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计划外婚礼

CP:岛凉/BC
插花RFD与ScSH。
敌团大法好!今天有更新!
我相信大家都被我单位婚礼图炸得不要不要的!一定要继续爱这对cp哟米娜桑!
短打。
相关肉食没有了,土下座。
并且期待着评论= =+!
--------------------------------

如果给Commander倒退时间的方法,他一定要回到前天晚上的例行晚会上代替当时的自己在猜拳比赛上出布而不是剪刀。
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的晚会的保留项目是“游戏猜拳”,发起者是谁已经不可考,现在的流程是,由上一次的游戏人做主持人,其余八人猜拳决出运气最差的那位,继任游戏人,接受特殊任务的挑战。
——回忆起来,上上次运气最差的Rapid Fire被要求抓鸡,回来以后一个月都没碰过鸡肉;上次运气最差的Doctor则是被迫逗狗玩,看着他的动作,躲在监视器后面的八个人笑成一团。
这个猜拳比赛的目的大概是想看看大家的丑态吗?所以到底是谁提议举办的?!
在Commander成为输家以前,他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
于是在他出了剪刀输给Geek成为本月小白鼠以后,小恶魔Doctor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
“Commander,我记得Sonic Hunter上次说过的一项任务很有趣!”
一脸奸笑的Sonic Hunter左手把打印出来的任务明细交给Doctor,右手揽过Scope在他的耳边吩咐了几句。
一头雾水的Commander看着明细文书心中一颤。
他要杀死参与某场婚礼的全部成员。
委托人是这场婚礼的准新娘,她是被自家凌虐的私生女,被当作交易工具出嫁,未来的丈夫也有着暴戾性格,她恨透了与这场婚礼有关的所有人,所以偷偷向Sensations递交了任务请求。
本来这种事情只要让Rapid Fire和Bullet一起去扫射一下全场就能解决了,但是Doctor严肃地说“要对得起委托人付的钱”。
所以就让Commander装扮成新娘子去结婚并且在过程中杀掉目标们就好啦——Doctor如是说。
说完就跑。
Commander正想拒绝,Geek就一脸阴险地问他“指挥官不遵守约定俗成的规矩怎么能服众呢?”
本想着此处应当有一只护妻狂魔大兔子跳出来说点什么,但是Commander环顾四周发现Bullet不在。
理由……消失了。
失落感与挫败感涌上心头,他启唇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不得不说是巧合。
准新娘的身高和Commander差不多,因为在家里一向蓬头垢面所以临时换成Commander的容貌也无甚不妥——只是在她给Commander上妆的时候说了太多次“你真的好漂亮啊”让Commander有点无语。
总不能回一句“我当然漂亮啊!”
也不能说“我一点都不漂亮!”
总之就是欲言又止。
繁复的白色婚纱裙长及脚踝,蕾丝的花边绕过锁骨,胸部用软硅胶垫高,最近改变心情染的金发上戴着可爱的银色发饰,镜中的Commander——是个活生生的准新娘子好吗?!除了手臂壮实了一点。
挥别了真正的准新娘,Commander被当作新娘子带进了教堂,虽然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但是Commander的心脏却开始缓缓加速擂动战鼓。
毕竟在组织里面能够进行这种大范围灭口工作的人,他是严格意义上的唯二之一。
新郎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挽起Commander的手,两人走到神父面前,听神父的问话。
“你愿意嫁给他为妻,从此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听完神父的问题,Commander并没能回答出一句“我愿意”。
眼前仿佛闪过某一个身影。
这样的誓言……即使将自己的立场扭转到新郎的位置,即使知道自己只是在演戏,也根本不可能同意。
“我不愿意。”
甩开牵着自己的手,脱下手套,用贴在手腕处的刀片利落地滑过身边男人的喉管,动脉血喷溅在Commander的脸上,向下流到胸口染红了蕾丝。
现场的气氛僵硬起来。
从裙下取出自己惯用的长刀,撕开裙摆露出大腿,失去了裙子的遮掩,黑色的战斗靴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不是走投无路选择极端路线的新娘,而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观礼的宾客大多数也是混黑的,纷纷举起自己的枪射击。
然而Commander双手的刀刃上下翻飞,子弹不是被拦下就是被切削粉碎,不得近身。
Commander的动作不会因为服饰而停顿,他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用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挥刀,动作酣畅淋漓,所到之处唯留下血红色描画的地狱图景。
宛如死神。
鲜艳的红色为他上妆,死亡的冷漠是他裙摆上的纹路,高傲冷漠的眼神传达出顾盼生姿的华丽,刀刃运行的轨迹是绝世无双的舞蹈。
刀刃插入最后一人的胸口后,他眼中的疯狂之色褪尽,用旁边尸体口袋中的手帕擦净脸上的血液,还没来得及构思下一步,就听见扳机扣动的声音——
回头,看见的是一个之前的漏网之鱼倒下的情景。
“谁需要你帮我补刀了吗Bullet?”他扬起声音。
“我自己啊。”
教堂上方的玻璃被人的重力击碎,Bullet拉着一根绳子降落在红色的教堂地板上,向Commander伸出手。
“——你要干什么?”
Commander一脸警惕。
“迎接我的妻子啊。”
下一秒Commander和他的刀就扑到他面前——刀刃离Bullet的鼻子只有一厘米。
“谁是你妻子,给我说清楚点。”
他的白色手套握住他滴血的刀尖,逐渐染红。
“你愿意嫁的话我娶你,你愿意娶的话我嫁你,你来选择就好了啊。”
随即被他圈进怀里。
“好狡猾啊,你穿着白色西装出现在这里,明摆着就是要娶我的节奏啊。”
Commander把头靠在Bullet的胸口。
“你要嫁给我吗?”
“滚。”
但是心里有着微妙的躁动。
不可能嫁给他为妻的,毕竟都是男人。
但是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达到就像爱自己一样的程度,是不需要丝毫犹豫的。
“我的誓言是为你存在的啊。”
没头没尾地吐出这句话,Commander松开手上的刀,环住Bullet的脖子,主动亲吻对方的嘴唇。
——“好了好了任务完成了,Falcon Jr.和SHINOBI快去把里面那对小情侣带出来。”
Sonic Hunter在联络器里发出命令。
两人表示拒绝,打扰指挥官和他的子弹的亲密场面是会生不如死的。
即使是染血的教堂也不能打扰他俩。

“听说昨晚Commander在Bullet的房间里叫的很大声欸!”
Geek连忙打了Rapid Fire的头一下:“说这种听墙角的话怎么能大声呢你这个天然呆!”
“求扒细节!”Sonic Hunter掏出小本子。
“等老朽一起上车!”Scope搬来小板凳。
四个年长人士的小聚会还没开始,就听见一声咳嗽。
“我刚刚接到了人妖酒吧送来的任务请求,就你们四个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去出任务!”
Commander一脸冷漠。
人妖?!
“Commander爸爸!我可是体弱多病的Geek啊求放过。”
“Commander爸爸!你要怜惜老朽的身子骨啊。”
“Com——”
“叫也没用,先滚去出任务啊你们这四个家伙!”
看着四人跑走的身影,Commander转身准备去找Doctor算账了。
——也可能是要去表达一下自己傲娇式的感激?

“要这么多钱?”
“当然,是我让Sonic Hunter吩咐Scope告诉你那项任务的细节情况的,不然要等到りょうすけ下一次穿着婚纱主动献吻你要等到哪一天啊?而且为了你的恋爱进程我男人都被发配去出人妖任务了。”
“也对也对,谢谢Doctor大人的大恩大德。”

但是归根结底……
“喂?Bullet桑?这次的钱已经收到了,非常感谢您愿意资助我雇佣杀手的钱。”
“举手之劳。这件事情要烂在你心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这个自然。”
挂上电话以后逃离家族魔爪的“准新娘”小姐还是一头雾水。
她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恩人计划了一个怎样的事件。
天知道Bullet的这个网子撒得有多深。

“其实我也想过把这个机会让给Rapid Fire的,不过还是我自己享受比较好。”
来自一枚心里住着小恶魔的子弹。
至于钱,从来不是问题。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5)
热度(9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