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爱屋及乌的历史性体验3

先说一下,雷!慎!
CP:岛凉+凉岛,没看过前文请勿看下去,不吃逆就手动拜拜。
本篇涉及岛凉调教,包括异O物O入O侵。不能接受or未成年自觉绕道别点开外链。
高知情节有,慧贵/薮光路过。
祝愉快。
--------------------------------
【六、B君与杀手的场合】
“虽然很不好意思打断你,但我并不是Commander。我是他的同伴Bullet,是他把这项暗杀任务交给我的。”
情况又一次转变。
蝉冷峻的表情坍塌成哭笑不得的姿态。
“你让我梳理一下。你不是Commander,但你长得和莲吾一样,然后你是来杀莲吾的。等等,我这是在做什么孽啊。”一边说着一边想要跪下去。
Bullet当即决定补刀。
“事实上,你长得和Commander几乎一样。”
这句话说出口,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现了惊人的真相。
“我的Commander居然看上了你的恋人?!”Bullet首先叫出声来。
“你的?那照这个节奏,Commander是爬墙来挖角我的莲吾?!”
气氛变得僵硬,两人正处于剑拔弩张的阶段。
Bullet只觉得眼前闪过一连串残影,危机感大作,他举起枪挡在自己面前。果不其然,蝉的小刀刺在枪托上,发出钝钝的声音。
“啧。”蝉的左手挥着另一把刀斩落。
比Commander的要短。
Bullet回想着Commander的动作,扭转身体化减蝉的攻势,然后伸手到腰间取出手枪,果断扣下扳机。
就算和Commander长得一样也不会让他有丝毫迟疑。
但是蝉以难度超常的姿势躲过了子弹,他的腰向后折出一个恐怖的弧度,子弹擦过他的衣摆。
随即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刺向Bullet的双腿。
Bullet心知不妙,决定开挂。他手腕一抖,将手枪边缘的翻盖震落,按下里面的按钮。
暗红色的屏障从中展开,将蝉和Bullet分隔在两边。
“靠,这是什么黑科技?”蝉一脸的不敢相信,停下动作,用刀尖刺了刺屏障,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以他的能力没办法打破它。
“你猜啊。”Bullet的枪已经做好准备,只等扣下扳机——由无限火源的能量支持所构造的真红之壁是可以透过同源的子弹的,换言之,蝉的生命已经成为Bullet能够随意夺取的了。
但是他突然想起了白木莲吾,那个就像是镜子里的自己一样的人。
如果杀死了自称为白木莲吾恋人的面前的棘手杀手,那个人会伤心的吧?
同为杀手,但是两人并没有工作上的冲突,最多说两人的矛盾在于长相。
这就有点微妙了。
“蝉,我有一个提案,你想不想听听?”
“哈?你开什么玩笑?现在可是在对战中啊。”蝉一边说一边用小刀继续徒劳地刺着屏障。
“你不是担心白木莲吾和Commander之间的事情吗?老实说,听完你的形容之后我也非常担心,所以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Bullet目光真挚。
蝉犹豫了一下。
“你说来听听?”
“‪明天‬你有空吗?有的话就带上白木去一个地方吧,我也会带上Commander,到时候一切就水落石出了,不管是出轨还是没出轨。”
蝉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你才出轨,你全家出轨,我的莲吾才不会出轨。”
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等到蝉把刀子收起来后,Bullet才收回了真红之壁。
两人面面相觑一会儿。
“我跟你确认一件事情,你叫什么来着?”
“Bullet。”
“哦好的巴雷特,你该不会是攻方吧?”
“不是巴雷特是Bullet,你能不能好好发音啊?跟Commander一样不擅长英语——什么?你说攻方?我当然是攻啊。”
他仔细打量了蝉一会儿。
“啊啊啊!你的意思是白木莲吾是受?!”
“Commander居然不是攻?”
两个人在心里骂另一个自己不争气,居然被别人压——啊不,是被别人在床上打败。
 
“不管怎么说,我们就约在‪明天‬下午四点半在青山咖啡馆,确定了?”
“对。不见不散。”
两人各自踏上归程。
对于Commander和白木莲吾来说,某把由他们点起的火,到了被熄灭的时候。
 
【七、惩罚的场合1
 

【不点开外链的话,概括起来就是:B先生对C先生发怒了,后果很严重!明天BC就会与小说组见面了。】

TBC

评论(29)
热度(5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