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多贺千音的记事本-大开本-第五第六页

CP高知,归档tag多贺千音

OOC

这次一次性两题【接下来7天让我好好地肝电路英语物理复变

-----------------------------

4.在对方膝上睡午觉

结束了上午的拍摄以后,成员们逐一进入保姆车开向下一个地点。

“预估时间是三个小时,大家可以先睡一觉。”

被经纪人这样说了以后,大家就开始找自己最喜欢的姿势躺平了。

难得能和知念坐在同一排,高木打着哈欠更靠近对方,但是在合上眼睛以前——

“雄也,把大腿借我。”

不知何时同样坐在这一排的有冈不见了,高木眯起眼睛看着知念打横躺在座椅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即使是在拉了帘子的昏暗车厢内,知念的眼睛也犹如黑曜石般晶莹闪耀。

“不困吗?”

“困啊,但是想多看你一眼。”

“我又不会走。”

仿佛小孩子赌气一样鼓了鼓两颊,知念闭上眼睛。

“腿不够软。”

“那下次多吃点肉。”

“你不要动。”

“是这辆车在上坡。”

“我——”

“嘘!”前座的中岛瞪圆了眼睛转身看着高木和知念。

“好的好的我们也休息了。”高木一边打发中岛转回去一边摸了摸知念的头发。

大概是进入睡眠状态的速度太快,知念对于高木的触碰只剩下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

因为被碰到,所以更贴近。

扭了几下后就抱住了高木的膝盖,身体像动物一样稍微蜷起。

嗯哪,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总觉得能回忆起很久以前被撒娇时的样子。那时候的知念也是甜美可爱得不像话,没有变声的声音清亮,也曾软软地叫着“哥哥”,拉着手吹着风。躺在膝盖上的时候呢,柔嫩的双唇随着呼吸颤动着,幼小的浅粉的色彩是他美好的证明。

腿上传来偏向一边的重量。

高木觉得今天又能在梦里看见知念了,大概还是看见他们都还小的时候的样子吧。

---------------------------

17.旁若无人地亲昵

被告知到达了目的地所以要清醒一下了。

知念揉着眼睛从高木的腿上爬起来,撑着座椅站起,跟在中岛的后面下车。

补妆的时候并没有离高木很近。

不过这也是既定模式。

出的是团番的外景,难得是大家一起行动,这次的一大事是与攀岩接力相关的内容,经过了协商分工后知念成为了第一个,估算了一下距离就出发了。

一般来说第一个的负担都是最重的,尤其是在后面的成员里面还有体力不足的几个,任务不断中断重来,即使是身体素质一向非常好的知念也觉得力不从心。

“现在休息15分钟。”

斯达夫桑的指令发出后,知念喘着气从岩顶边的通道上下去,从有冈手上接过淡盐水小口喝着。

“那我们调整一下顺序?”薮和山田拿着名单商量着,八乙女、中岛和冈本聚到他俩身边跟着看。

知念有一点点晕,环顾了一下四周没看见椅子,心情焦躁着。

手就被抓进另一个温暖的掌心,他不由自主地被牵着走,到了远一点的场边有一张折叠椅。

“坐一下吧,我给你拿块毛巾?”

“不要走。”

聚焦的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气息和动作就足够他认出是高木。

反过来将高木安置到椅子上,然后坐在他的腿上。

“知念,现在还在工作中啊。”高木温柔的声音传进知念的耳中,只换来宛如倔强又像撒娇的一句“我不管”。

他大概是喜欢靠在这个身体比自己年长心理却不知道是几岁的男人身上的。

不仅是靠着,还要拉拉他的手。

将每一段指节都抚摸过,闭着眼睛都能回想起,从形态到触感到被抚摸的感觉。

大概也还想吹一吹气。

Set过,又是比较短的发型,早不像过去吹一口气就能飘飞起来。最近越来越觉得高木的容颜在逆回多年以前,隐隐约约就看见了在记忆深处都快要模糊了的姿态。

不改变的是,始终温柔的视线和任由自己撒娇的态度。

“雄也哪天给我做东西吃吧?”

“好啊。”

反手去捏他的鼻子:“别光说不干,你可是有前科的人了。”

“不敢。”

就会因为对方突然表态的举动而不禁笑出来。

“雄也总是这么迁就我呢。”

“你再不休息一下的话等下攀岩又要透支了。”

“我只是想和雄也多待一会儿而已,”转过身将自己的额头贴上高木的额头,“这让我安心多了。”

“那就再等一下吧。”

高木让知念的头贴在自己胸口,看向薮与山田的方向,与他俩交换眼神。

“所以就把知念放到第四个,一来是在时间上弥补前面一个的损失,二来也是不给他太大压力吧。”

“好的。”

高木接过伊野尾递来的毛巾给知念擦了擦汗。

知念抬起头在高木的颊边蹭了蹭。

动作非常自然。

“光天化日的就虐狗。”伊野尾冷眼盯着睁着眼的高木。

“你也可以这么干,去啊,他在前面又不远。”知念没有睁眼睛,但还是准确无误地反击回去。

“噫,我可没那么大胆。”

“和胆量有什么关系。”

休息时间结束的时候,高木牵着知念回到门把们身边。

“那就重新开始,大酱,你第一个了哦。”

有冈于是向上爬。

“好啦,我们的秘密武器知念,要赶紧打起精神来挑战了。”高木看向知念。

“雄也不给点鼓励吗?”

“我都说我会给你——”

“那是义务,换一个。”

“好啦现在还在工作中,我不是说过了吗?”

“管他啦!”

“不一次过就别想了。”

看见知念眼中狼一样的光芒的时候高木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挖坑。

运气很好地,这一次大家的表现都很好,拍完了最后收尾的内容后,就重新上车往回走了。

并不是躺着,这一路上知念就靠在高木的手臂旁边了。

“你用得着这么旁若无人吗?斯达夫桑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旁边的是同伴又不是人。”

“这什么逻辑我没理清楚。”

“那就别理清楚了。今晚来吗?”

“好。”

可能对于这个青年来说,并不是旁若无人,而是无须遮掩。

不管是喜欢的心情还是喜欢的举动。

---------------------

END

评论(3)
热度(17)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