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多贺千音的记事本-第四页

CP高知。

企划内容看这边,归档tag请搜“多贺千音”。

希望这是一个小甜饼【

------------------------

5.情侣手套

难以言说对冬天的喜好,也许气候上的寒冷会让人恐惧。

在大雪纷纷扬扬的日子里,高木和知念约在了有古色古香的装饰的咖啡馆里,穿着羽绒大衣戴着绒毛手套裹得像粽子的两人各自喝着热气四溢的咖啡。

“这样的天气就该窝在房间里打游戏的。难得我们俩都是off。”

知念撕开糖包,将黄色糖粒倒在餐巾纸上拨弄着玩。

“是有一家我很喜欢的新店铺在这附近,所以才约你的啦,抱歉抱歉。”

“咖啡是你请的客,我当然乐意。”

脸上还是嫌弃的表情,当然心里是止不住的开心。

喝了热饮身体都暖起来了,接下来还有两个街区的距离,即使是步行也可以抵御寒冷了吧。知念推开店门的时候想。

冷风扑在脸上的感觉还是太难受了,更别提还有雪粒。

整张脸都因为冷意差点扭曲了,知念把头转向高木,对方的绒毛手套啪地拍在知念的脸上——温柔地拍,随即立起知念的围巾挡风。

“很快就到了,跟着我哦。”

高木的左手拉起知念的右手揣进自己的口袋。

像个团子一样的知念于是黏在高木的左边。

隔着两层毛线紧贴的手指,感觉不到切身的暖意,但大概那能够融化一切寒风飞雪的是心中的火焰吧,知念的嘴角在围巾下上扬。

 

那算是一家古着店,不过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巨大的架子——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手套,从皮革到毛线,分指连指一应俱全。

高木立刻就扑到架子前翻找起来,知念摘下绒毛手套搓脸,打量着室内其他的东西。

“找到了!知念,右手给我一下。”

知念茫然地伸出右手,高木拿着黑色的皮革手套,帮他戴上。

镂空的洞口透出白皙的手背,不知道为何有点眼熟也有点怀念,知念正想问另外一只在哪里,就听见高木在跟老板付款的声音。

“另外一只手套呢?”他走过去拉拉高木的袖子。

“在这里啊。”高木举起左手。

几乎一样的黑色皮革,镂空出一个一个的圆洞,半指的手套走的是复古机车风格。

“我们家的手套是拆卖的,不同品种不同型号随便搭配,”老板从柜台中抬起头,“你俩的也就型号不一样。这种款的年代挺久了,快有十年——”

“下次来的时候再聊。侑李走吧。”

高木急匆匆地拉着知念就走到了室外。

幸亏雪停了。

“啊那个老板是你的好朋友吗,聊得很,啊啾。”刚想说点什么就被灌进鼻子的冷风弄得不舒服的知念撞到高木的怀里避风。

“算是吧。为了要找这个手套我跑过很多很多店铺,后来好不容易才在这边发现,老板人很好说话,还能拆卖。”高木摸了摸知念的头毛。

“所以为什么要买手套。”

已经重新拉起围巾武装好了自己的知念给左手戴上绒毛手套后,盯着右手发呆。

“是情侣手套啊。”

十指相扣的瞬间知念抬头去看高木的脸,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宠溺的气息温润如水,在寒冷中裸露在外的冰冷手指也有了温度,触碰在一起,好像就感觉到了心一样。

“你——”

旁边刚好是小巷的入口。

高木拽着知念,左手将他的右手钉在墙上,右手压在知念的脸颊旁边。

“侑李,已经忘记了这个样子的手套的事情了吗?”

“你是说左手呢,还是说白色的呢?”知念望着高木的眼睛。

“那下次买白色和黑色的啊。”

“你的是指套啦和我的不符。”

大概只有在一瞬间嘴唇感受的压力与温热、只会扣得越来越紧密的手指、从心底燃起的由爱而生的火焰才是应对严寒最好的方针吧。

“啊,你确定要在外面吗?”又开始飘落的雪花融化在发烫的颊边。

“有道理,回家去。你家我家?”

当然是哪里的床舒服就去哪里啊,果然是个笨蛋。

 

 

END

评论(2)
热度(1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