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多贺千音的记事本-第十一页小拉页

同一个主题延展的三个不同设定的故事。

CP 高知/高知高

 

10.让他坐在副驾驶,一起兜风

 

1、逆行

闹钟响了,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了五分钟,知念侑李放下茶杯,看了看衣柜的方向,最后还是没有换衣服,只穿着白毛衣就出了门。

白色的轿车停在马路的另一边,七点钟时天色有些昏暗,但是不妨碍知念识别出车子和驾驶座上的人。

“等很久了吗?”

“刚到。”

知念拉开车门进去坐下。

高木雄也还穿着黑色的西服套装,目光并没有因为知念的动作而偏离前方。

“我们走吧。”

踩下油门。

熟悉的国道上,连海风的味道都是熟悉的。高木打开了车窗,风灌进来,知念轻轻地缩了一下脖子。

初冬的风已经有了砭骨的意味,知念的毛衣是居家休闲款,一时之间并没有排上什么用场,镂空的洞中钻进了冷意。

“冷吗?”

高木看了一眼知念在膝盖上紧握的手。

“没关系的。”

但他还是关上了窗户。

“下周开始,因为新的企划案的缘故,要经常出差了,所以就不会约了。”

“嗯。”

“抱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知念看向左侧的树木,“本来就是我擅自在请求你。”

 

刚考到摩托车驾驶证照的时候,高木特别兴奋,兴冲冲地冲进知念家,嚷着要带侑李一起去他最喜欢的那片海边——知念冷着脸翻开教科书说,你的证章还不能上高速公路呢,想得倒美,乖乖坐电车去。

16岁过半的少年露出有点泄气的表情。

“可是再往上的话得满18岁才能考。”

“又不是到不了18岁。我先预约哦,去海边的话,雄也的摩托车后座和轿车副驾驶都是我的位置。”13岁的少年踮起脚去拍对方的头。

“这是当然的。”

但是日常就能一起快速地上学放学了,不再是并肩骑自行车而是坐在对方身后,可以用手抱着他的腰。虽然是按照规章制度戴了头盔不能直接碰到高木的后背,但是这种能依靠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啊。

日复一日。即使他高中毕业去了外地的大学,到了假期的时候也会整天整天地和他待在一起,出去逛也好,呆在房间里也好。

他也确实带他去过海边很多次,并且表示,自己有在考机动车驾照了。

“想在买了自己的车以后就带着侑李跨县旅行。”

愿望总是美好的。

可是终究没能成行。

 

“能带我一起去嘛,新的企划。”

“不能,你就按我的安排跟进手头的案子。”

“雄也,为什么不能让我多……多和你一起负责同样的……工作?”

“因为我是你的上司,要给你最适合的工作,也要找到最适合我的工作。”

“我最适合的工作——”

“你离我太近我会分心。”

高木忽然急刹车。

车身的颤抖是内心的动摇。

知念低头,双手不自觉攥紧。

“我以为你已经放下了,但是你还在不断挑战我的底线,”高木把车子开到紧急停车区,“知念侑李,你以为现在的你是用什么立场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上的?”

“那我们就回去吧。”

高木闭上眼睛掐了掐自己的眉心。

在中途往回开。回去的道路比来的时候感觉更漫长。

“下次,还是让你现在的男朋友载你。”

“今天麻烦你了,高木前辈……高木课长。”

“明天不要迟到了,知念君。”

第十五次的尝试,失败。

 

2、超速

巡逻车闪着警灯飞驰。

知念巡查部长带着一些物证要先回去一趟。刚才的借口是这样的。

藤堂巡查回忆了很久发现了一丝不和谐感。巡查部长的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是谁啊?中岛班的人?

知念侑李一脸严肃地开车,旁边的高木雄也解开了衬衫最上方的扣子,打着哈欠说,油门该松开了,看看你的仪表盘。

“你闭嘴。”

“你这次还是没有证据啊,警官先生。”

第六次,这个脸上就写着“我是小偷哦”的男人除了穿得少了点轻浮了点真的毫无破绽,虽然知念知道他是怪盗yellow-voice的一员,还是不能贸然将其逮捕。

宝石在他的同伙手上。不知道裕翔能不能拿到。

“但是我说过的,我只要抓到你——”思维转回当下。

“我这不是乖乖来了吗?而且还依照你的趣味换了你手下小巡查的衣服跟你制服诱惑,难道你不喜欢吗?”

“特,别,喜,欢。”

警灯是他最有效的通行证,超速是合情合理的选择。

高木不止一次想过,知念选择这个职业的原因。

在警徽之下藏着的本心,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吗?

知念猛地一打方向盘,两人进入的是废旧工厂区,高木看着两边的建筑苦笑起来。

“你该不会今天想在这种地方?”

车子开进昏暗的车库。

不喜欢?知念打开安全带,对高木打着手势要他去后排。

高木乖乖下车,又乖乖重新上车。

两人将前排的椅子放倒。

知念骑在高木身上,解开他所有的扣子,弯腰去亲吻露出来的皮肤。

高木脸上所有曾经出现过的轻佻和自信都消失了,只剩下那种仿佛是要叹息但却什么都不说的样子。

记忆这种东西,再没用不过了。高木心想。明明是多年如一日的教导,他却经常忘记。

之后是不可描述,如同之前四次一样。难耐的呻吟声是狭窄车内水声的陪伴音,互相扣在对方身上的指尖仿佛在燃烧,高木又紧紧抱住知念,那些他不知道应当如何处理的东西又重新占据了大脑的每个角落。

没有止境,没有救赎。

 

3、压线

泡泡一个一个诞生,上浮到液面,破裂。

“浓度下调一个百分点,重复实验,记录误差并对比子晶损耗率对因子最佳浓度的影响。”

Doctor盯着稳定液看到第十分钟后摘下护目镜,自言自语重复着要做的东西提醒自己记住。

连轴转的第六天。

墙壁上的显示屏倒计时着deadline,虽然那也只是Doctor和Geek给他们自己的约束。

 

总算在期限内完成,新的稳定液灌入反应堆,过热情况有效遏止,能量利用率恢复原定水平。

Doctor打着哈欠从能源室里走出来,两腿一抖,趔趄着就要倒下去。

跌进别人的怀抱,他在接触到的时候就知道那是谁,嘴边小声地溜出一句“Rapi”就睡着了。

他的身体就被抱起来。他无意识地抱着对方的脖子,一点都不想放松。

 

再次朦朦胧胧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移动的车内,身上的衣服换过了一套,不是研究服也不是一贯的作战服,而是倾向于休闲的装束。窗外的光度和自己对时间的认知有巨大出入,于是茫然地看向驾驶座方向,看见是Rapid Fire以后舒了一口气,又重新闭上眼睛。

“怎么带我出门了?”

“限时和你一起出任务。不想要?”

“想,”他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身边开车的人,“可是我们两个……能一起做什么?”

“做什么呢,”车子平稳地行驶在国道上,Rapid Fire把自己的联络器丢给Doctor,“你自己看看?”

展开空间视窗。

“啊,这种暗杀任务你还带我出来,让Bullet干掉他不就好了。”看了一眼就放下了。

“地点。重要的是地点。”

“海边又怎么了吗?”

打着哈欠,睡眠还是有点不足。

“我听说有人很想跟我一起去海边来着,不过既然他一点兴趣都没有,那我还是把他放在路上让他自己回去好了。”

Doctor的眼睛眯起一点点:“别以为你公事私用不会被惩罚哦。”

“有心的话干什么都像是在度蜜月,Scope教我的。”

Doctor解开了安全带,右手撑在座椅边,左手扯过RapidFire的衣领吻了上去,方向盘瞬间失去了控制,在即将进入隧道的时候,从最左边的道路碾压到了最右线。

“出事故怎么办啊?”

连忙把有炸毛预兆的小青年安放回副驾驶座,Rapid Fire拍打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会让我出事吗?”

被偏爱的总会有恃无恐,可是这份偏爱因为双向性反而小心翼翼。

“那你等会儿不要求饶。”

 

扣动扳机。

视野中的目标人物死亡,Rapid Fire把枪拆分好放进箱子,再搬回车内。

“接下来就去游泳吧。”难得来到海滨浴场。

换上了泳裤以后反而懒得动,Doctor找来一个救生圈开始在水上漂。

果然被Rapid Fire人工制造的小波浪弄得翻船了。

脸上湿淋淋的有点不舒服,他扯着Rapid Fire的手臂说着看不见了,那个男人笑着回答那你就闭着眼睛吧,他的双腿自然地缠在对方身上,仰起头,盐分有点让他睁不开眼睛,可是光度的变化却很清楚。

咸咸的海水气息和亲密熟悉的甜度都透过对方的唇舌进入自己体内。

“要过界了。”

“想在水里试一次吗?”

“不要!!”

“那么,就回去在浴室里——”

“你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但就算是在拒绝,身体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

同样的事情,还想要重复很多很多遍。

-----------------

END

逆行-高知圭卖女孩

超速-年末大戏高知高line ver2

压线-敌团RFD

2017也继续爱紫粉~

评论
热度(13)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