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人非草木

CP:岛凉/凉岛,依旧未定左右【

高知私货比前篇多【

花吐症梗+角色死亡+BE

OOC AU 无关现实短again

前篇指路:草木无情

这次的思维比昨天乱【

觉得大丈夫的话,欢迎下面继续走起【

-----------------------------

山田凉介站在洗手台前,看着池中的花瓣,苦笑起来。

花吐症明明是个都市怪谈,没想到真的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掏出手机给紫红色绿边的花瓣拍了照片,发送给植物学家的姐姐帮忙辨认,山田趴在床上回忆着对于这个都市怪谈的认知。

据说是会发生在渴望爱与被爱的痴情人身上的病症,发病后会不定期吐出花瓣,治愈的唯一方法是与喜欢的人接吻——而且苛刻地要求必须是两情相悦地亲吻——否则死亡。

说到底,这么恶心的病是怎么产生的啊?诅咒?

不过再怎么多想也没用,既然自己开始吐花瓣了,就说明一件事——该去找到喜欢的人,问问他的看法。

“这是coleus blumei。”回复的短信已经收到。

在心底吐槽姐姐每次都是给学名的习惯以后,山田复制粘贴搜索,看见自己吐出的花瓣的名称和花语之后,再次苦笑。

彩叶草,花语是“绝望的恋情”。

开什么玩笑啊。

还没有开始就宣告绝望,是找死吗你这蠢花?

刚想责骂什么就被喉间新涌出的花瓣呛到了。山田暗暗发誓绝不会受此摆布。

绝望不就是Bad End吗?本大爷有一百种方法克服困难。

在那个人喜欢我以前,先忍住,忍住。

 

山田新长出来黑色的头发。

一个多季度以前,心血来潮地染了金发。毕竟是被学校里的同学奉为染发小王子的存在,不管什么发色都能驾驭。

但是现在,并不想把新生的头发染成金色。

不如就留着这种黑金的混搭好了。

“黑色与金色的配对是Bad End。”青梅竹马的中岛裕翔这样说着。

山田笑着表示“黑金可高贵了我就喜欢这种混搭口亨”。

其实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抵抗一下花吐症罢了。但是不能告诉ゆってぃ花吐症的事情。万一他担心怎么办?万一他——还不喜欢我怎么办。

那我就相当于被宣告死刑了。还不如等着。

山田喜欢和中岛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管是在上学放学的电车上靠在对方肩上,还是在午饭时间一起吃山田准备的便当,零零碎碎,反反复复,但是乐此不疲。

果然会恐惧再也见不到对方的可能性。

山田从图书馆里借了一本跟彩叶草勉勉强强扯上关系的散文集,决定看看书当作消遣。

“万一能捉摸到这种植物的习性,花吐症会不会被治好?”

果然想太多。看完书以后依旧一脸懵逼的山田心想。

中岛不像山田那样喜欢看书,他大概更喜欢看山田看书。有的时候山田会猜测,中岛坐在自己前面的时候,是在看自己呢,还是一边看书皮一边发呆呢。

不论是哪一种,只要他还愿意当我的朋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每一天都想要听见中岛的小奶音叫我“やまちゃん”。

 

其实说到黑金,山田会回想起去年的事情。

中岛不知道为什么染了一头金毛,整个人的气质从优等生变成干架番长。鉴于中岛拒绝太快染回原来的颜色,山田决定换个发色搭配一下中岛——“毕竟我们是青梅竹马,不如来一发配对”——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情染了一头银发。

之后就吸引了大量目光。

本来在学校里面就是以“成绩优异性格互补身高差激萌的青梅竹马”这样的定语被有些同学脑补成地下情侣的两人,以金银发色招摇过市之后,更是给很多人追加暴击。

山田不止一次在经过偏僻的走廊时听见小声的“山田和中岛真的好般配啊”之类的话了。他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我和ゆってぃ?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没想到在这样的前提下,学校里的校花小姐还能向山田表白。山田自然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校花小姐噙着眼泪问,“那山田君是喜欢着中岛君吗?”

本来是想敷衍地回答,但是意外地发现对方眼底若隐若现的怨毒神情。

不由得冷静专注。

不给出一个好点的答案,不仅要伤这个女孩子的心,而且——对我而言开心激动的事情,对中岛而言是怎样的呢?

原来自己从来没跟中岛探讨过类似的事情。

总之先安抚她。

“裕翔是我的好朋友。永永远远都只是好朋友,没有什么别的可能了。”

嘛,这个永远就持续到毕业好了。以自己和校花的成绩差距肯定不会考到同一个学校,到见不到面的时候就行。

校花小姐果然走少女漫的套路,哭着跑走了。

唉,女孩子。山田耸耸肩。

好好一想,最近因为金银色造成的骚动真的太大了,万一被中岛反感就得不偿失了,还是换个发色吧。

山田就去染了茶发。

没人会怀疑染发小王子更改发色有什么动机的。

 

在理发店里,熟悉的理发师问山田,要不要染个金发。

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中岛金发的样子,有点怀念,于是点了头。

中岛看见山田的新发色时,有点疑惑,好像又有点不开心。

山田有点惶恐。

是想起以前了吗?想要再染一次金色了吗?不行,我不敢再染银色了。

“不过ゆってぃ还是保持黑发比较好看。”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让中岛放弃染发呢?

他果然没有染头发。

他总是迁就我。从发色到陪我回家的时候帮我拿东西。

真好。

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山田就会很黏中岛。

比如现在,就靠在中岛的肩膀上。两个人戴着同一副耳机,听山田最近沉迷的钢琴曲。

静谧和谐。

手机响了,打开后发现是同班同学知念侑李发来的line信息,又是有关于游戏通关和知念的男朋友的事情,山田先是把捷径简单描述了一下,再按少女漫的中女主获得男主好感度的方法瞎编了一些帮知念修补恋爱关系的步骤。字数有点多,打到刷推小能手都觉得手指酸痛。

写完以后就有点累了,闭上眼睛前计算了一下到家还有多久,想着珍惜一下互相依靠的时间以及思考今晚聊天内容的时候,支撑自己的中岛忽然拔掉耳机起身,在山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下了车,什么东西都没拿走。

“欸?”

第一感觉是,中岛讨厌我了吗。

这是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即使身处于花吐症的死亡阴影之中也能每天笑得仿佛没有包袱,但是一旦涉及中岛,就只有紧张。

晚上在电话里,中岛的声音听起来很颓废很敷衍。

山田有点恐慌。

很久都没有出现的彩叶草花瓣从喉中溢出,山田觉得自己像是要把内脏都吐出来一样。

原来如此。他想。

因为得不到而难受痛苦的时候,就会吐出花瓣啊。

那我得先让自己平静下来。

 

中岛开始消沉。

山田委婉地问过原因,但是没有得到具体的答复,心里想着大概是为了备考紧张了吧。

逃避倒是件拿手的事情。

渐渐地,不再一起上学放学,不会一起吃午饭,也不会被注视看书的样子。

“你这是在逃避,不如告白。”

语音连线的另一端,知念提议。

“被拒绝的话要怎么办。”

山田冷静地转动手柄。此时两人正在联机打怪升级。

“你在怕什么啊?”

“要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我的告白就变得毫无意义。”

“你就这么确定他不喜欢你?”

“最近ゆってぃ的状态很差,我觉得他会困扰的。”

“行吧,那你加油。”

总觉得那边的知念已经是满头黑线扶额状了。

“有时间关心我的话,你那边呢?你的男朋友还没原谅你吗?”

“ゆーや是笨蛋。我才不要想笨蛋的事情,这个boss只剩两条命了,给我三秒满蓝放奥义。”

“好好好,交给你了。”

那就先放一边吧。等到中岛恢复好的时候再提。

我只要不想着他的话病情就不会加重。我还能等。

 

山田是在自习课结束的时候接到那通陌生电话的。

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上来就问他,知念在什么地方。

环顾了教室一圈都没看见人,回了一句“他不在教室”后才反应过来应该问对方是谁。当然没有得到回应。

山田思考了很久才回想起这个声音可能就是来自知念以前给自己听过的所谓“男朋友”的。于是心急火燎地要找知念,跑到走廊上的时候看见了中岛。

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聊过了。看上去中岛的状态依旧很差。可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知念吧?于是请求中岛晚上给自己打电话以后就继续起了寻找的事务。

因为是逐层向下找的,所以他先接到中岛的通知电话。

在楼梯?知念要干什么啊?

看见陌生的高个男子搂着知念的画面时山田是震惊的。

“你你你你你你......”张口结舌。

“你什么你。”

从来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的知念宛如小绵羊一样缩在别人怀里的场景我是第一次见好吗!

总之知念的事情可以用顺利解决来形容了。搭档玩家的感情生活顺利圆满,这一点让山田也挺开心的。

开心过后,就要好好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了。

山田的主动一向在于“主动地给对方提供机会来主动找自己”上面。

于是他守着手机等中岛的电话。

随即通宵。中岛根本没有联络他。

次日山田疲惫不堪地到了学校,去中岛的班级找他,得到了一个“中岛办了休学手续,你不知道?”的答复。

这是怎么回事?是自己读了未来档所以跳过了中间大段互动剧情吗?还是自己失忆了?

山田向老师请了假,去了中岛家。被中岛父母拒之门外。

“裕翔不在家。”

这种理由也亏你想得出来,ゆってぃ,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

今天不同意,我就明天再来啊。

山田固执地重复了一天一天,中岛妈妈终于经不住山田的坚持,但是在开门的时候,她说,凉介,裕翔的情况很糟糕,你不要刺激他。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躲着我?”

山田推开中岛的房门的时候说道。

中岛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山田,于是山田将中岛的身体转了过来。

“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苍白?”

中岛尚未回答,山田已经看清了中岛的姿态,本来身材就偏单薄的他已经瘦成一张纸,毫无生机。

“我没有,咳咳。”

中岛掩饰着,目光闪躲。随着他的咳嗽声,白色的带血花瓣从他的口中落下。

“ゆってぃ,这是什么?”山田伸出手去要拿花瓣。

“不要碰!”中岛猛地强硬起来。

“所以,你就因为得了花吐症,所以才躲着我吗?”

电光火石之间,山田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你就没有想过去找你喜欢的人,让他帮助你吗?”中岛吐出的花瓣都带了血,他是有多爱那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啊?

“他拒绝我了。在我请求他以前。”

中岛的话语中充满绝望的气息。

山田的眼中溢出泪水。

双眼朦胧的时候好像就开了第三人视角一样,眼前闪过不该是由自己的立场可以看见的东西。全都是自己和中岛在一起做事情的样子,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终归会给别人留下一个,中岛和山田是一对,的印象的。

所以中岛才会被拒绝。

“这样啊。”山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弯下腰拥抱着中岛。

所以才会是彩叶草。

还有比亲手断送喜欢的人的生机更令人绝望的事情吗?

山田把自己对中岛的喜欢全都说了出来,就算得不到认可了,就算什么都没有了,此时此刻的他只觉得,这份心情无法拖延下去了。

假装我还是能被拯救的可以吗?

山田第一次亲吻中岛。

没有少女漫中浪漫的樱花雨,当然也没有知念形容的脑中炸开烟花。平静,普通,没有丝毫回应,冰冷却甜美。

但是中岛没有回应。

山田大脑当机了数秒。

随即去摸中岛的脉搏——一片平静。

山田崩溃了,大脑乱得只想砸东西,可是身处在中岛的房间里,除了自己的身体,他想不到能毁坏什么。

然后他喉中一堵。心想是报应所以乖乖张口,然而吐出的是一朵完整的彩叶草。

他痊愈了。

而中岛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才是真正的绝望的恋情。

 

“R. rugosaf.albo-plenaRehd,白玫瑰。”

山田找了很多资料才查到了中岛吐出的花瓣是什么。

你是圣洁的。

他仿佛听见中岛在自己耳边说。

你是我的。

他仿佛看见中岛张开双臂,然后把自己搂进怀中。

我一直都是你的。

但是属于山田的东西,只剩下永远不会说话的白玫瑰而已。

 

END

-----------------------------------

 

评论(11)
热度(39)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