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爱屋及乌的历史性体验4

CP岛凉+凉岛——Bullet*Commander + 蝉*白木莲吾。

不吃逆的话现在还可以离开。

雷,慎。OOC有私设有。

今天也来不负责任地更新了,推荐先从1看起。

【你们可能期待的肉食大概在下一次会出现,是作为回忆登场的小说组】

------------------------------

【八、交换的场合】

蝉和白木莲吾并排站在街边等待绿灯过马路。

今天白木穿的是高领褐色毛衣、灰白长大衣和黑色的休闲裤,是非常不符合他口味的搭配。作为俳优兼模特,他所具备的时尚素养与搭配习惯和这“胡乱拼凑”出的一身衣服相性小于零。

这是蝉的杰作。

他只用一句话让白木乖乖穿着出门了。

“你要是自己搭配了上街,回头率百分之百。”

对于白木来说,好不容易能和蝉一起出门来着,他根本不想招引别人的目光。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秘密。

蝉穿得也很低调朴素,同样是黑白灰混搭。

在过马路的时候他伸出右手,与恋人的左手十指紧握。

白木有点疑惑地偏头看他——可惜因为身高差只能看见他的头顶。

等到了咖啡店后,蝉问白木:“你想点些什么?”

“就卡布奇诺吧,然后,提拉米苏?一起吃好不好?”

“好。”

在付钱的时候白木忽然又加了一句“再要一份草莓慕斯。”

“你吃草莓?”

“りょうちゃん喜欢吃啊。”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目的就是让白木见见Commander的话,这句话足以让蝉当场暴走。

所以蝉只是表情扭曲了一秒钟,然后恢复冷静,一边追加一边掏钱。

两人端着食物坐下,白木用小勺子挖着蛋糕,递到蝉嘴边。

张口的时候蝉的目光落在白木的领口。

昨晚的记忆逐渐回溯。

两个人都喜欢低领的衣服,高领基本是为了掩盖某些东西才存在的。比如吻痕。

每当蝉开始朝着两人之间的亲密互动方面思考的时候,有些东西就停不下来了。

被修长匀称的双腿环绕的感觉。足以满足更多新的体位的腰部力量。永远敏感的耳垂。甜腻如蜜的呻吟。等等等等。

蝉当然没什么好害羞的。作为在上面的那位。

昨晚又搜刮了一遍恋人的身体,大概是考虑到今天要出门才没有按以前的惯例做完全套而是有所保留。

白木潮红的双颊和盈泪的双眸还在记忆中无法消失。

而回到现实中——

蝉忘记自己是在咖啡店里,就揽过白木的肩膀与他接吻。

可可的微苦的气息流连在两人唇齿之间。

是苦的啊。

让蝉清醒了一点。

分开以后,白木还没能从刚才的迫切动作中平复心情,就被蝉手中的黑色布条蒙住了双眼。

“要给你一个惊喜。哦还有,这次是要见到Commander和他的恋人。”

白木点头表示明白。

 

醒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下身的痛楚。

Commander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力气下床。

一想起昨天晚上Bullet的所作所为,就觉得浑身僵硬。

“起床了啊Commander?那就换衣服吧。”

Bullet把手上的休闲服扔到Commander的床上。

惊讶于“Bullet站在我的房间里我居然没发现”,Commander艰难地开口:“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为什么?”Bullet反而欺身向前,凑近Commander的脸,“害羞吗?”

不对,不应当是这样的。

眼看着Bullet的嘴唇靠近,Commander用力推开他,身体向后移动。

无视了Commander的眼神,Bullet掀开被子,跨坐上床的时候将Commander向自己的方向捞,迅速地脱下Commander的睡衣,开始帮他换衣服。

“我已经向Doctor申请了假期和外出,快走吧。”手指顺便在对方的胸口蹭了蹭。

“你信不信我滥用职权取消你接下来两个月的假期?”对方冷着脸打他的头。

“信啊,但那又怎么样?现在你是我的。”

Commander一时语塞。

被换完衣服后Commander直接被打横抱起带出房间。在走过长走廊的时候刚好Rapid Fire和Scope从另一边走过来,看见这般姿态的Commander都差点忍不住笑。

‘很好我记住你们了,等我回来有你们好看,而且我还要告诉Doctor和Sonic Hunter好好修理你们。’Commander心想。

在去咖啡店的电车上,由于人多,Commander一直被圈在Bullet和车厢壁之间,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对他有身高压制的男人一直盯着他。

所以他持续性盯着地板。

Bullet此时是有点尴尬的。昨天晚上他大概是昏了头才会对Commander那么粗暴,今天起床以后就一直想着补救,但是在看见Commander以后——就又控制不住自己了。

就是单纯的想让这个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的,那种占有欲。

“接下来往哪边走?”车一停稳Commander就迅速下了车,回头看见Bullet魂不守舍的表情,有点担心。

“这边。”

之后是一路无言。

虽然知道他跟在他后面,但是根本不能安心。

“进去以后我会暂时蒙住你的眼睛,等你坐下了再让你和白木莲吾正式见面,这样可以吗?”

“知道了。”

Commander抬起头让Bullet用布条遮蔽自己的视觉。

Bullet的手指拂过Commander的鼻尖。

他轻轻颤抖。

由身边人拉开椅子、入座、身体挺直,Commander等待着某一个瞬间。

等等,从呼吸声判断,对面是坐着两个人?是れんちゃん和他的恋人吗?

但是重回光明的时机超出他的预计,对焦完毕时首先看见的是白木莲吾——和Bullet如出一辙的脸庞——随即扫过在白木左边坐着的人。

惊恐。

他确定自己是没有兄弟的。

“Bullet,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充满动摇,手指指着蝉,眼睛看向身边的人。

“如你所见。你的好朋友也就是长得像我的白木先生的恋人长得和你很像。”

 

白木莲吾也体验了一番“震惊”。

但是于他,冲击更可怕。

りょうちゃん和蝉的相似程度。以及自己和陌生男人的相似程度。

“莲吾,这位是Bullet,他是Commander的同伴,应该也是他的恋人吧。”蝉看向Bullet。

“所以……你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才会——”白木莲吾猛地甩开蝉拉着自己的手。

“不是,我只是单纯地同意你们见面——”

“你、我、他们、你等一下,我不明白,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人——”白木莲吾在电光火石之间明白了什么,“你和他约好了来玩我和りょうちゃん的吗?就因为我们背着你们聊天?”

一石激起千层浪。

本来正在难得红着脸质问Bullet“你都知道了,那你昨天为什么还要对我做那种事?”的Commander立刻炸毛。

啊不,是暴走。

“你给我滚!”他指着Bullet的鼻子。

“Commander你冷静一下……”

“那我滚。”

Commander站起身后,拉住了白木莲吾的手臂:“れんちゃん,跟我走。”

Bullet和蝉同时起身想拦住他们。

然而Commander多年练就的身手就像Sensations里大多数人所一直坚信的那样,根本容不得他人近身。

虽然手上拉着相对而言行动不便的白木莲吾而且还没有带着他的武器。但是他拿起叉子也能完美地格挡开来自两方的挽留。

随即和还处在状况外的白木——后者撞倒了三四把椅子——飞也似地离开。

“客人,这种行为会对其他客人们造成困扰的。”女侍应生走到气息还无法平静的蝉和Bullet身边小声说道。

蝉送给她一记冷厉嗜杀的眼神。

Bullet立刻向她道歉,然后拉着蝉重新坐下。

“是我的错,我道歉。提议见面就是一个错误,而且我在昨天晚上还对Commander发火,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看着陷入低气压的蝉,Bullet低头道歉。

“不,我也有错。莲吾对于离开我的这件事没有抵抗,说明我平常对他也不好。”

在蝉的记忆里,就算两个人真的争吵起来,最后也肯定是自己消气了但是挂不住面子不肯松口、莲吾软下心来先退一步这样的展开。

从来不会出现他离开自己这样的选项。

两个人对坐无言许久。

“蝉,可能Commander会借走白木很久,因为在他消气、主动叫我回去之前,从我这里是没什么办法请他原谅的。”

“你……这是做攻应有的姿态吗?”

“为了喜欢的人放弃点尊严又不算什么。”

蝉别有一番深意地审视Bullet数秒。

“那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莲吾是俳优兼模特,接下来还有满满的日程。既然你的Commander借走了他,那你就要负起责任扮演好莲吾的角色,就当是道歉吧。”

“我知道了。”

Bullet跟着蝉回白木莲吾的家。

要开始学习过另一个自己的生活。

 

白木莲吾跟着Commander坐上电车。

“りょうちゃん,我们要去哪里?”

“去我家啊,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同伴。”

“我……会不会打扰到你们?蝉说你也是杀手。”

“杀手……”

从成为Sensations的Commander的那一刻起,Commander就很少亲自执行任务了。

因为他被赋予了司令塔的职责的指挥官。

渐渐地变成基地里除去研究型的Geek和Doctor之外的永久驻守者。

能劳动他去执行的任务实在太少了。

——所以和Bullet之间才会变成那样。

Commander握紧了白木莲吾的手。

“你会陪我吗,れんちゃん?”

“会啊。如果你需要的话。”

几乎是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就能脱口而出的句子。

白木莲吾想,Commander和蝉的反差大概也是让自己着迷的。

 

TBC

评论(25)
热度(49)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