两个世界的人。

根本不可能到这里来吧。如果他能在这附近活动的话,没道理这几年都没遇见过。久坂秀三郎,你是有多想他才会有这种错觉啊?

连再次确认的机会也没有给自己,久坂进了店里,木门在身后合上。

 

他记得高杉最喜欢的蛋糕,必须要是有草莓的。

草莓蛋糕啊,高杉生气的时候,自己感谢高杉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时候,乃至分开之时,都会有它的存在。

也只有吃草莓蛋糕的高杉,才表现得像他的外貌。

从一个少年老成冷酷自傲的天才少年的印象,变得可爱,变得天真。

草莓蛋糕只剩下了一个,有着双层草莓夹心和草莓装饰。

店员帮他包起来蛋糕,他站在橱窗前看着路灯发呆。

 

【六】

久坂回到家里,把蛋糕摆在桌子上,在两侧各自摆了盘子和刀叉。

“高杉くん喜欢草莓蛋糕,快吃吧。”

他盯着蛋糕,深吸一口气,对着空无一人的空气说道。

没有回应。

“你不吃,我可吃了。”

高杉在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碰到草莓的。

顶端的草莓滑进喉中。

 

“奶油太多了!”高杉抬头眯眼,“你要胖死我啊竹竿一样的笨蛋,快过来。”

在车站前新开的蛋糕店里,拿着自己买给他的蛋糕的高杉,招了招手。

乖乖过去。

一大块奶油猛地糊在了自己的右边脸颊上。

不甘示弱地伸手将自己脸上的奶油抹下去,想要反扑回高杉脸上。

高傲的少年一瞬间笑了出来,叫着“吉田入江快帮我挡着他”一边四处躲闪,店里还有好些客人,他灵巧地从中穿行。

由于腿长的差距,自己终于在跑出店铺以后的街道拐角追上了怕蛋糕倒塌的高杉。

“久坂你不要太嚣张啊,草莓可都是我的。”高杉护着搬到身后的蛋糕。

“而且是你请客的,怎么能要回去!”高杉完全就弄错了重点嘛。

“奶油。我要抹回去。”自己固执地重复这一个要求。

最后高杉被堵得没办法,理了理头发,将右脸转向自己的方向。

“不准抹太多哈我警告你。”

奶油倒是没有抹多少,顺手捏一下高杉的脸才是最开心的事情。

后来就转变成高杉追打自己的局面。

 

他切下一块蛋糕放进口中品味,奶油浓腻的甜味和草莓清爽的酸甜气息在口中混合。

“真好吃呢。”原来这是你最喜欢的味道。

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好好和你一起吃过一次。久坂想。

喜欢做的事情,是看着高杉吃蛋糕的样子。

他一口接着一口将蛋糕吃下。口感突然苦涩起来,他发觉自己在哭,眼泪混入蛋糕。

为什么要哭呢?

“我再也不给你买了。再也不会了。”

他忽然痛苦地扔掉了刀叉,翻出手帕压在脸上吸去泪水。

有什么再也不买的意义呢?毕竟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买给他过。

徒留自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只要经过蛋糕店,身上又有零钱,就会带一块草莓蛋糕回家。重复做这种事情又有什么用呢?没有那个人的话。

他将最后一口蛋糕吞进腹中,收拾了桌面,重新回到书桌前看书。

 

【七】

星期一的早晨,久坂醒的很早,双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在昨晚的梦中回忆起最后一面时,自己一路狂奔去见高杉,对方露出诧异的神色。

那个时候的高杉,好像要来握握自己的手。

而自己却转过身去。

不能让高杉くん看见我哭的样子。虽然肩膀的颤抖肯定已经出卖了这个状态吧。

但是眼泪止不住,犹豫和纠结的心情无法言说。最终就这样醒了。

其实这样的梦已经很久没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来。

他热了速食饭团和味噌汤当早饭,迅速吃完后整理好上课的东西,出门。

今天他的位置是在幼稚园的园内,和班内另一位老师一起将班内的小朋友们聚集起来带回教室。

上课的时候久坂的心情总是很好的。今天也是调整好心态后非常受孩子们欢迎的久坂老师。

一个一个像团子一样的小孩子,被家长送到门口以后就要自己走进去了。

久坂微笑着看一个一个孩子走过来,忽然看见其中一个孩子头上的深红色卡通针织帽,微妙的熟悉感让他下意识地去看对方的脸。

那个孩子看清了久坂,向他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努力招手。

久坂记起那是班上非常粘自己,还会叫自己为秀酱的孩子,于是回给他笑容,目光渐渐移开。

而在那个孩子被厚棉衣遮住的名牌上,写着高杉东三郎。

 

END

评论(7)
热度(2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