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论情人节约会的必备事项

情人节到了,冷cp若不产糖如何度过寒冬欢乐过节?

【但是这是不是糖就见仁见智了,祝愉快】

----------------------------------------

【YC的场合】

是不是真的可以明白很多东西?

知念侑李的目光在货架上流连。

今年,嗯,好像犯了一个错误呢……

有点不愿意承认忘记了节日的事情。

如果不是早上接到山田凉介的电话,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今天是情人节。

接着电话的时候也不免要吐槽一下某个人居然没有提前约自己的事情。

听见电话那边的star描述自己的巧克力做的有多好多好的时候,知念拼命忍住“那你分我一份啊我没做我的锅咯”的想法。

于是挂了电话以后主动约了某个人,再跑到商场的巧克力专柜去挑挑选选。

虽然仔细一想,为了那个人的体形考量的话,不送给他增肥食品算是一种爱护。

连续一个月晚饭只吃汤豆腐,还要坚持每天游泳,对于门把的聚餐邀约只有苦笑着推掉。

“能减8kg是很好啊,可是这么拼我会很心疼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翻看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盒子。

毕竟,听到他在番组里面说着“俺今ダイエット中”的时候,觉得有难以言表的心绪。

可以说是“真想知道你想做什么”一般的心焦。

“低脂,低糖。”对比着成分表里面标明的克数百分比,知念总算选出了一个理想中的巧克力。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看来要赶紧去挑条彩带追加包装一下了。

 

【YT的场合】

要不要在下一单里面略微改变一下自己呢?比如变白一点?不过还是要符合Rapid Fire的人物设定啊。

高木雄也一边将姐姐多余的巧克力小心翼翼地包好一边想到了跳戏的内容。

最近工作并不多,但是他却非常巧合地忘了2.14这个伟大的日子,直到知念打电话问他今天有没有预定,没有的话不如就约个饭吧——当然没有预定了什么预定能比和知念一起欢乐地玩耍重要啊除了妈妈的饭团。

事实上爸妈早就出去玩耍了并不会有饭团所以假设不成立。

压抑住开心到要爆炸的自己强装镇静地回答“没有,那就十点?我去接你。”时间是略早了点不过能一起多待一会儿真是太好了。

在心里重复多遍“对不起巧克力用的是姐姐的请您大人有大量接受它!”后高木将巧克力放在桌上,转身在包装纸和彩带堆里翻找出粉色的一条,尽力把它扎成一个完美的蝴蝶结。

再确认一次时间后,他出门了。

 

【YY的场合】

知念穿着白色的高领大衣在街边等待。

“知念,等很久了吗?”

车子在他面前停下,他动作流畅地开门上车坐定,车子再度发动时,驾驶座上的高木问道。

“没有,我刚到。”

鉴于时间还早,两个人先去附近的公园逛一逛——那是预定内容,现实是公园已经是一对对情侣高调秀恩爱的露天虐狗地了。

知念用非常缓慢的速度勾住高木的手臂,以一种疑似情侣的方式向前走。

可以感觉到旁边人浑身散发的紧张感。

“所以说为什么要紧张呢?”

对于身边人的问题高木只能变得更紧张。

“欸?我也不知道。”

“雄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是个笨蛋呢。”

于是就松开他的手。

然后高木眼疾手快地主动抓住知念的手。

“等等,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手伸向衣袋取出巧克力来,连贯地单膝下跪牵手送盒子。

如果不是因为表情隐藏在口罩后面,高木一定可以看见知念红到几乎滴血的双颊。

“跪什么跪啊,你又不是王子,我也不是公主。”开心地把巧克力收好后知念取出自己的巧克力递给高木。

“哇,你也有准备吗?我好开心。”

看见高木暴露小孩子心性接过巧克力的时候知念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准备巧克力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7跟Best没有交换巧克力的习惯啊。”

“不是啊,我是指,我们俩交换巧克力不是因为——欸!你这是什么意思?!这跟7啊Best啊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以前不是和山田啊圭人啊裕翔啊互送的吗?今年你不但愿意收下我的巧克力还有准备要送给我,我不高兴难道应当生气?”

“该不会雄也你认为,我们并没有在交往吗?”

“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了?”

很好,一切又要回到原点了,谢谢你啊,高木•长不大•呆熊。

 

【CT的场合】

大概什么都没能明白。

元7时候趴在他的背上时贪恋的宽阔感。

坐在他的膝盖上感受他喷在耳际的气息时的温度。

出道后,拍Dream Come True的时候画面右边空白的部分带来的失落。

在法国的时候看到了另一个他——以及试着去理解从独狼变成团内反差萌的过程。

强行请求买围巾的样子,山顶吃蒙布朗的欢呼,求着自己多拿两碟寿司时的表情。

什么都想了解,什么都想抓住,什么都想独占。

我以为不说出口也没关系,我以为我们是心有灵犀。

现在却惊恐地发现,大概是一厢情愿。

 

看着陷入谜之沉默的知念,高木努力梳理情节。

最终从两人对话中总结出了他认为最好的结果。

“那就把今天当作纪念日吧,从今天开始交往吧,这样可以吗?”

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趴在背上坐在膝上的小豆丁变成现在面前的成熟少年了呢?

不对,在法国的时候他就已经成熟了,全程都要依靠器用弟弟的废物哥哥真是悲剧的代名词呢。

看着他的眼睛逐渐充满光芒,高木欣喜之余猛地想起对方可是抖S小恶魔。

“从今天开始?你想的真好,以后纪念日和情人节一起过省多少事啊。”

语气不善!高木心中打鼓,连忙赔笑脸道:“那您决定,我听着。”

“交往什么的晚点再聊。首先你把巧克力都吃掉,然后呢,我觉得上次你和小光圭人一起出的外景很欢乐,想再看你锻炼一次肌肉了呢~”

等等,刚刚他说了啥?

高木的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不下来了。

“不要啊那超痛的啊知念大人放过我!还有,吃掉这么多巧克力我会胖死的!”

“你想的太多了,走吧,我先去帮你预约一下。”

高木只觉得眼前一黑。

纯白的恶魔实在是太可怕了,亏他还一直相信白色代表纯洁——这个时候的白色就是白花吧!用来祭奠他接下来的苦难什么的。

不过这样的白色的恋情的话,可能也还是可以有的。

是知念的话,就没问题。

 

【上帝视角的场合】

情人节请注意保护单身汪。

现充人赢请小心不要惹毛腹黑的另一半。

不然请为自己点蜡烛。

 

恋爱是知,因为会明白很多东西。

恋爱是白,因为有种纯洁的感觉。

END

 

 

评论(6)
热度(36)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