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在明天的梦中再会【上】

CP高知
OOC
人与小精灵,尺寸考虑《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随性而写,随意观看。



好孩子,是会得到褒奖的。
会有小精灵陪着你长大呢。
高木雄也和姐姐们、弟弟一起叫着不相信,但还是会乖乖地上床。
高木看着母亲关掉灯的动作,拉起被子要盖过头的一瞬间,发现窗边花盆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课。
前一天晚上为了不打扰到旁边的弟弟而带着狐疑心思入睡的高木,一睁开眼睛就扑到花盆边上——花盆后面什么也没有。
“你该不会以为我要在那里站一个晚上吧?”
声音的音调略高,但不至于刺耳,柔和地传达进耳中。
高木左顾右盼。
“这边啦!”
茉莉层层叠叠的绿叶中,钻出来一个小人。
“欸!!”
高木叫了一声,向后退着,摔倒在地上。
穿着白色的连裤装的,戴着兔子耳朵型的兜帽的,腰上系着一条粉色的小手帕的,微笑着的,人型生物。
看起来像个人。巴掌大的人。
对方的背后像是出现了几道波纹,然后他的身体就浮空飘起,最后落在高木的鼻子上。
很轻很轻,好像没有重量。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YURI,是被派来守护你的小精灵哦,你叫什么名字啊?”
“嘘!你说得这么大声会被听见啦。”
高木回头看了一眼赖床的弟弟。
“除非你主动告诉别人我的存在,不然没有人能看得见我哦。”
YURI向后蹦了一下,落在高木腿上。
“我是雄也。”
高木向YURI伸出右手。
小精灵的整个身体抱在他的手指上。
“请多指教。”

小学二年级的高木雄也,从那一天开始,多了一个可爱的忠实的小伙伴。
YURI会坐在他的肩膀上一起去学校,嘴里哼着高木没有听过的小调。
高木听课的时候,他坐在橡皮擦上用和手臂一样长的刀片削高木的铅笔。
高木写作业的时候,他用高木的尺子搭滑滑梯,一不小心卡在了三角尺中间的空洞里,吓得叫了出来。
“没事吧?”
脸上好像有点湿润了。
高木赶紧把YURI解救出来,掏出自己的手帕让YURI擦眼泪,抬头却发现周围的同学在盯着无故发出声音的自己。
——回家就把三角尺拿去换了弟弟的直尺,这样YURI就能随便玩了。
午饭时间,高木把妈妈的饭团掰成两半,看了一眼YURI的身材,又掰了一半,思考了数秒,再掰——
“我能吃完啦!”
YURI跳起来拿饭团。但是那尺寸几乎和他的体积一样大。
最后是高木几粒几粒地把寿司米喂进YURI的嘴里。
还没吃多少,YURI就打嗝了。
高木笑得前仰后合,再次被当成异类围观。

普通的公立学校,少不了小集体。
因为沉迷和YURI的玩耍而没有在结交朋友上太花心思的高木,终于在某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被围住了。
一直在玩弄高木的耳朵和头发的YURI抬起手随便摆了摆,那些作出要打人的姿态的小孩子,挥出去的拳头就打在了彼此的脸上。
“YURI好厉害!!”
“这是我们的基本功课。”
YURI挺了挺胸作出骄傲脸。
这次的事件,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二年级的高木雄也一个人打败了二十多个同级生呢”。
结果被高年级的人找上门来,YURI再次出手——然后形成循环,久而久之,高木在完全不理解状况的情况下变成了学校里的老大。
一个轻易不出手,动手无败绩的传奇。
YURI惟妙惟肖地学小女生的神态说着“高木好厉害我将来要嫁给他”给高木看之后,还会加一句“可是明明打败坏孩子的人是我啊”。
“YURI想要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吗?”
YURI沉默地思考了很久。
“你决定就好了。”

我想要把你永永远远留在这里。
只有我知道。

他会带他跟着同学们去踏青野炊,YURI在高木耳边说着每一种植物的名称,药用有毒等等区分开,有的时候提点一下哪边有水源。煮好的炖菜盛到碗里,YURI站在碗的边缘,等着高木夹起和自己一样高的菜叶递过来。
他会在周末带着他去图书馆,YURI把绘本变小,坐在高木衣领上看。中午坐在公园里的椅子上吃便当,YURI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便当——小到高木聚焦很久才看清楚里面煎蛋卷和章鱼香肠——说要交换吃。果然,高木还没咬到那块蛋卷,它就已经滑进喉咙了。
轮到他打扫全家卫生的时候,YURI指挥着吸尘机自己打扫房间,被刚好进屋的高木妈妈看见,还以为是高木开着吸尘机就出去玩了,责骂了高木一番。YURI抱着高木的手指跟他说对不起不要不开心,高木哼的一声甩开手,巨大的作用力把YURI掀翻出去撞在了墙上,高木惊慌地去查看,被YURI一拳打在鼻子上——“要不是因为我会魔法,早就被你害死啦!”他这样说。
但他还是原谅他了。
高木参加合唱团的时候,YURI趴在乐谱上面,跟着一起唱歌。YURI的年纪用小精灵的计算方法来说也只是一个小不点,两个小孩子的甜甜的声音交织起来,分外可爱。
但也只有他们能听见。
快乐的日子过得太快,六年级的高木顺利考上心仪的私立中学,假期到来,他为了自己的十二岁生日想着要什么礼物,发现YURI经常发呆。
五年多的时间让高木长高不少,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他已经不和弟弟同屋,有了自己的小房间,书架上的木盒子里放满了他和YURI一起制作的东西。同样的,YURI虽然也长得缓慢,但是画在花盆边缘的身高线也向上提了。
他住在高木姐姐不用了的洋娃娃屋子里,看着空白的墙壁,一言不发。

小精灵只会陪着没有到十二岁的小孩子。
可是说不出口。一直都说不出口。

高木吹了蜡烛以后就开始切蛋糕,分给家人和朋友,接着借口上楼拿东西,把自己的碟子拿回房间。
“YURI!是你喜欢的巧克力奶油哦,蛋糕也没有再加糖,不会很甜,吃一点吧!”
把对于YURI来说是个庞然大物的蛋糕放在玩具屋子前面。
穿着一套黑色金条纹的西装的YURI打开门走出来,彬彬有礼地用小勺子挖了一点点蛋糕。
“这件衣服真好看。”
“雄也,我要回去了。”
这两句话是同时说出的。
果不其然,高木笑着上扬的唇角僵在原来的弧度上。
“对不起,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但是我们这些小精灵都会在守护着的小孩子满十二岁的时候离开——”
高木转身跑走了。
连一句再见都不能好好说完。
等他结束了生日聚会再回房间的时候,YURI果然不见了。
不在玩具屋子里,不在花盆里,不在书架上,不在书桌上。
他在被窝里哭了。

满了十二岁的人类,会开始失去童心,所以就看不见小精灵了。
小精灵们从精灵学校的毕业考核就是,接一个人类父亲或者母亲的“请陪伴我的孩子吧”的请求,和那个孩子一起长大,然后在对方成长起来之后回到学校,顺利毕业。
倒不是YURI急着要回去。事实上,他不回去的话并没有人类会在意,因为感知不到他。学校的考核也并没有要求时间长短。有的从孩子刚出生就被召唤了,有的在孩子十一岁的时候被叫出去,也有因为人类母亲刚怀上孩子就求了一个小精灵所以要待将近十三年的。
YURI躲在高木的床头柜深处,等到时钟走过十二点,确定高木看不见自己以后,才重新爬出来。
他把蛋糕搬到床头灯边,坐在开关线上,吃着等天亮。
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
看着太阳缓慢升起,透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照射在高木脸上,把泪痕都勾勒出来。
就一直看着高木的脸,直到高木睁开眼睛。
“YURI……我就知道你不会走的!”
欸?
YURI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高木跳下床,用自己的双手围在YURI的身边。
“你还能看见我?”
“当然啊!你说过只有我能看见你的。”
不对,这和学过的知识不符,说好的看不见呢?这样一来我怎么安心回去然后像前辈们那样接各种各样梦中企划再出来帮助小孩子——
“我还能看见你的话,是不是说明,你不会马上离开我了。”
“……一定是因为雄也的心智还是一个小孩子。”
YURI抬起头看向高木的眼睛。
“但你要做好觉悟哦,可能在某个时间,你就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那我就永远都不要长大!”
十二岁的少年毫不犹豫地说。

TBC

评论(15)
热度(41)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