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听说邻居家今天沉迷青花鱼

设定是非常日常的摄影师中岛与前设计师山田的同居生活中的一个片段【
这个paro大概就是“听说邻居家今天xxxx”的感觉,全梗源自popolo。
本质互攻,长期岛凉,间或凉岛。
高知私货有る!
OOC严重。
---------------
家庭煮夫山田凉介表示自己现在有点心累。
邻居夫妇——或者说夫夫——早上去海边钓鱼回来时,正好碰见去扔可燃性垃圾的山田,山田和他俩聊了很久关于游戏的事情以后,得到了两条青花鱼作礼物。
“和凉介聊天真开心啊!”
山田也觉得聊天很开心,当然能得到鱼也很开心,午饭有着落啦。
然而问题是——
“我要吃味噌煮青花鱼!鱼的脂肪部分浸了味噌以后,它的皮就特别好吃。”恋人中岛裕翔这样说。
“不行,我要做盐烧青花鱼,配上萝卜泥是人间一绝。”
意见出现了分歧该怎么办呢?水桶里的鱼不回答山田。
“我是做饭的人,你得听我的。”
强行站在椅子上模拟下目线的山田说道。
“我是养你的人,你得听我的。”
好的嘛是你养我。山田爬下椅子,摇头驱逐颊边红晕。
中岛是摄影师,会接很多拍摄修片的活儿。山田自从搬到中岛家同居以后就暂时关闭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一门心思钻研起厨艺。
把中岛喂得饱饱的,不管在桌上还是床上。
噢,虽然对于后者而言,经常是山田被喂饱。
中岛戳着山田的脸颊,笑得放肆:“やま这次听我的好不好?”
“不好。”
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中岛身上的山田鼓起腮帮子,挤了挤眉眼就让眼眶盈满水汽,能将中岛一击必杀的上目线锁定中岛的目光。
Nice play.
中岛的视线开始躲躲闪闪。
“诱惑我也是没用的,我要吃味噌煮啦。”
“盐烧!必须盐烧嘛!”
就像小孩子在争吵那样。
山田生气地放开中岛回房间了。
几分钟就听见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中岛没有吃午饭就走了。
山田骂了几十句バカ以后,随便在冰箱里找了一点炖菜应付了午饭。

“给你两条就是为了在有分歧的时候做不一样的料理啊。”
据称名字写作高木太太但是读作知念侑李的送鱼邻居拍了拍山田的肩膀。
“可是吃不一样的东西的话,感觉好疏远。”
“你说的有道理,下次我就不准雄也在我吃饺子的时候吃饭团了——那你要怎么办?”
“不想要退让,但是也不想他不开心。”
“一般有人这样说我都会给他一巴掌叫他不要矫情说干就干——噢你不是一般人。”
知念避开山田灼热的视线。
“所以你也没有什么有用的建议了对吧?”百脸无奈的山田摊手。
“你加油。”
山田喝掉最后一口草莓茶后告别。
走之前深深看了一眼在厨房里捣鼓的高木和坐在桌子边吃得很欢的知念。
出门就买了味噌和蔬菜。

中岛大约九点的时候回到家。
离开家关上门的时候就后悔了,他怎么可以给山田甩脸色呢,毕竟山田那么爱他,也为他放弃了很多东西,可他却为了一条鱼的制作方法让山田生气了。
于是他在认识的鱼店里买了两条肥美的青花鱼,让店主抹了最好的岩盐,烧烤到金黄焦脆。还有萝卜泥,店主笑着说“这样的隐藏菜单你也知道,真是有口福了”,将新收的青萝卜过水切丁碾泥,淋了一点点调味醋。
“是带给奥桑一起吃的吧?”
“嗯。”
中岛点了点头。
“哎呀,这年月关爱奥桑的小伙子可不多见了。”
也不知道店主为什么突然转换赞赏模式,中岛笑着陪聊几句后带着鱼回家。
没有开灯。
中岛把挎包和放着鱼的盒子放在一边,冲进房间找山田,但是哪里都没看见他的身影。
大概山田出去了吧。
中岛把鱼拿到桌子上,打开灯,才发现厨房的门关的紧紧的。
“やま?”
穿着居家服的山田打开厨房门,手上端着锅,有点惊讶地看着中岛。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中岛接过锅放在桌子上。
“抱歉,中午的时候是我太任性了,所以就给你买了盐烧青花鱼和萝卜泥……”
“笨蛋,我们两个人哪里吃得完四条鱼啊?”山田看见了鱼,小声埋怨。
锅里是两条味噌煮青花鱼,按照中岛的要求,厚厚的脂肪层浸在汤汁里。
“你辛苦了。”中岛拉着山田坐在自己的腿上。
“那你喂我啊。”
中岛夹了一块鱼肉递到山田嘴边,山田小心翼翼地咀嚼,很快又命令着要下一块。
吃着吃着就很想要白饭,两人盛了饭以后就开始互相投喂,渐渐地就笑成一团。
吃完以后中岛收拾了碗筷也擦了桌子,山田心情大好,抱着中岛的手臂蹭啊蹭的,中岛抬起山田的下巴,在山田沾了油的嘴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于是顺理成章地开始亲吻。山田轻车熟路地脱中岛的外衣,反而被中岛抓住双手。没一会儿就被中岛压在刚刚收拾好的桌子上,身下垫了刚刚穿着的家居服,光滑的肌肤毫无遮蔽地暴露在恋人逐渐火热的视线中。
“做吗?”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忍得住吗?”
“吃了好多鱼肉的やま就像鱼一样呢。”
“你为刀俎,我为鱼肉,那样的感觉吗?”
“いただきます。”

“今天凉介也要鱼吗?”
知念和高木端着桶回公寓楼的时候遇见了送中岛出门的山田和中岛。
“不用了,昨天我家旦那吃了很多。”
“那就下次再送你啦!”
“啊,高木桑,以后有时间的话,能让这家伙跟你学习做菜吗?”
山田忽然指着中岛问高木。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
“我要享受。”
高木和知念都花了很长时间体会山田这句话的个中深意。

于是后来在中岛刚刚出师的那段时间里,就是山田被单方面喂饱了。
于是后来山田把中岛赶出了厨房。

END

评论(19)
热度(50)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