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爱屋及乌的历史性体验

敌团大法好。正传的不负责任番外。

CP岛凉+凉岛——Bullet*Commander+ 蝉*白木莲吾。

Semi的设定就是杀手。白木莲吾只是借用名字,不涉及粉灰。

不吃逆的话现在还可以离开。

打酱油的高/知/慧/贵/薮/光/圭可能。

雷,慎。文不对题+逻辑喂狗+分段狂魔+私设通天。

两方都有肉食,分别走外链。【其实就是想炖肉了嘛不给自己找借口】

不定期更新【对这是一个坑【你们可能会期待的荤菜当然还没煮好

-----------------------------------------------------------

【一、B君的场合】

Bullet总觉得,Commander近来有点不对劲。

比如说,他订购了一箱东西,神神秘秘地拿回房间把门一锁,三天都没有出来。

比如说,他看见自己的时候会笑得诡异起来。

再比如说,当自己贴在他门口偷听的时候,会听见他用非常欢快的声音说“超面白いでしょう、れんちゃん”

所以这个“れんちゃん”是谁?

“果然是Commander背着我找了别的女人!”他一边打滚一边哭诉企图打动Rapid Fire加入自己的“声讨Commander”阵营——虽然眼泪是用眼药水滴出来的。

“也可能是找了别的男人,别多想。”然而今天的Rapid Fire跟以往不一样,会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接梗。

于是Bullet就更纠结了。

“是男人的话就更可怕了。Fire你想啊,他那么天真纯洁善良很容易被坏人骗的,万一被别人勾搭到手吞吃入腹不是超可怜的吗?”

Rapid Fire很想提醒这个妄想症患者一件事情,那就是任何正常人都不会觉得Commander“天真纯洁善良”——不,应当说是Commander是个冷静沉稳完美的优秀指挥官,虽然最大的弱点是某只占有欲爆表的大兔子,但是在其他人面前是有绝对的威严在的,什么“勾搭到手吞吃入腹”都不可能会发生。就算退一万步,他还是优秀的双刀流杀手,别说勾搭了,任何心怀不轨的家伙还没近身就被干掉了吧。

但是有点懒得提醒他了,反正他也意识不到。

于是Rapid Fire一边应付着“对对对超可怜快去保护他啊”一边专注于植物养护杂志的仙人掌护理板块。

仿佛是被鼓舞了一般,Bullet从地上一跃而起。

“那么我就去了。”

去哪里?在Rapid Fire跟上他的思路以前Bullet就迈开两米长的腿直奔到Commander的门前。

“指纹认证,Bullet,还需要临时密码。”电子音中多出了半句,让Bullet感到疑惑。

不过按照Commander一贯的思维,临时密码不外乎就是——

“大兔子今天不准上我床。”“错误。”

“冷兵器就是比热兵器好用。”“错误。”

“やまちゃん我错了快让我进去吧。”“错误。错误三次,锁定。”

Bullet有些懊恼地坐在门口。

他的Commander桑今天可能是讨厌他了。不,可能是从过去的某天开始就彻底放弃他了。

再怎么不愿意肯定这件事情,也悲哀地发现Commander在躲着自己。

 

【二、C君的场合】

天知道我这是在想什么。

心脏跳跃的速度加大到极限,Commander一边喝水镇静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人。

SHINOBI推荐的月九土九剧都不好看,为了打发时间开始随便浏览库内资源的时候,他发现了一部优秀完结作《粉饰水晶夜》。

然后被主役演员圈饭了。

那个男孩子演技超级棒的啊!演精分的角色也演得那么到位!

他抱着草莓坐垫雀跃了很久,然后猛然间心底一冷。

对方的名字是白木莲吾,长相和Bullet如出一辙。

如果说Bullet是把“冷静的射击机器”、“欢脱的缠人大兔子”和“霸道的攻”融合在一起的存在,那么白木莲吾就是,能够把这三种感觉分别演绎出来,并且过程圆润柔和,不会有突变的不适感的,世界上的第二个Bullet。

很微妙。

总觉得能了解白木的话,也能更了解Bullet。

于是Commander订购了该剧的原作小说和蓝光BOX,买了所有能买到的有关白木的杂志以及他的街拍生写,命令SHINOBI查到白木的推特账号——并强迫SHINOBI对整件事情守口如瓶。

一来二往地闲聊,Commander和白木的关系熟络了起来,直到连电话号码也交换了,开始语音聊天。

是和Bullet一模一样的声线,只是语气柔和一点。

Commander觉得跟他交流很快乐,没有跟Bullet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要哄着他就是被压着做这种奇怪的展开,就是单纯的交流着从天上划过几颗流星到昨晚剪了指甲这些说日常不日常却又有点小心动的事情。

陷得好像有点深了。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Commander和白木已经结识了两个星期。

“りょうちゃん的本名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吗?”此时白木在电话那头问。

Commander下意识地张口,吐出的是自己的代号。

然后电话被对方挂断,只剩下嘀嘀嘀的声音。

之后的一星期,所有发过去的信息都像是石沉大海。

就在Commander整理了心情想要走出这件并没有什么结果的事情的时候,一封委托书寄到了Sensations的任务募集信箱里。

“委托内容,在明天的XX节颁奖仪式上杀死俳优白木莲吾。追加请求,希望是由Commander亲手处理。赏金,一亿。请千万不要拒绝。”

“谁会寄这么奇怪的委托啊,虽然我们是杀手,但也不代表我们什么请求都接,更何况这人凭什么命令我们?”处理列表的临时工Sonic Hunter吐槽,把内容展示给Commander。

Commander眸光一暗。

思索片刻,他对Sonic Hunter说道:“你叫Bullet处理这个任务。”

亲手将乱成一乱糟的线团再弄乱一点,是不是会更好玩?

 

【三、B君的场合】

自己的“总不能拿把枪冲进会场开枪射杀吧狙击的话Scope更擅长实在不行还有Rapid Fire到底这种任务为什么会落到我头上”的推脱并不成功。

在一次都没有看见Commander的前提下去做这样的任务是一种好的选择吗?

最后Bullet还是只能认命地带上Scope为他精心保养过的M99,并表示“失败的话全是它的锅”然后出发。

狙击的话只能选择露天会场周围的大楼,再考虑到自己的狙击水平,Bullet选定了一处多层仓库的天台处,架好枪,掐表等白木莲吾上台。

天台上只有一阵一阵渐冷的寒风。

他一边在护目镜里瞄准领奖台,一边细听监听耳机里的声音。

等听见白木的名字以后,他终于第一次见到这次的目标的正脸。

就像是在照镜子。

他猛地推开枪站了起来,心情复杂起来难以平复。

是谁要让Commander杀死这个长相酷似自己的人?他为什么指名要Commander?而Commander为什么要把任务交给自己?

对于答案他是一头雾水,但他明白,细思恐极。

每一个环节都经不起推敲,但串在一起莫名和谐,并且愈发恐怖。

他放弃了,他选择让任务失败。

在他开始收起枪的时候,一个初听熟悉细听奇怪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比我想象中要高大啊,Commander。只是,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

他回头,却只是跌入了更大的谜团里面。

身穿黄绿色外套,长相酷似Commander的某个人正看着他微笑,在他的指尖,有银白色的小刀反射着阳光。

 

TBC

 

评论(18)
热度(77)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