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草木无情

CP:岛凉/凉岛,准确来说是未定左右【

有一点点的高知私货。

花吐症梗+角色死亡+BE,我就是为了虐zdyx才写的这一篇【

OOC AU 无关现实 短

这是前篇,后篇链接在末尾【

觉得大丈夫的话,欢迎下面走起【

-----------------------------------------

 今天中岛裕翔也在放学后的天台上撕扯花瓣。

“说。不说。说,不说......”扯着扯着,剩余花瓣的数量一眼就能看出奇偶,果然又是偶数,没眼看了。

今天也是不可以。

确定了接下来应当带着的面具以后,心情反而放松了。中岛捡起地上的书包下楼梯,经过三年A班的时候向里面看了一眼。

山田凉介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书。风吹过薄纱的窗帘,飘舞着挡住他看书的视线,画面落在中岛眼里,美丽纯粹。

山田大概就是那种书上说的有灵气的仙女——啊呸如果让他知道我把他比作仙女我会死的。中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教育自己摆正心态,然后推开教室的门。

“やまちゃん,回家的时间到了。”

“还有两三页就看完了这一章节,ゆってぃ先在这边坐一下?”

山田的视线没有从书上移开,唇边倒是绽开了柔和甜美的笑容。中岛习惯成自然地捂住胸口做出被击中的样子,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就窜到山田前排的座位上,看着山田的书的封面。

“《彩叶之云》,这是讲什么内容的书啊?”

“反正是ゆってぃ不喜欢的散文集。”山田的手指翻过书页。

中岛喜欢坐在山田的面前看他。之前山田染了金发,现在他渐渐长出了黑发,有了一些书卷气息。低头看书的时候,山田的睫毛就显得特别长,随着眨眼的动作宛如新生扑翅蛱蝶,一扇一扇散落着魅惑人心的花粉。可是山田的面容又是那样纯粹清丽,这种反差感让中岛痴迷。

“看完了,走吧。”

山田的声音也好听,中岛比较喜欢山田唱歌的时候的音色,会更煽情,但是简单吐出一个一个音节的时候又有一种慵懒感。

 

中岛拿着自己和山田两个人的书包,跟在山田后面。

放学以后首先要走过四个街区坐电车,然后山田先下车,中岛再坐两站。

自从初中中岛的身高开始拔高以来,就一直是中岛负责拿两个包——山田大人的原话是“我再背着书包就长不高了”。中岛对于山田的命令向来是欣然接受,今天也是笑着拿好两个包。

山田的耳朵上戴着耳机,一边走路一边听着歌曲,大概是播放到欢快激烈的类型,随着他蹦蹦跳跳的动作头毛上下扑腾,黑色与金色完美地混在一起。

——黑色与金色的配对是Bad End。

被这样告知的时候山田笑着跳起来揉中岛的头发说着“黑金可高贵了我就喜欢这种混搭口亨”,丝毫没有体会到中岛更深的含义。

其实比较难受的是中岛。山田的金发时期长达四个月,这段时间里中岛一直是黑发。

而中岛根本说不出口。

还记得去年中岛为了帮同学出头特地染了个金发装不良少年撑场子以后,为了不伤头发没有立刻染回黑色。一向被视为染发小王子的山田下一周就染了一头银发,这对青梅竹马下课时间一金一银招摇过市的姿态引来大批吃瓜群众围观。

那个时候中岛忽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可能自己是喜欢山田的,所以对于这种“配对”非常开心。但是在向山田表露心迹的那天,他看见了校花小姐鼓起勇气向山田表白的场面。虽然山田拒绝了,但是不甘心的校花问出的一句“那山田君是喜欢着中岛君吗?”得到的回应才让中岛决定闭嘴。

“裕翔是我的好朋友。永永远远都只是好朋友,没有什么别的可能了。”

如果没有后面那句话,中岛可能就告白了。

所以,还是选择闭嘴比较好。

果不其然,又过了一星期,山田就染了一头茶发。

所谓的金与银,也只是短短的三个星期。

就在今年,中岛看见金发的山田以后吓了一跳,正准备暗戳戳回家染个银发,先被山田说了“不过ゆってぃ还是保持黑发比较好看”,所以只好把黑与金的搭配保持了四个月。

大概就是,所谓,造化弄人。或者说,郎有情妹无意——要是让山田知道我又把他比作女孩子他真的会打死我的,冷静冷静。中岛告诉自己。

 

“ゆってぃ要一起听吗?”山田嘴上是在询问,手上已经把耳机塞进中岛的耳中,是钢琴曲。

彼时两人一起坐在电车并排的座位上,山田靠在中岛的肩膀上,看着手机,两手并用飞快地打字。

中岛听着潺潺如流水的钢琴声,大脑有些昏昏沉沉,闭上眼睛就看见了幻象,是山田穿着漂亮的白色西装站在结婚的礼堂中,牵着身穿雪白繁复婚纱的新娘的手,为她戴上婚戒的画面。

但是当新娘的头纱揭开时,中岛看见的是山田的脸。

即使是穿着女装也很美丽的脸庞,带着中岛十分熟悉的笑容,嘟起的水润嘴唇让他忍不住想要啃食,但是在幻想中穿着黑色西装的自己并没有资格——

喉中好像有东西堵得慌,中岛睁开眼睛,用手捂住嘴咳嗽,手心中有一丝微妙的触感。

他条件反射似的扯掉耳机站起身,刚好遇上电车到站,他丢下山田就冲了出去。

在车站的洗手间里,中岛摊开手,看见了白色的花瓣。

随即喉咙的难受加剧,中岛扶着洗手台,觉得自己是要把内脏也吐出来似的。

破碎的白色花瓣聚在洗手池里面,中岛觉得自己内心深处也有什么东西一起碎了。

 

“得到喜欢的人的吻才可以。但是对方也必须喜欢我。”

查询资料得到了结论,自己是得了花吐症。得不到吻就会死。

不如放弃。

山田已经那么明确地说过,和自己只是朋友,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了。

那要怎么办呢?任由自己被花吐症带离人间?

中岛觉得碎掉的是自己的心脏。

 

“ゆってぃ没事吧?刚刚电车上你——”

“让你担心了,可能是吃坏肚子。”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学校见,我负责带你的书包,安心~”

“嗯。谢谢你。”

“忽然这么有礼貌是怎么了啊?”

“没有。我困了,晚安。”

中岛是落荒而逃。

说不出口。

就像每天在天台上那样。

选择的花都不一样,但是指向了同样的结局。

放弃吧中岛裕翔。你和山田凉介毫无可能。你只要等死就好。

中岛把头埋在枕头里,艰难地忍住眼泪。

 

山田每天还是正常地,看书,学习,听音乐,上学,放学,打游戏。

只是中岛不再像以前那样参与前五项了。

不管山田怎么询问都不说一个字。突然就消沉下去了。

于是渐渐地,山田开始和其他同学走得更近,也就是同班的游戏同好知念侑李。

本来,山田和中岛不是分在同一个班,一直以来就都是中岛跨班跑到山田这里的。现在山田和知念是同班同学,交流起来非常方便。

有人问过中岛发生了什么事。中岛依旧缄默。

白色的破碎花瓣也终于带出了血丝。

山田和中岛不再一起回家。

山田在放学后会去知念所在的电竞部活动。

山田和知念——

什么都是山田和知念。有的时候中岛精神比较振奋,就会看见他俩一起在走廊里走过。差不多的身高,同样精致美好的容貌,就像双子。

总觉得眼前会恍惚而过一些记忆。中岛回忆着,自己与山田并肩走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得到的结论让他呆滞。相差15厘米的两人差一点点就是学校里为人称道的恋人最般配身高。但是在此之前有着山田的那一句话阻碍。

没有什么别的可能了。

“ゆってぃ好久不见!你有看见ゆーり吗?”

中岛办理完休学手续的时候刚好放学,在走廊里碰见山田。

“没有。”中岛摇头。

“那我自己去找吧。今天晚上给我打个电话好吗?”

“嗯好。”

本来应该直接离开学校的。但是中岛忽然想着要帮一下山田,于是就在一楼闲逛着找人。

就看见知念在楼梯转角的阴影里和别人接吻,对方的身高超过知念也是将近15厘米,身上穿的不是校服,大概是个混进来的校外人士。两个人的纠缠挺激烈的,手都在对方身上乱摸。

中岛觉得头脑发胀得厉害。一种莫名其妙的背叛感占据着身体。

下意识掏出手机,拨通山田的电话,说了一句“在一楼西侧楼梯这边”就挂断了。

接下来怎么样,就不是我有资格影响的了。他想。

回到家里他就把手机砸了。然后对父母说,如果山田来找他,就说他不在家。

 

中岛在睡梦中发起了高烧,梦里面是大片白色花瓣铺成的花瓣海。但是转眼间花瓣化为红色的血液,站在血海之中的中岛手足无措。然后就有穿着白色长袍的宛如天使的山田过来拉着他的手飞了出去。

可是不管这个山田有多圣洁美好,也拯救不了中岛。

从刚开始吐花瓣以来,就有医生检查了一次又一次,各种调养的方子都试过了,毫无成效。中岛的器官衰竭来得毫无缘由。父母和弟弟都因此感到绝望了,但是中岛自己却释然了很多。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苍白?”

坐在床边轮椅上的中岛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山田就站在自己身后,并且转过他的身体。

字里行间的关切心情,他都听得出来。

“我没有,咳咳。”

还没来得及嘴硬,花瓣就替他拦住了所有的语言,白色的带血花瓣落在两人之间。

“ゆってぃ,这是什么?”山田伸手去要拿花瓣。

“不要碰!”中岛记得,花吐症是会传染的。

“所以,你就因为得了花吐症,所以才躲着我吗?”山田的声音忽然变得哽咽起来,“你就没有想过去找你喜欢的人,让他帮助你吗?”

“他拒绝我了。在我请求他以前。”

中岛别过头。

为什么觉得山田在哭呢?他有点不明白。

“这样啊。”山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弯下腰拥抱着中岛。

中岛颤抖着伸出手来抱着山田。

这大概就是最后一次了。

他闭上眼睛。

 

“ゆってぃ。一定是因为我之前在绕弯子,所以才耽误了你。

既然你说你喜欢的人拒绝你了。那一定是因为他以为你喜欢我吧。

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却喜欢你啊。虽然不敢让别人知道,甚至会放狠话说永远只把你当朋友。

所以能不能让我任性一次。”

山田喃喃说着,吻在中岛的嘴唇上。

中岛毫无反应。

数秒后山田直起身,看着中岛的姿势,有点疑惑,随即猛地抓起中岛的手摸着脉搏——一片平静。

山田跪在地上崩溃地哭泣。

然后从他的喉中吐出了一朵完整的彩叶草。

 

END

-------------------------------------------

后篇指路:人非草木

评论(30)
热度(2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