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君といる世界-10.29

CP优步-凉岛。

最终定下来叫这个名字。大概是为了某个愿望。

滴滴和优步,但是今天很清淡。

抄送杏子麻麻w

下次开车。

--------------------------

一之濑步是在外出送资料的路上第一次看见高田优的。

那个男人穿着价格不菲的西服——虽然没钱买但是一之濑见过很多所以也能靠远远一瞥认出来大致品牌,但是发色却不像是个上班族,最下面应该是黑色的,但是上层却是浅金色,发质可能不算好。

大概是个喜欢染头发的人。

所以,可能是个跑销售前线的人吧。

然后他就目睹了对方将一个纸箱子里的模型狠狠揉搓,然后挫败地将它扔回箱子里。

很想要去说点安慰的话,但是发现自己没有什么立场。

不过是路边经过的一个陌生路人,不知道前因后果。

于是就只是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

目光掠过对方皱起的眉心,从画的不算好的眼线到紧紧抿起的唇角,啊,是个非常好看的年轻人呢,一之濑想,和自己大概是同龄人吧。

接下来,真的该去送资料了。

收回目光,一之濑回到自己的正轨,走下了天桥。

 

并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只是依靠着自己因下棋锻炼出来的记忆能力,还能一次一次回想起对方的容貌。

本来只是想着惊鸿一瞥。

却没想到会在自己有份参与的会社间会议中再次见到对方。

那是最近刚开始有业务往来的高田综合地产,是为了就一起进行的outlet项目前来商榷进一步细节的。一之濑被专务点名去做记录,坐在他对面的高田方面的记录员,就是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天桥青年。

他当然不知道我是谁。一之濑在记录间隙抬头偷瞄那个男人。

他只是带着职场通用礼仪笑容,正常地做着记录——不像自己,心有旁骛。

对方大概是察觉到一之濑的视线,在某个时间点,有点困惑地望着一之濑。

一之濑努力地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

虽然脸颊的温度,都不用照镜子,就知道很高了。

同期的香月进来送饮料的时候,在一之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脸”。

啊,一定已经红了吧。

对面的青年接过饮料,微笑着说,谢谢。

唇角上扬的弧度就能把心弦拨乱。

随即,当他坐正身体的时候,顺便就给了一之濑一个灿烂美好的笑容。

笑容中那份与生俱来的自信与记忆中他那种绝望地扔掉模型的样子的对比,一之濑想,可能对每个能够衣着光鲜亮丽的人而言,总是要经过很多考验和失败才能拥有人前的自信和成功吧。

这是让一之濑想要再靠近一点的开端。

 

“后来的进展你都知道啦!会议结束以后你主动和我搭话,然后我们就一起喝了咖啡还交换了邮件地址。”

一之濑将煮好的咖啡倒进自己和高田的杯子,然后扭开大瓶脱脂奶的盖子,往咖啡里面加。

“我还记得呢,被我搭话以后,步君的脸更红了。”

“别说的仿佛我是个扭捏的小姑娘一样好吗?”

“我听人见君说,你就像个古代谨小慎微的贤妻。”

“滚。”

嘴上说着滚,然而语气中比起怒意,更多的是笑意。

其实是因为优君的声音太好听了,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可是这一点,我才不要告诉他。

一之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高田端起杯子,喝得很快。

不是的呢。

是我先看见步君的。

 

在炎热的夏日午后,高田结束了与工作对象关于设计图纸的协商,没有乘坐交通工具,而是走着回会社。

“毛巾,那个,用了擦起来非常舒服的面料,很便宜的,一条110元。”

高田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路上兜售毛巾。那个人一只手上拿着装满白色小毛巾的塑料袋,另一只手上是一条他正在推销的样品。

只是,随身携带手帕是常识吧。高田想着,打开自己的包,看见自己用的手帕。

“一之濑君,这样下去肯定达不到课长的要求了,你要卖就自己卖吧。”

和他同行的人好像是放弃了售卖行为。

原来不是职业推销员啊。

当那个人转过身的时候,高田脑子里充满了一句话——all了他的毛巾!

用低俗一点的形容就是一见钟情。毕竟那是一张怎么看都挑不出毛病的容颜,身材高挑,即使穿着廉价旧西服,即使行为中透出不自信和急迫。

但是留下的印象是,即使做不到,也要用尽全力去尝试去挑战,的一种精神吧。

高田迅速掏出钱包——里面居然只有一小把硬币,一张纸币都没有了。

“现金居然只剩下不到500元,幸亏刚才没有打车。”

这下只能买四条毛巾了,杯水车薪。

高田目送对方走向工地。

然后环顾四周,扑进最近的便利商店,在取款机上取了一万一千元。

这下能买一百条了。

可是当他走近工地的时候,却没有看见那个男人。

可能是在自己取钱的过程中,就因为卖不掉毛巾,去其他地方了吧。

高田在路口张望了很久。

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面,都没有看见那个人。

他默默地走回了刚才第一次看见那个男人的位置,就近坐在供人歇息的长椅上。

太阳好热啊。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

要是见不到第二次的话,就是没有缘分了。

如果是一块冰毛巾就好了。他盯着手帕,不由得这样想。

“这冰毛巾真舒服。”

“卖毛巾的小哥长得也很好看啊。”

声音传进耳朵的时候,高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所以,那个人是去冷冻了毛巾再卖嘛?

他连忙拦住了这样说的路人,得到了那个人正在工地边上的情报。

赶过去时,那个人和他的同伴附近挤满了工人,到处都是要购买的声音。

硬币碰撞的声音,冰毛巾从保温箱拿出来的摩擦声,冷气撞在流汗的肌肤上,因为凉爽而满足的赞叹。

高田的世界却只剩下那个人含笑的言语。

不外乎是一些,“一条110元”、“还有很多哦”、“多谢惠顾”。但是内容并不重要。

好像挤不进去了。身材比较矮小又有洁癖的他并不想去挤。

可是,看见了那个人因为卖出了东西而开心的笑容。

那种,因为付出了努力、得到了回报,而感到幸福的笑容。

这就足够了。

高田回想自己的人生,大概那样的神情,是自己渴望却难以得到的吧。

可是那个时候的高田没有靠近对方。

不过他觉得,视线还是有交错过的。

 

你好,我是高田优,会议好累啊,可以一起去喝一杯咖啡吗?

啊,那个,当然可以。

一之濑君,这附近有比较好的咖啡店吗?

我有一家经常去的。跟我来吧……高田君。

 

幸亏后来靠近了。

步君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为什么我知道他的姓氏呢。 

 

END

评论(11)
热度(20)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