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真红的谎言之音【1】

CP岛凉+高知插花

寒假填坑从今日开始。

大概zdyx先生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活在回忆+别人那里了。

祝我络 @Graupel. 生日快乐!生贺第二弹w

---------------------------

嘘,不要说出来。

我怕这个梦醒来以后,我又要面对“你已经不在了”的这个事实。

 

冬日的寒风比起往年更加残忍,哪怕只是留了窗边一道缝隙,也会被撬开整扇窗户,一室春意经过半个晚上,在半夜能把人冻醒。

山田定好的五个闹钟依次发出声音,他刚开始还是尽力数着次数计算着还能赖多久,后来就直接昏睡了,要不是中岛的专用电话铃声是“能让你瞬间清醒”的类型,恐怕这一整天都要睡过去。

“我五分钟以内就会出现在你家门口,给你买了早饭,快点下来哦。”

“嗯,嗯。”

“不准睡回去!”

只好下了床,翻找出校服和厚棉衣,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样,随便洗了一下手抹了一把脸就去门口,认命地打开门——马上被刺骨的寒风吹了一脸,表情都皱得看不出原形,刚想关门,一只手卡在了门边。

只穿着一件长风衣挡风的中岛,用戴了皮手套的右手撑在门框上。

“凉介,早安。再不出门就迟到了。”

“冷。”山田拍了拍自己的脸,抬起头来,还是没睡醒的呆萌神色。

“那就没办法了,我抱你去学校吧。”

中岛长臂一舒就把对方抱进怀里,随即从下方托住他的腿,山田一边小声说着这不好吧一边顺势抱着中岛的脖子,引来中岛一句笑着的“谁刚刚说不好的”。

“管他是谁呢,反正不是我。”

山田的额头靠在中岛的毛围巾上,躲藏在柔软的毛后特别放心。

那是他去年冬天亲手织的送给中岛的圣诞礼物。

 

从23日就开始下雪。24日当日学校课程和课外补课结束后已经六点,天色昏暗,山田走到中岛在的教室时里面已经只剩下几个女生,熟悉的座位上没有人,山田偏过头去有点怀疑早上有没有告诉中岛要等自己——

“中岛君的话,是在下面和别的男生一起玩雪呢。”

站在窗边的女生说道。

山田点头说了谢谢。

跑出教学楼的时候踩到了融化的雪摔倒在地,幸亏有棉手套,也把棉衣领子拉起来了,虽然磕在石头上但倒是没受什么伤。山田皱起眉毛掸雪,中岛远远看见,放下了手上的雪球就跑过来要查看山田的状况,自己也不小心摔倒了。为了玩得开心,他的棉衣是放在了旁边,所以整个人趴在地上的时候毫无遮蔽。

“yutti没事吧!”

结果就变成原本该被关心的人去扶原本该来关心的人。

也万幸没有伤到。

中岛双眼放光地扑到蹲在自己身边的山田身上,磨蹭着山田的领子说我起不来了。

“起不来你就趴着……我说趴着不是拖着我!”

最后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过人臂力把比自己还高14cm的家伙拉了起来。

“我走了哦!”

和同学道别之后,中岛就拿了东西跟着山田走。

游乐园的摩天轮越升越高,山田拉开背包的缝隙,取出蓝色和红色毛线交织的围巾。

“yutti,圣诞礼物。”

大约是从一个月以前就开始制作的礼物,三天前完成,今日送出。

中岛半弯腰让山田把围巾围到自己的脖子上,侧过脸吻在山田的脸上。

手也开始不规矩地抚摸山田的身体。

“啊,忘了回礼。”

是亲手制作的雪景球,两个稍微有点身高差距的小雪人站在水晶球的中央,摇晃球体时雪花纷纷洒洒,突出背景上的RYN三个金色字母。

“yutti……好看。”

他被他抱在怀里,脸颊微微红晕。

那个雪景球于是长期放置在桌面上,与放着两个人的合影的相框并排。

 

在那以后,一到冬天中岛就会早早找出围巾。

中岛呼出的空气升腾起迷离的白雾,他把本来提在手上的包子和豆乳交给山田,磨蹭了一下山田的脸颊。只是看着这个美好的少年,就能让他觉得已经丝毫感觉不到冷风的低温了。

快到学校的时候乖乖把山田放下来,两个人隔着手套牵着彼此。

“今天又没有做便当。”

“我去买你最喜欢的面包,在教室等我就好了。”

“嗯。”

山田对于上学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喜爱或者排斥的感情。

大概只是因为,这是中岛想做的事情,所以才会一直跟着做。

小学的时候相遇在乡下的小学校,之后一起上了初中,直到现在的高中三年级。

中岛成绩很好,有着去东京读大学的愿望,山田不算成绩差劲的人,但是不免感到吃力。

暖烘烘的炒面面包和红豆面包一起靠在脸上。

“你真可爱。”

“yutti,喝的饮料,买了甜咖啡。”

“啊,刚好想喝。”

中岛赶走了山田的前座,坐在那个位置上和山田一起吃午饭。

“yutti的进路已经定好了。真好呢,推荐入学。”

山田咬着吸管含混不清。

“读大学以后才能赚更多更多钱供我们一起生活啊。还有时间,你一定也没问题的。”

山田向吸管里吹气。

为了多学一点东西,山田辞掉了打工,每天像机器连轴转,但是成绩也没有太大起色。

不像中岛。一边打工一边有时间就往自己身边跑还能那么优秀。

“下午多写一点作业哦,晚上还要出去。”

“嗯。”

 

每年都约在摩天轮是他俩的秘密。

中岛每一次都要坐在固定的车厢里,搂着山田的肩膀一起看外面的灯火。

“这次,要送一个厉害的东西了。”

是戒指。

合适的尺寸套在山田的手指上,折射出窗外焰火的色泽。

“虽然有点早了,但是在我心里,山田凉介是我愿意用尽一生去守护陪伴的对象,嫁给我吧。”

“不要。嫁什么嫁的。”

“中岛凉介也很好听啊。”

“那你为什么不改名成山田裕翔啊?笨蛋yutti。”

但是对于山田凉介来说,中岛是他唯一珍惜的了。所以嘴上不同意着,心里已经扭扭捏捏地想要扑倒对方了。

回礼是自己缝制的两个护身符。

中岛把其中一个挂在书包上,另一个放在上衣口袋里。

“你的心意,我真真实实收到了。”

 

那一年山田压线进了中岛去的大学,录取在文学部,中岛则是在商学部。

中岛买了自己的车,也在东京租了小公寓。

山田卖掉了在老家的房子,搬去和中岛同住。为了一点小情趣,山田租下了中岛隔壁的房间,有的时候玩玩“调戏隔壁邻居”还是很开心的,虽然开心的总是中岛。

“绝对,绝对,不能忘记我。”

“我绝不会忘记yutti的。”

中岛在第二学期开始的时候,会经常不安地要求山田记住自己。

山田认为,一定是中岛压力太大,每一次都会尽力安抚他。

中岛变得每天要抱着山田才能入睡。

他办理了休学手续。

他开始跟山田说很多很多没头没尾的话。山田基本上都没有记住。

随即在某一天,当山田第无数次回答完“我绝不会忘记yutti的”以后——

“那我们分手吧。再见。”

中岛神色冷漠,没有拿任何行李,只拿了身份证件和钱包就走了。

“yutti你这是开什么玩笑……yutti不要!yutti等等我!”

 

“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为什么不去我们的摩天轮看一看呢?”

“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的秘密。”

梦里面只有中岛的声音,一遍一遍重复着。

 

山田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yutti……”

太久没有在梦中见到他了,以至于心思有点恍惚。

又是为什么会想起高中的时候的东西呢?

“ryosuke?”

知念和高木打着哈欠从别的房间跑过来查看山田的情况。

“yuri…yuya…我刚刚——想起他了。”

知念条件反射般查看山田的床头柜。那上面只有山田的近照相框,现在里面插着一张在葵花田拍出的照片。

“他对你说了什么吗?”高木问。

“没…我只是,看见他以后,很想回家。”

“那么,周末的时候一起回去看看吧?”

“抱歉又打扰你们睡觉了……”

“你好好休息最重要。”知念把山田按回被子里。

知念和高木离开以后,山田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和中岛和摩天轮有关的事情。

yutti…到底是希望我看什么呢…

 

TBC

评论(8)
热度(3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