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在明天的梦中再会【下】

CP高知
OOC
算是OE吧见仁见智。
也可能是把长刀。
其实是一口气写下来的,反而是为了丰富一点东西出现了断层。如果觉得烂尾or难以理解,请尽情吊打我【】
承接《上》
-----------------------------------

于是他就真的,在五年以内,毫无成长。

这种成长并不是说身体状况。
而是说他,不管知识学了多少,待人处世的那一套,还是懵懂得像一个小孩子。
不经意脱口而出的幼稚言论。
毫不犹豫地把新得到的东西交给YURI过目。
YURI有的时候会疑惑,自己的留下是不是扼杀了高木的可能性。
高木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高中部。
高木所属的篮球队在全县大赛中夺得冠军。
高木在联考里面得了高分。
高木退出了合唱团,在高中的摇滚部兼任临时主唱。
高木的眼睛里有星星。YURI想着。
YURI坐在高木正前方摄像机的架子缝隙里,举着自己做的“雄也大好き”的应援扇,享受着只给自己的饭撒——“高木君经常会对着摄像机露出特别性感的表情呢”观众们如是说。
高木的视力不算敏锐,但是锁定YURI的位置从来不是难事。
表演结束后,他去摄像机那边做出整理的样子,YURI就跳到他的手上,叫着“雄也超帅的!”然后再跑到他肩膀上坐着。
YURI已经长高到10厘米了。
可以非常巧妙地坐在高木的掌心。
他抱着和自己一样高的指甲油刷子给高木涂深紫色的指甲油。
“你要变成不良少年吗?”
“听说这样更性感呢。”
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力度,指甲油刷上了皮肤。
“YURI怎么了?”
“小孩子是不会性感的。”
“欸是吗?”高木思考着,“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吧。”
YURI看了看高木这个时候的样子。
即将18岁的少年,将近175厘米的身高,头发从黑色染了一点金色,不是一颗可爱的小土豆。
分明是一个大人了吧。
已经不是会从母亲的针线包里拿碎布出来,看着自己裁剪衣服的小孩子。
已经不会听着自己的指导煮大锅咖喱,然后开玩笑地问YURI要不要去游泳啊——一边在纸盒子里铺塑料膜倒矿泉水准备手工遮阳伞放在边上。
已经不是那个会挑出一个最大的煎饺放在自己面前,切苹果会分出一块——
那些都是最幼稚的事情。
我终究是要失去他的。

高木姐姐中年长的那一位结婚怀孕了。
YURI想着,会不会有新的小精灵来到这个家里来呢?
到那个时候,自己也还会留在这里吗?
“YURI,要去看电影了,走吧。”
“嗯!”
这是高木家的月底惯例。
先看了新上的恐怖片——明明一点都不害怕但是YURI非常喜欢在这种时候尖叫来让日常胆小的高木怕得捂眼睛捂耳朵,然后是冗长的剧情片——YURI抱着爆米花打瞌睡,接着是姐姐喜欢的纯爱片——
“雄也不准看啦!”
“欸这怎么了吗?”高木压低声音问。
“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不适合你。”
“可是,很好看不是吗?”
屏幕上正好演到主角男女朋友在雨中接吻的画面。
“因为这是大人才能理解的东西啊!”
教科书里面写着人类的交往过程,从两情相悦的身体接触开始,到成长为能够孕育下一代的过程。
那大概可以被说成是成长——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永远不要这样。YURI想。
高木思索半秒。
“你说的对,那我不看了。”

高木为了大学入学考试,开始泡在图书馆学习。
会渐渐和许多朋友一起约学习。
YURI并不喜欢用魔法飞很久。如果早上没有跟着高木一起出门,他一般就只是在房间里等他回来了。
这一天因为无聊,就坐在据说是要“去图书馆找哥哥”的高木弟弟肩膀上去了图书馆。
很巧妙地就看见了高木拉着女孩子的手走过。
拉着。
回想起来,有自己在的这些年,高木几乎没有和别人靠的这么近。
YURI忍不住跟了上去。
看见那个主动的女孩子壁咚了高木,踮起脚尖吻上去。
YURI尖叫着捂着眼睛躲进了墙角的缺口里。大脑有点缺氧,呼吸急促。
“我不要听!”
明明没有任何声音在耳边说话,但是YURI觉得分外吵嚷。
自己只是一个渺小的存在而已,而他终究会长大。
“长大了,就不要我了。”
他一定已经看不到我了。YURI想。

在唇碰上来以前,将对方推开。
高木丢下向自己告白的女孩子回到座位上看书。
内心的想法倒是有点奇妙。觉得那些亲密的事情,也只是想过对一个人做,只对他。
噢,那不是人,大概只是一个小精灵。
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在意很多事情。在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一心在学习和YURI上的人。
所以在他回到家里,依照惯例向着YURI应该坐着的地方打招呼——没有。
本来完全没有在意,只当是YURI去别的地方玩耍了之类的。
晚上也没有。
晚饭后也没有。
洗澡的时候,也没有。
YURI行动时所发出的声音在高木耳中和正常人行动的声音大小无二,不存在被他忽视的可能性。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某个时间”到了。
这次恐怕没有六年前那么幸运了。
这份难受的心情应该传达给谁知道。
回想着过去的事情,发现因为有YURI,他鲜少有不开心的情绪。那个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精灵的存在本身就足够让他无比幸福。
那现在呢。也就只有无法言表的失落。
他缓慢地收拾着YURI留在他这里的东西,然后归拢起来,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坑,埋进去。
把铲子摔在地上的时候,觉得很多期待都碎裂了。
如果还有机会,真想好好和YURI告别一次。
单纯的心愿交叠一起,反复数年。

按照父母的期待考进了前途广阔的信息专业后,高木开始了与代码和电路图一起度过的日子,单调普通,偶有挑战。
毕业后也很快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小有名气的软件公司当普通的工程师,赚赚薪水,晚上回家——他还住在父母的家里。
弟弟上别县的大学,另一个姐姐定居美国,家里就剩下父母和大姐一家。高木挺喜欢逗小外甥的,尤其喜欢强行喂给他青椒——小孩子不喜欢青椒。
姐姐担心着说,挑食可不行啊,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孩子改掉坏习惯就好了。
高木端着饭碗噗嗤一笑,旁边的母亲说了一句,听说啊,许愿的话会有小精灵来完成愿望呢。
碗掉在了地上。
“雄也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姐姐顺手捡起碗。
“啊,没有,就是觉得小精灵,嗯,很好玩。”
“雄也都是年男了心智还这么像个小孩子。”
虽然嘴上嘲笑着,但是姐姐在心里还是想着,要是能有小精灵来就好了呢。

昏暗的房间里流淌着奇异的光芒。
打扮成睡梦使者、青椒超人和怪兽的小精灵们走了一遍流程,从和小孩子成为朋友到一起打败怪兽到约定将来要吃青椒,又是一次任务的成功。
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打扮成绵羊睡梦使者的小精灵突然说。
“我之前的毕业任务就是在这栋房子里做的,你们先回去吧,我再看一圈。”
YURI缓慢地飞出房间。
这个是姐姐的卧室,这个是弟弟的卧室,这个是——
面对着自己曾经住了十年的房间,手足无措。
最后还是进去了。
时间是早晨三点多钟,高木正在用电脑编写程序,有点长的头发归拢起来扎了一个小揪,脸上也带了眼镜,房间里没有开大灯,所幸节能台灯的光度也足够工作所需。
YURI从高木的侧面跑到前面。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了。
窗台上的花盆里种的是新的茉莉。YURI跳到叶子上坐着,看着高木的动作。
半个小时后高木完成了这份工作,有点疲惫的身体叫嚣着睡眠。
关闭电脑之后,视线扫过了茉莉的叶子。
“又以为还能看见YURI了。果然是最近太困。”
自言自语着去拿桌上的杯子。
“不是以为。”
叶子上的小精灵忽然哭了出来。杯子翻了。
“YURI?我还能看见你?可是……可是你……”
他和他互相看着对方,语无伦次。
“太好了,我现在又能看见YURI了。YURI,我现在的心态又变成一个小孩子了,怎么办呢?”
“一定是雄也从来没有成长的缘故。”
他在回到家乡的第一个夜晚就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没有打听前因也没有了解后果,就自说自话地不开心,自顾自地离开,后来的时光中也没有什么能在人类国度中停留较久的机会,就真的一次都没有回来找过高木。
可是高木他却还一直……是原来的样子。
“YURI,我有整整六年的故事要和你分享呢,等我去拿一点东西来给你吃——”
数秒后传来活人滚落楼梯的声音。
也太兴奋了吧?YURI沉默扶额。
其实挺好的,什么都要向前看。
高木讲了很多很多,但是YURI的注意力都只是放在高木的脸上而已。
“YURI这次是为什么会来找我呢?”
“虽然不是找你啦……是因为工作,梦中企划的工作,就是进入小孩子的梦里,帮助他们克服困难啊建立好习惯啊之类的。基本上我们都是靠这个赚钱的。”
“那么,可以进入大人的梦里吗?比如二十四岁的大人的梦里。”
高木的表情很认真。
“很难,”YURI也一脸严肃,“要花很大精力,失败率也很高。”
“但是,我想要在每一个梦里都能见到你。”
每一个梦里。
贪心地许下这个愿望。
我的小精灵,会实现它吗?
“那就,在明天的梦中再会吧。”
YURI下了很大的决心。
飘到高木的面前,亲了亲他的嘴唇。
“这是约定哦!”
身高上有着近18倍的落差,其实对于YURI来说这就像是在贴着一堵墙。
那并不是会令人留恋的温度。唇瓣的色泽也并没有温暖到殷红,因为生活不算规律所以微微泛白干裂,也更算不得熟悉了。
但是如果是你的话。
高木迅速掏出手帕按在眼睛上把还没流出来的眼泪擦掉。
“有YURI陪着我真的是我最大的幸福,能够再见到你一次,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呢。”
高木向YURI伸出手,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
YURI伸出拳头撞了撞指尖。
“YURI现在是要表演隐身了吗?”
在高木的眼中,YURI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没有啊。”
YURI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体。
高木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猛地将手指继续伸出去。
那个小精灵消失了。
他只是碰到了冰冷的空气而已。
看不见也听不到,或者说是,无法感知。
试探性地叫了几次“YURI”。也只是自己还不愿意接受现实的徒劳罢了。

在前往任务塔的路上——
“好像是修订了条例,所以很多之前能钻的空子现在都不行了。”
“之前海街的那谁,不就一直以他陪伴的人类身高才158不算长大为理由经常跑过去嘛,现在也去不成了,似乎都没有道别呢,在家里哭了好久,过几天还不是得乖乖继续工作——YURI现在?”
“别打扰他啦,那天差点就拒绝回来说要死在那栋房子里。”
“长老也是为我们好啊,小孩子单纯可爱,大人心胸狭隘还只知道钱,万一把我们抓起来展览什么的。”
“太可怕了,幸亏现在屏障增加,梦境感知这一栏目也限定掉了。”
YURI的心情极度不舒服,甩下那一群和自己同期毕业的小精灵独自往回走。
没有了。最后他什么都没剩下了。
连那个突破束缚的约定也被单方面违背。

每一次醒来都不记得梦见过什么。
之前约定的明天又是哪个明天呢。
高木在院子里挖找曾经埋下的东西,然而把整个院子挖得像个工地废土堆也没找到记忆中任何东西,不管是小木盒子小衣服小书。
以至于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

“抱歉迟到了,我是知念。”
略显矮小的西装青年走进面试室内。
“你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吧。”
高木打了个不算明显的哈欠,眼睛都没睁开,只是坐在一堆面试官边上角落里发呆。
又到了毕业季,又到了招新人的时候,他例行公事跟着听。
那位面试者很快结束了面试内容走了出去。
然后主面试官发现对方忘记带走临时出入卡,会坐不了电梯。
“高木,麻烦你给送一下。”
高木也乐得起身。
呼吸了走廊里自由一点的空气,他四处张望着锁定了相似的背影,回想着听过的内容,叫着“知念君麻烦等一下你忘了拿临时出入卡”。
对方回过头来,说着感谢的言语走近。
看见对方的脸的时候忽然有点熟悉。
曾经有过一个小小的存在。还记得自己凑近脸去看的时候,那是记在心底的姣好容颜。
怎么会有“人”长得和他如此相似呢?
高木以为自己会忘记这个可能性的,但是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YURI”。
声音很小很轻。
明明知道是痴人说梦,但还是不由得怀念。
而对方的表情也是有点凝固的。
“你是……YUYA长大了吗?”对方的眼眶中迅速盈满眼泪,“你来找我了吗?”
好像知道了什么。
但也可能,什么都没懂。

我是高木雄也,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知念侑李……应届毕业生,刚刚迟到了,真是抱歉——方便的话能交换一下邮件地址吗,我可能……有问题想请教您。
我也是。

END

评论(16)
热度(3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