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万分之一的契机

敌团大法好。

私设+OOC 我已经不敢奢望什么了。

时间线设定在正文开始前很多年,大概是十年前左右?

有关正文“无限火源”的来源的故事——非科学BUG与诡异的私设求谅解。

有关Commander与Doctor的羁绊——然而其中还有很多梗我们可以慢慢往里面加。

并不是CP倾向,那大概是“萌生不出爱情的极致友情”之类的?

另外有不负责任的龙念/春雄,见仁见智。

依然有兴趣的话请食用。

-------------------------------------------------------------------

 

【一】

在那一天以前,Doctor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是毫无头绪。

身为杀手世家的末子,有着远超常人的天才头脑,但是,并没有什么人生目标。

在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分明说过“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反正对你也没有什么期待”。

为什么到了几年以后的今天,就必须要以残酷的方式让我发现自己的不足?

“如果你找不到证明自己的价值的方法的话,恐怕父亲大人就要处分你了。”

二姐さや在晚饭后拦住正准备去道场找Commander的Doctor,小声地告诉他。

“证明价值?”虽然是拥有天才头脑的孩子,但是一时之间Doctor并不能明白个中深意。

“因为やまだ家里面今天处分了一个孩子,就是Commander的妹妹みさき。你也还记得吧?那个身体不大好的孩子。拖了两年,但是今天还是被处分了。父亲大人似乎是被やまだ家主责备了呢,说是‘再怎么样也不能养个闲人’。”

之后的话,Doctor什么也没能听进去。

他只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到Commander的房间里面,看见那个无比珍视兄弟姐妹的男孩仿佛是发疯一般,只用一把钝钝的木尺就把练习刀法的巨石削成齑粉。

“ゆーり,是みさき,你知道吗,今天被处分的是みさき。我从来没有想过父亲大人真的会放弃她。真的,不就是因为体弱多病吗?为什么やまだ家里的每个孩子都要当杀手啊?ちひろ姐姐已经很厉害了,我也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剑士,为什么这都不能给みさき换一个活下去的机会?”Commander并没有流出眼泪,只是用近乎虚脱的声音掩饰着心底的动摇。

“呐,りょうすけ,如果,下一个被处分的人是我呢?”

也不知道自己是怀抱着怎样的情感说出这句话的。

只记得映入视野的Commander的表情只能用惊恐来形容。

“不可能!我不会允许你被处分的,你家没有要求你当杀手啊!我绝对不要失去ゆーり。”

Commander丢开手上的武器紧紧抱住Doctor的双肩。

“求你了,留在我身边吧。”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清醒过来,如果自己“无法证明自己的价值”,比起失去生命这件事情,更无法承受的是那个人的孤独与痛苦。

 

然后就被父亲叫去了书房。

“你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虽然一开始没有想把你往杀手那方面培养,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才发现,你一无是处。”

没有一个字能够反驳。所以Doctor只有继续垂头倾听。

“听说你以头脑自满?那么这个你准备一下。”

一个文件袋被扔到了脚边。

“只要你能成功,那么‘Doctor’这个名号将会响彻整个杀手界。那样的话,你留在Commander身边也不会让那个老家伙不满了。珍惜机会吧。”

为期半年的某项任务,从次日开始。

 

【二】

Doctor不见了。

Commander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对,只过去了一个小时。

就在Doctor登上“某辆车”后的一个小时,Commander发觉到这是一次“不告而别”。

无奈的是,即使向Doctor的四个姐姐和三个哥哥追问,都得不到丝毫与Doctor的去向有关的信息。

Commander心中有种莫名的烦躁。

从4岁接触剑术开始,身边就多了一个“隔壁ちねん家的末子”。

那个孩子不需要学习杀人的办法。

这个念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羡慕与嫉妒转变为庆幸的呢?

总觉得在他的注视下,每一次挥刀都多了一份力量。

在受伤的时候,他会负责包扎。

在刀变钝的时候,他会学习磨刀。

以一种朴实的辅助者的姿态留在身边,那样的感觉。

“我是Commander,你呢?”相识一年以后,他才第一次向他搭话。

“我是ゆーり。”

“是‘百合’吗?”

“才不是什么花呢,ゆーり就是ゆーり啊。”

“我不是问你的名字啦!我是问代号。”

“那是什么?好吃吗?”

因为自己出身的やまだ家有着非常严苛的规矩,为了培养完美的杀手而“从娃娃抓起”,所以Commander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天然”的小孩子。

“不好吃。好吧,我是りょうすけ,不过你要叫我Commander哟!”

“那我就叫,嗯,叫Doctor好了!我是Doctor。”

 

让Commander与Doctor的关系突然紧密起来的事情发生在一次针对Commander的生存训练中。虽然跟Doctor没有关系,但他偷偷跟着やまだ家的人到了那座荒岛,然后与Commander一同被留在了岛上。

起初Commander很生气,因为以他对Doctor的了解,Doctor在岛上独自行动的话生存率不会比0高多少。而对于Commander,不仅要在岛上活下去,还要完成一些不能分心的任务,这就象征着他不一定能保护好Doctor。

“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

这样说着的Doctor,用自己的小刀切削竹子做成某种竹筒状武器。然后在遭遇狼的时候,转动竹筒射出藏有毒液的竹签,反杀成功。

“那就姑且算你有自保能力吧。嗯,你就先充当听从指挥官命令的小兵。”Commander算是认可了Doctor。

但是这都建立在“其实Doctor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系数爆表的敌人”的基础上。后来的经验表明,巨大的奇异生物与大型混战是Doctor的天敌,只要碰上前者或是处于后者的范围内,Doctor都不会不受重伤。

Doctor自告奋勇地去探路的时候Commander没有反对。

当那只转了虎类基因的巨大乌贼把Doctor从地面上拉到水里的时候,Commander慌得连剑都要握不住了。是先斩下这家伙的头还是先救出Doctor呢?他有点迷茫。

触手缩紧,Doctor有种自己全身的骨骼都粉碎了的感觉,他只能尽全力喊出一句“先别管我,杀了它!”

Commander于是先杀死了那只怪物。

但是后遗症使得Doctor的身高从此迈不过160cm的坎——这是很久以后Doctor才发现的残忍真相。

当时的Commander紧紧抱着已经昏过去的Doctor,在心中下定决心不让他再受什么伤害。

于是等到两人各自回家之后,Commander拉着Doctor的手对他说,以后遇到困难都让我先面对吧,请你继续当支持我的人好吗。

Doctor微笑着说好。

 

“所以到底去哪里了啊!Doctor!”Commander很生气,后果可以很严重。

 

【三】

在这个国家里面,杀手世家是可以和ZF讨价还价的。因此,ZF拜托杀手做事也并不是有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比如说,为了探索“永无止境的能量来源”而发起的这一项任务,就是为各世家组织里面并非依靠武力的成员准备的。

身边人都是从不同的地方来的天才。

所有人的终极目标是建构一个“能够抵达无限”的能量源。

而在这个目标因为物理学的极限而无法达成的时候,退而求其次地,人们被要求设计某种方法让能量得到最大化利用,来弥补“有限”。

 

Doctor看上去年纪很小——虽然事实上他的年纪是小。

因此被其他人看轻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所幸还有一位“同龄人”。

“我是Saturday,请多指教!”

望着那开朗的笑容,Doctor心中的局促逐渐放开。

“我是Doctor,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大概是年龄造成的惺惺相惜,两个小男孩在研究的时候会互相指点、共同进步。

Commander对研究没有兴趣,所以Doctor和Commander的共同话题是留在Commander的圈子里的。但是,在和Saturday相处的时候,Doctor的每一个兴趣点都能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共鸣。

“这就是我的‘蔷薇十字’的设计方案,你觉得怎么样?”

面对Saturday,Doctor卸下了所有心防,包括这项任务的核心设计,他都毫无保留地与之分享。

“以水晶为能量储存的媒介是一种很好的办法呢。和你相比,我的构想就太普通了。”

Saturday像是受到打击一般叹息。

“不过这个还没能成型呢。”Doctor虽然对于自己的头脑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打击朋友的事情他并不是有意为之。

这件事情很快就揭过去了。

每天晚饭后Doctor都会散步一小时,今天他和Saturday一起在庭院里面漫步。

“Saturday,跟我讲讲你出身的地方吧。”突然间对于Saturday的过去来了兴趣的Doctor忘记了杀手隐藏自己的习惯。

但是Saturday毫不在意。

“那是一个叫DAYS的组织,常年人数维持在二十人左右吧。小一辈里面除了我还有Monday和Friday,不过他们比我大了差不多五岁。”

从Saturday的描述中可以知道,Monday以成为一流黑客为目的,然而意外地是个冒失鬼,而Friday在擅长枪支之余,孩子气十足。

于是Doctor也把自己和Commander的事情与Saturday分享了。

一旦讲起Commander的事情,Doctor就会变得眉飞色舞,完全没有注意到Saturday的脸色逐渐变差,以至于阴冷。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半年之期很快只剩下一个月了。

看见装置的第十七次调试也以成功作结,Doctor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他的进度远超其他人,而且在能量的利用率上也是达到了令人惊叹的98%,基本上己经可以交付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见装置里面发出轻微的不和谐音——

 

距离截止日期还有一天的时候,官方要员将所有研究人员都集合了起来。

“Saturday已经研制出了能量源装置,如果还有谁的研究也成功了的话请立刻交给我们。”

许多研究人员的眼中流露出不甘心的神色。

因为他们都没能得到优秀的成品。

“可以问问他的设计是怎样的吗?我认输了。”某个声音有点突兀地响起。

而要员暂时忘记了保密的原则,顺口说道:“是水晶的能量束缚装置,里面使用了名为蔷薇十字的搭建方法,可以将能量利用率提升至98%左右——”

Doctor原本只是在下面走神,听见这番话后表情立刻变了。

“打扰一下,您是说Saturday使用了蔷薇十字?”

“对。好了废话不多说,有成果的话就早点交过来,没有的话,等到成果验收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Doctor的脑中是一片嗡嗡声。

“Saturday!我听说你的成果是使用了蔷薇十字,可是你怎么能用我的设计?”他质问Saturday。

然而却得到了非常冷漠的回复。

“因为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成功。如果你的设计被认可的话,你就可以高调地和你的那个什么青梅竹马——啊对是Commander——一起过日子了是吧?但是我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从一见到你开始我就想要得到你,怎么可能放任你进入别人的怀抱?没关系,你的东西被我改进之后还是能够发光的,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就可以让我——”

“你开什么玩笑!Saturday,你这是在剽窃——”

“你的重点是放在设计上面?也就是说你并不在乎你是属于Commander还是属于我?”

“我并不属于任何人,所以对于你多余的要求我无法给你回应。我只想说,Saturday,我曾经以为你可以是我在Commander以外可以依赖的人,但是你践踏了我的信任。”

“那你要惩罚我吗?”

其实Doctor的脑子里已然是一团乱麻。

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虽然智商很高但是对于为人处世之道的理解远不及Saturday。

对于Saturday刚才说的一番话他无法完全理解。

不过对于惩罚,他有自己的方式。

“对。你就等着吧。”

 

让Saturday自满的设计是他的蓝水晶。

创意和大体结构都是从Doctor那里抄袭来的,但是总体水准并不亚于本尊。

其实Saturday也是一位优秀的开发者,只是多余的念头让他亲手扼杀了自己的才能。

官员叫他去密室观看最后一次调试的时候,他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他相信“Saturday”这个名号会因此响彻世界,也相信自己终将得到Doctor。

然而在密室里面,他看见了面色凝重的Doctor。

“蔷薇十字最大的缺陷就是持续能力。我现在就能展示给各位看。”

Saturday只能呆立原地,看着Doctor启动能量开关,从回路构型、能量密度等各个方面把蔷薇十字的弱点逐一剖析。

最后Doctor微笑着说:“但是,我的‘真红之锁’却克服了这一点。”

Doctor取出的成品是红色的水晶。

他在一个月以前从装置的不和谐音中分析出了蔷薇十字的缺陷并利用一个月时间将其改进,完整版的东西从来都不可能容许残次品在面前显摆。

“真红之锁的构想是以母晶封锁能量,运用子晶释放能量。这种水晶是以从天然放射宝石中提炼的云母素为基调合成的,能量利用率可达99.9%以上。”

最终结果清晰可见。

Saturday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Doctor去打听Days的情报的时候,得知该组织因为Saturday的失败已经瓦解了。

以真红之锁为起点,Doctor正式走上开发之路。

并且在五年之内让自己成为杀手界无人不知的武器开发者,与成名已久的Geek并列。

当然,这其中也有Commander的功劳,因为Doctor回家后为了向Commander赔罪,自己研究设计打造了一双新剑送给Commander,而Commander使用那双剑在某次事件中“斩杀千人”,这是后话。

 

【四】

等到Doctor以“开发者”的身份在暗杀的世界里站稳脚跟以后,Commander发现,他们早已不是“指挥官与他的小兵”的关系了。

他已经不需要用余光确认Doctor的安危了。

而Doctor的目光也不需要永远围在Commander身上了。

因为Doctor不需要去现场做什么工作。

因为Commander的实力早已强大到不需要Doctor再多担心什么了。

 

【五】

“Doctor,你还记得真红之锁吗?”

Commander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Doctor正在玩着游戏机,屏幕上笨手笨脚的小人努力地躲避恐龙型敌人的追捕。

“记得啊,毕竟是我开发的东西。它怎么了?”随着这个词语一起浮现在Doctor心间的还有名为“Saturday”的身影。

“那些人根本不能应用好你的成果。所以上面说了,想让你来利用一下。这个计划书你看看。”

接过Commander递过来的文件,才看一眼,Doctor就发出惊呼。

“让你组建一支小队?让我负责基地能源?”

“毕竟是上面的命令,不能不服从。好几年过去了,你也要升级一下你的成果了。”

“这个自然。等等,目标是那个‘杀老师’?这是认真的吗?”

这个任务怎么可能有成功率啊?Doctor想。

Commander只能以“拍拍Doctor的肩膀”作为对他的问题的回应。

 

一个星期以后,未来的Sensations的基地的总能源雏形完成。

“给它换个名字好了。那么就叫无限火源吧。”

就算任务成功率微小,Doctor也不想要敷衍了事。这个名字里面有他的期待。

巨大的红色水晶封锁着核聚变反应堆,成为供能的母晶。

在基地的墙体中填埋着水晶拉丝构建的框架,将整座基地联结在一起。

“我们将会有三位使用枪械的伙伴,所以Doctor,你也设计一下应用子晶的枪支吧。”Commander在中心控制室里面调试着联络器,对身处实验室的Doctor说道。

“你还是把名单给我看看好吧,Commander?”

Commander张开空间视窗,把纸质的文件展示在Doctor的视野中。

看完名单后Doctor满脸的不敢相信:“Geek!Scope!这两个人也愿意到我们这里来?”

“有了Geek和你一起从事开发的话,我们的能力可以很快再上一层楼啊。至于Scope桑,也不能因为是老人家就拒绝他。”

当然Commander不会拒绝Scope,那位传奇狙击手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实力还摆在那里。

“这两年声名鹊起的Falcon Jr.和Sonic Hunter,还有好评率100%的Rapid Fire,双枪Bullet,忍术流派的SHINOBI。看来我们真的会很强呢,Sensations。”

更多的可能性会在他们相遇之后出现。

不管任务的结果如何。

 

【六】

如果把目光重新放回多年前解散的DAYS——Doctor并不知道的是,他的“惩罚”奠定了未来他与某个人的相遇的契机。

因为Saturday的失败所造成的连锁反应使得DAYS最终分崩离析。

站在废墟边上,Monday把自己的包裹整理好,然后看向自己的搭档。

“你要去哪里,Friday?”

“反正我不会跟着Saturday的。”Friday没有什么行李,除了他的大提琴盒和里面的枪支。

“可是你知道我——”

“那么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分道扬镳了,虽然我是很不舍。”

Monday有些不甘心地踢起地上的石子。

“那么,终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面么?”

“等到你我都能独当一面的时候,说不定真的可以再次并肩作战了。”

Friday的正义感让他没有办法和Saturday共事下去,而Monday却因为某个约定不能够背叛Saturday。

但是,负责电子战的Monday与负责实战火力输出的Friday,说真的,不怎么能有并肩作战的可能性了。也可以说是,一旦分离了就再不知道有没有下次相遇了。

“等到那个时候我会很主动的,你可不能拒绝我了。”Monday最终接受了现实,缓缓转身背对着前任搭档。

“我很期待呢。”然而那个时候的Friday会错了Monday的意思,他以为只是普通的相遇而并不是有更多的深意。

 

是因为喜欢火才喜欢的红色,还是因为喜欢红色才喜欢的火呢?

抛开逻辑上的怪圈之后,他变成了Rapid Fire,开始了在杀手界的征程。

好评率100%是他的态度。

 

【七】

一切不过是由万分之一的契机联结起来的奇迹。

但是所有的偶然依然是必然。

 

 

END

-----------------------------------------------------

期待着与自分的下次再见。

 

评论(1)
热度(21)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