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真红的谎言之音0

复习途中的一时兴起。
先把他当成一个坑好嘛w因为和我络聊了聊所以决定总有一天写完!】
CP岛凉or凉岛未定,副高知,重点不告诉你们【
想写一个细思恐极的故事【bushi



我一直相信你会在我身边的。
永远都不会离开。
山田凉介一下车就冲去了葵花田的边缘,举起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口中叫着“yutti、yutti,快点过来啦我找到一个超好的角度哦!”
“嗯。”
那个人一边帮着山田整理手腕的角度一边进入镜头。
拍下的照片里面,每一张都是身材相仿、面容姣好的双子般的青年。
“没想到一下子就是三年了。上一次来这边也是你开的车吧?还是四个人一起的时候。”
山田掏出背包里的单反相机独自一个人去拍更多植物的照片的时候,刚才和他合影的男人走回到车边说。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将墨镜摘下来,也下了车。
“给你们三个人专门准备的毕业旅行。这三年来也是辛苦你兼任那个孩子的位置了。”
“毕竟ryosuke的状况真的很不容乐观嘛。”
由于被甩和车祸的双重打击而造成记忆紊乱,山田凉介不定期会将自己的青梅竹马之一的知念侑李和他曾经的恋人中岛裕翔混淆起来。
明明那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从性格到喜好,从身高到音色。
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是充当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还是扮演体贴温顺的恋人呢。
以至于知念连他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好,变得一团糟。
“只要现在的ryosuke能好好的不就行了——yuya在看哪里?”
顺着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恋人高木雄也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知念的表情僵住了。
一切事情的起因,在三年前和山田分手后失踪的中岛裕翔,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穿着一身工装,还走到了山田的旁边。
高木和知念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
“前面有一片是红色的葵花哦。”
“真的嘛?可以麻烦你带我过去吗?”
但是在听见这样的对话,也一并看见那个“中岛”胸口挂着“三上”这样的姓氏标牌以后,两人反而说不出什么了。
看来只是因为长得像而被他俩认错了。
不过是个巧合。
“那我跟着去拍照了,yuri和yuya随便逛一下就行啦!”
现在是正常的。
“嘛,大概ryosuke已经忘记yutti的脸了吧,毕竟他的病情那么奇怪。”
“忘不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哪种状态才是最好的。”
对他好,对我们好,也对已经不知道在哪里的中岛好,的状态。

一小时后,三个人重新回到车上,山田坐在后排意犹未尽地翻看着单反内存。
“回去了哦!”高木看了一眼后视镜。
“嗯!啊,yutti等下要好好修片!”
又来了。
“知道了。”前排的知念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也只是负责发发声音而已。
毕竟山田早就已经用他自己的演绎来虚构出一个中岛的存在了。

“嗯,那是山田凉介。身体状况良好,精神状态非常奇怪,对我的脸并没有表露计算结果中显示应有的情绪,是失忆了吗?”
“不要揣测。”
“我有交换手机号码,以后还能进一步接近。”
“下次换其他个体吧,你尽早回来。”
“是。”
发号施令的男人关掉了联络设备。
他的身后站了十余位容貌完全相同,只是差在神色发型穿着上的男子。
每一个大概都能被称呼为中岛裕翔,如同刚才的“三上”那样。

TBC

评论(16)
热度(33)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