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某博士的玩火故事

某博士的玩火故事

CP高知+岛凉。第一次写比埃洛同人,惶恐。

其实是清水。

私设通天。敌团大法好。

脑洞大开/逻辑奇异/分段狂魔/OOC预警/对话多于心理

依然有兴趣的话,这边请。

---------------------------------------------------------------

【零】

“我是Commander,现在正在寻找伙伴。需要:杀手及相关者。有意联系XXXXXXXX。R.Y.COMMANDER.”

在杀手界的通用网络论坛里,一条这样的讯息发出之后,马上就淹没在更多更杂乱的信息洪流中。

只有某些像是被命运选中一般的人,才能看到它。

 

【一】

Rapid Fire,19岁,虽然未成年,职业是杀手。

他对于Commander的讯息非常感兴趣。

“非常感谢您的联络,我是Commander,请尽可能多地告知我有关您的实力的信息。”

对于话筒里传来的合成音所说的内容,Rapid Fire一时之间难以理解。

“……我是Rapid Fire,武器是机关枪,实力的话,你是想知道我的任务成功率还是什么别的吗?百分之百,我可以说。”

然后他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于是把电话挂断。

总觉得自己是被骗了。

怎么会有人选择用“电话联络”的方式召集同伴啊?而且还是那个鼎鼎有名的Commander。

要知道这位Commander是个有千人斩的别称的大杀手啊!

所以——其实自己是在不知不觉间暴露了这个藏身之处的坐标吧?

在内心深处嘲讽了自己没有转过弯来的脑回路后,Rapid Fire决定转移。

然后就听见电话铃声响起。

“刚才没有亲自接电话,十分抱歉。我是Commander。”

这次说话的声音自然了很多,是有点低沉的男音,同时夹杂着一丝冷淡。

“我正在召集伙伴组成一支队伍去暗杀某位大人物。任务的完成时间未定,在那之前我们是要一起行动的,这样也是没问题的吗?”他问。

“当然,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Rapid Fire回答得很快。

“那么我现在就把集合地点的坐标报给你。”

Rapid Fire抄下了一段长长的地址信息。

“集合日期为12月18日,非常期待与您的会面。”

Commander单方面终止对话。

Rapid Fire把房间里所有的钱都收集起来,然后收好了自己惯用的枪支。

距离集合日还有7天,那么就一路玩着去集合地点吧。

 

环山线的第9节车厢内。

左手扶着大提琴盒的Rapid Fire此时正在听歌休息。

眼神不露痕迹地扫过此时还在车厢里面的乘客。

对面坐着的是玩着游戏机的小男孩与看书的小男孩——其实也就只是看上去很小只。

靠着车门的是头发蓬乱的“贵宾犬”状少年。

自己身边睡着了的是女子力满分的蘑菇头美男子。

另一边车门那里是两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高中生,校服完全不一样,但是给人留下的感觉是“这是高中生你逗我”。

比较远的座位上有一个随时散发“生人勿近”气息的同样睡着的青年。

最后就是一个抱着竿子蹭啊蹭的高个子青年。

——反正就是看似完全没有关联的一群人。

总觉得自己并不是观察力特别敏锐的人。

“现在到达,山顶洞站。”

随着广播的声音起身的Rapid Fire发现,所有乘客都鱼贯下车。

在此之中是不是有会成为自己的伙伴的人?

九人有序地出站,然后走上了同一条山路,看上去像是要走向同一个目标。

然后那个看书的小男孩打破了九人之间的沉默气氛。

“看来就是各位了呢。我是Commander,所以大家跟着我吧。”

虽然Rapid Fire是吓了一跳——因为他以为Commander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但是还是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是接下来的路途中他还是没有跟任何人说话,直到——

“你也是射击系的杀手吧?”对他说话的人是那个“蹭啊蹭”青年。

“嗯。”他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对方的手。

茧的位置与自己稍有不同,不过可以看出是长期持枪的结果,仔细分辨一下还会发现,对方两手的茧竟然完全对称。

“双枪流?难道你是Bullet?”在自己对年轻双枪使用者的认知中搜寻一番之后,Rapid Fire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啊啊好开心,我原来这么有名的吗?连好评率满分的Rapid Fire都认识我!”Bullet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Rapid Fire的眉毛有些微妙地颤抖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自己暴露得那么快。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小伙子们,你们的实力让老朽惊叹啊。”以这样的话插入对话的人是身穿校服的两人之中高一点的那位。

“哪里哪里,Scope桑的能力我们小辈哪里能及?”Bullet一边笑一边拍拍Rapid Fire的肩膀。

Scope?这个名字于Rapid Fire可谓是如雷贯耳,毕竟是成名已久的狙击手,没想到今天能因为Commander的召集而见到对方。

“在这里聚集的还有什么人吗?” Rapid Fire问。

“除了两位以外我就一个都不知道了,毕竟领域不一样。”Bullet说。

看着走在附近的逐渐团块化的“伙伴们”,Rapid Fire内心有种莫名的激动。

 

“先在这里登记指纹、瞳孔认证。”在隐蔽的基地门口,Commander指挥大家做着必要的准备工作。

等轮到Rapid Fire的时候,他在目录列表里第一次看到其他同伴的名字——不,应当说是代号。

除了他已经知道了的Bullet、Scope、Commander,还有Geek、Falcon Jr.、SHINOBI、Sonic Hunter、Doctor。全部都是混杀手界的人熟知的代号。

他依照流程登记完离开控制台,擦身而过的是身材矮小的男孩子。

一切流程走完,Commander打开了基地大门,领着大家来到中央会议室。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Sensations。”

大家一一落座,伴随着Commander的声音,巨大的团名投影在屏幕上。

“目标只有一个,目前悬赏金额300亿的杀老师。”

黄色的章鱼状怪物投影在团名的旁边。

“在这个任务结束之后团队的解散与否就由大家共同决定,我的说明就到这里,接下来我们就各自介绍一下,代号、武器,再说点兴趣爱好吧。”

Commander看向身边坐着的矮小少年——虽然他们俩其实可以说是“都不高”。

“我是Doctor,武器是我的头脑,本职工作是开发,兴趣是冥想,请多指教。”

 

【二】

“呐呐呐,Fire!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Rapid Fire回过神来的时候,Y.N.大兔子.Bullet先生正挤在他坐着的单人沙发上贴着他的手臂。

于是他连忙推开大兔子。

“在听在听。”然后仿佛是遮掩一般把手上的报纸翻过一页。

刚才走神了,虽然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但是却意外地想起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事情。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Doctor和Commander走得好近?”

一旦涉及Commander这枚子弹就会变成大兔子。对于这样的设定,Rapid Fire表示无奈。

“嗯嗯嗯发现了,所以呢?”手上报纸又翻过了一页。

“所以我在想,Commander会不会厌倦了我所以才对Doctor展开攻势?”大兔子的声音压得很低。

报纸翻页的速度已经不能掩饰此时的心情了,Rapid Fire抬眼看向隔了许多个座位的Doctor和Commander。

Doctor此时坐在Commander的怀里——不不不应当说是两人虽然分坐在两把椅子上但是Commander正搂着Doctor的肩膀——然后Doctor张嘴吃着Commander手中的草莓。

这不对啊,Commander怎么会允许别人在他面前吃草莓!!!更何况是喂别人吃草莓!!!

Rapid Fire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大概是因为你最近得罪了他所以他精神错乱了,跟攻势什么的哪有什么关系。”得到结论之后,Rapid Fire缓缓地拍Bullet的肩膀以示默哀。

不过——

Rapid Fire禁不住又看了那两人一眼。

“我听说Doctor又接了什么任务一直在搞研究,怎么今天有时间出来?”想起自己名为沃尔夫提斯的枪由于与无限火源的连接出现了故障,至今还在Doctor那里调试的事情,Rapid Fire的语气中带了一丝担心。

“也有可能是Commander叫他出来透透气的吧?毕竟是Leader一般的存在,Doctor又是很听话的。”

岂止是听话,这孩子的温厚已经没有极限了好么?

心底想要替他分担一点东西,但是根本说不出口。

因为setting完全不一样。依靠脑力的博士与负责火力掩护的迅猛之火。

或许还是同样冷静的指挥官会更适合?

还是说,是自己想太多了?

“我去看看任务列表,你起开。”Rapid Fire放下报纸。

“等等啊Fire!”大兔子先生跳起来,依然跟在Rapid Fire的后面。

等到两个人离开休息室以后,吃着东西的Doctor和Commander同时看向门口。

眼中都有难以掩饰的失落。

 

【三】

三个月的磨合期过得飞快。

刚被告知“同为枪械使用者,可以试试组成小队配合作战”的时候,Rapid Fire心里是拒绝的。

但是,在接过被Doctor升级的连接上无限火源的爱枪并第一次扣动扳机的时候,Rapid Fire觉得自己的火力输出能力又上了一个档次。机关枪中喷射出的蓝色光华在Rapid Fire眼中是一种极致的美丽。

以及,Bullet的双枪射击能非常完美地将处于自己射击盲点的目标全部覆盖,他的手枪所喷出的绿色火花也是绚烂异常。

第一次觉得配合作战是一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

团里“基本没有作战能力”的Doctor和Geek主要负责武器开发,由这两位大神设计的武器已经得到团员们的一致好评。

大家都是用着不同风格的武器,比如Falcon Jr.就是用手里剑的、SHINOBI比起武器更依赖忍术、Sonic Hunter则是用飞镖。至于“镇团之宝”Commander——这位优秀的双刀流剑士——则是执一对“集顶尖科技于一身”的改造型古代名剑。

Sensations基地中的“无限火源”即能量源,可以给武器附加更强的破坏力,权限层层下放,到了Rapid Fire这里最多可以使用8%,不过这个量已经很高了。

 

“明天就是预定暗杀的日子3月18日,各位是否已经做好准备了?”

在惯例的晚饭桌上,吃着Commander准备的大餐的Sensations团员们,对于Commander的问题纷纷表示“是的”。

然而“准备”这种东西并不容易界定。

杀手只要做好随时被杀的准备就已经足够。

“呐呐呐大家,我们今天聊聊尊敬的人吧。”Bullet突然提议。

也算是一种炒热气氛的办法吧。

“我最尊敬的是‘死神’,因为他可是我们杀手界的神话!”

“我的话是父亲大人!我的名字都是跟着他起的。”

“发明之父爱迪生,毕竟我比起杀手更是一个发明家。”

Sonic Hunter、Falcon Jr.、Geek逐一发表了观点。

“Rapid Fire,你呢?”Bullet问。

“Doctor。”

吐出这个词语的时候,Rapid Fire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原本正处在喧闹气氛之中的同伴们全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要给我制造武器啊,没有武器我要怎么战斗?”连忙把理由说了出来。

毕竟自己并没有什么尊敬的人,所以就只能扯点内容了。

那么为什么会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地说出“Doctor”来呢?

“好实际啊,小伙子。”Scope对Rapid Fire竖起大拇指。

然后大家仿佛是接受了他的回答一般,开始催促Scope回答。

隔着大半张桌子,Rapid Fire看不见Doctor此时的表情。

 

【四】

“早上好,今天的推荐任务列表内任务数量为0,因此请随意地度过今天吧。”

起床的时候Rapid Fire听见床头推送的通知。

其实每天都过得很随意啊,比起单干的时候。

五年前暗杀杀老师失败之后,Sensations被迫成为杀老师的学生跟着他学习了一年。虽然那一年过得很开心,而且杀老师还说“毕业的时候就再让你们暗杀一次”让大家干劲十足。

但是就在毕业典礼的那天,杀老师不见了。官方通缉令也撤销了。就仿佛他们过去的一年都是一个梦一般。

“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因为还没有杀死杀老师。”

因为Commander的这句话,Sensations没有解散。

然后就继续待在一起,直到今天。

手腕上通讯设备嘀嘀嘀地响,Rapid Fire展开空间视窗,看见满脸倦容的Doctor。

“早安,沃尔夫提斯刚刚调试完成,这次是伤及内核所以花的时间多了一点,你是要我把它拿给你还是自己来取?”Doctor的声音也满是疲倦。

“我自己拿,你快点休息。” Rapid Fire单方面强行结束对话。

已经很久没有看见Doctor这样勉强自己了。

觉得心揪起来般地难受,Rapid Fire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心疼全团年纪最小的Doctor。

 

“哟!Rapid Fire,一起吃个早饭?”在他走过饭厅的时候,被Geek叫住了。

“你出来了?Doctor呢?”

“还在实验室里面,不过任务已经做好了所以应该歇下了吧。”

Geek伸手抓了一把小番茄慢慢吃着。

“这次是要做什么?好像持续了很久。”Rapid Fire也坐下了,拿起一块面包。

“Commander的燃和焰不是一直没有修复好吗?这次Doctor弄到了一种比较少见的合金,为了测试性能他熬夜三天!”Geek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比出“3”,“Commander是给了他修复剑的任务可是这次他真是拼得不能再拼了!而且我说我替他测试的时候他马上就拒绝了!”

Rapid Fire缓缓地啃下第一口。

“比起我们,Doctor真是更在乎Commander呢,每一次有关Commander的事情他都是尽全力去做。”Geek仿佛是要吐槽一般,开始喋喋不休一些“Doctor和Commander的互动”的事情。

而Rapid Fire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我吃饱了,今天还要去一趟Scope那边,我也是很辛苦啊~”伸着懒腰的Geek离开了。

Rapid Fire抬眼看向厨房的方向。

在隔音性能满分的玻璃门后是围着围裙的指挥官先生和他的大兔子,两人正在准备第二轮早饭——因为SHINOBI和Falcon Jr.的起床时间都比较晚。

他看着大兔子把鸡蛋打到了地上招来Commander对着额头的一记爆栗,随后面对着Commander的花式切菜法Bullet像个迷妹一般露出崇拜表情——

嗯,很幸福的样子。

他像是要生气一般扔下食物,朝着Geek的小花园的方向前进。

 

Rapid Fire通过了身份验证打开实验室的门的时候,就看见Doctor趴在实验台边睡着,身上都没有盖点东西。

他放下了手上的茶,把Geek的实验服盖在了Doctor的身上。

然后Doctor就醒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只是觉得你直接睡着会着凉所以——”Doctor的起床气很重,这点Rapid Fire不敢忘记。

“你给我泡了茶吗?”

Doctor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甜香气息。

“Geek的白菊和薰衣草。”Rapid Fire回答。

“他会打死你的。”Doctor记得Geek非常宝贝那个小花园,如果让他知道Rapid Fire敢采他的植物绝对要炸毛。

“没事没事,你别让他知道就好。我的枪呢?”

Doctor一边喝茶一边抬手指了指测试柜。

“那我把它带走了,你喝完就回房间去休息吧,在这里还是不太舒服。”

Rapid Fire端着机关枪就去开门。

“ゆーや,你有担心我吗?”

Doctor突然发问。

“为什么没事要叫我的名字?”Rapid Fire回头。

“等等,先回答我的问题啊。”

“有,我很担心。”仿佛例行公事地让词语跳进逐渐冰冷的空气中。

“我不是要听应付我的答案!所以说——会在乎我吗?”

“我一直很珍惜同伴的,如果你要把宝贵的休息时间都拿来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的话,那我也没话说了。”

“那么我就问最后一句。我和Bullet的话,你会更在乎谁呢?”

Rapid Fire盯着Doctor的眼睛,想要从中找到“Doctor问这种不符合他一贯风格的问题的缘由”。然而,他并没有找到。

“难道Doctor你到现在还以为‘在乎’这两个字对于杀手来说是有意义的词汇吗?我们的每一天不都是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吗?”

虽然好好想一想,作为拥有秘密基地的优秀杀手,Sensations的生活没有那么危险。

就算出任务的时候会相对危险一点吧——然而Doctor却不会面临那样的危险。

“如果一定要用在乎谁去界定的话,那么我只能说,Doctor,我更在乎Bullet。”

因为他经常是我出任务的同伴。

因为他的步调我能毫无压力地跟上。

因为——有的时候我会面临跟他一样的难题。

这样想着的Rapid Fire再没有回头看Doctor一眼。

 

【五】

绝体绝命的困境。

Rapid Fire回忆起他22年的人生,都很难再找到一个和那时候一样的情况。

那是Sensations唯一一次接佣兵任务时遭遇的事情。

 

“警告,今日容量已经使用完毕,已经强行断开与无限火源之间的联系。”

对面的子弹雨还没有减弱的趋势,但Rapid Fire的机关枪已经“熄火”。

Doctor的升级让Rapid Fire的枪不用再担心上弹夹的问题,但是同样地,一旦配给能量使用完毕,他也就失去了武器。

现在应当怎么办?他有些慌乱地在面前的尸体身上翻找枪支——可是他真的不大懂用手枪。

一个较大的炮弹在身边爆裂,热浪袭来,他就地翻滚,转移到另外一个掩体。

一不小心,就把通讯器掉在原地。

在Rapid Fire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连续转移了多次,所以完全想不起来把联络器掉在了哪里。

就只好听天由命了吧?这样想着的他又开始摸索下一具尸体的武器,然后发现自己碰到的身体属于活人,以及那个活人是Doctor。

是满身是血的、已经昏迷的Doctor。

“Doctor!”连忙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是手臂、侧腹、肩膀三处中弹,情况只能用危急形容。

Doctor根本不适合一线。

Rapid Fire拆下Doctor的联络器试图联络Commander,然而耳机里只能传来沙沙声,毫无进展。

就只能靠自己了。

幸亏Doctor身材矮小,Rapid Fire想着,如果是Bullet那种大长腿的话自己绝对就只能放弃他了。

他把他背在身后,小心不碰到他的伤口,然后一点一点向后爬行。

能摸到什么武器就赶紧反击一波,然后继续。

在不幸遇到了只能以肉搏应付的敌人的时候,Rapid Fire尽力吸引敌方的注意力,依靠动态视力闪躲子弹,应用着全团倒数的近身战斗技巧周旋着,即使是以最狼狈的姿态也要——至少把Doctor交给其他同伴。

“Rapid Fire!”他第一个遇见的还有战斗能力的就是Bullet。

“太好了,遇见你我放心多了,其他人呢?” Rapid Fire问。

“Commander和Geek已经回到临时基地了,Commander在重启通讯器,Scope、Sonic Hunter和SHINOBI刚刚才经过我,Falcon Jr.在不远的地方。Doctor的情况怎么样?”

“你把Doctor送回去,告诉Commander我的通讯器弄掉了不要呼叫,我现在在用Doctor的。给我点弹药,我要顶上去。”

“你开什么玩笑?Commander说了,这次的事情是他接任务的时候被骗了,任务内容和我们现有的实力毫不匹配,就算任务失败了能全身而退就好了——”

“这跟任务无关。你再转告Commander,可以的话就把沃尔夫提斯的权限提高一点,别的武器我用不惯。”

把自己的机关枪背在身后,Rapid Fire拿了原始型的机关枪与一卷绷带就又冲到了前线。

谁伤他一毫我灭他全军。

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Bullet先生,如果你再晚个一两分钟,Doctor先生就真的没命了。”

Sensations的御用医生在给Doctor做完手术之后说道。

“谢谢您。”

看着手术结束睡得香甜的Doctor,Bullet想起Rapid Fire。

“Rapid Fire已经回来了,因为医生在手术中所以就让Geek先给他处理一下伤口。你去回复给Commander就好了。”Falcon Jr.告诉他。

Commander很自责,因为这次的佣兵任务,差一点就让Doctor死去。

所以在听Bullet说了Rapid Fire的请求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沃尔夫提斯在无限火源里面的权限提升到最高。

当然,Rapid Fire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火力爆发的机关枪横扫战场,将本已尘埃落定的战况完全掉了一个方向,必败的任务也以胜利作结。

可是这真的是一件好事情吗?Commander想起刚才看见Rapid Fire时能从对方脸上看出的戾气。

“Commander。”

“ゆーてい,ゆーり怎么样了?”情急之中,他也忘记了自己定的规矩:平常时候不叫本名。

“没事没事,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别太担心。”

一秒变大兔子开始安抚Commander的Bullet此时比较担心的是Rapid Fire,Geek说Rapid Fire所受的伤的严重程度已经达到能让人休克的程度了,但是他还能撑着,并还要撑着。

 

“以后接什么任务都无所谓,唯一一条就是别让ゆーり去,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这是Rapid Fire唯一一次对Commander“下令”。

明明作为杀手就要有随时舍弃自己性命的觉悟。

“我替他舍弃就好了。”

这样说着的Rapid Fire从来没有放下过自己的枪——只要是出任务。

 

【六】

“所以说,带着Doctor亲手制造的枪会让你有一种Doctor在身边的微妙的感觉?”

点头点头。

“因为怕他出事情想跟在身边保护他但是又做不到所以就努力转变一下自己的,角度?”

点头点头。

“我觉得‘委曲求全’才是你的真实写照!那个追随自己本心桀骜不驯的Rapid Fire哪里去了啊你快把他还给我!”

“你这只大兔子给我死远一点!”Rapid Fire的怒气值达到峰值。

停止打闹之后Bullet表情严肃。

“确实,这样一来Doctor就真的不会遇到那样的危险,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也会因此失去很多可能性?”

“从事开发的话,他没有必要以身试险的。”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在乎他。”

这就是在乎吗?Rapid Fire满脸疑惑。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说你更在乎我啊?我可是有了Commander在的人!如果Doctor去跟Commander碎碎念那么我今晚可能又不能上——”

“你是指不能上Commander的床?”

“你好污!谁要上别人的床啊?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

“你如果死掉了谁来配合我啊?我不敢想象Doctor举起双枪帮我捡漏的样子。”

Bullet安静了半秒。

“我赌五毛Doctor问你在乎谁并不是要知道你想跟谁配合好吗?他的在乎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对他的感觉是不是就是我对Commander的感觉。”

“我又不是一只大兔子,我对Commander能有什么感觉?”

Bullet有种两人脑回路差了几十个弯的错觉。

“我的意思是遵从你的内心去把你的想法告诉Doctor啊你这家伙。”

 

“Commander,燃和焰的重制版在这里。”

当天晚上Commander就收到了Doctor多日辛劳的成果。

“谢谢你,Doctor,休息得怎么样了?”

Doctor的黑眼圈已经淡去了不少,只是眼眶附近有点红,像——兔子?

Commander为自己脑补了某只大兔子的事情感到羞耻。

“我明天再休息一下,后天开始你又可以给我布置点任务了。”Doctor淡淡地说道。

“呐,Doctor,我们之前的那个约定还是不要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看看Bullet对于我喂别人吃草莓会有怎样的看法’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么?”Doctor惊讶道。

“不对不对,原因不是你说‘为什么Rapid Fire和Bullet关系这么好我也想秀他们一脸’吗?别把锅甩给我。”

两个七比丝毫没有想到他们之前是在玩火。

“Doctor,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跟Rapid Fire聊过啊?”

“没有。我跟他能有什么好聊的啊?”

“你是他尊敬的人哦,只要你肯开一个话题他就会聊下去的吧。”

“那又怎么样?这种五年前的事情他只是说着玩的吧。”

他大概只是说着玩的,可是我却动心了啊。

可是这样的心情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你都不去试试你怎么知道啊?”Commander推了推Doctor的后背。

 

于是“被闺蜜怂恿”的Rapid Fire和Doctor相遇在休息室。

“……”

一阵沉默。

“我可以继续早上的话题吗?”Doctor鼓起勇气,“Rapid Fire,你会在乎我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不是Commander以前说过的那样——

“会。”Rapid Fire斩钉截铁。

不对不对,并不是这样简单的词语就能说完。

“有多在乎?”

“大概就是‘看不见的时候会想念,在一起的时候会留恋’的程度的在乎。”

Doctor的脸慢慢红了。

“我最尊敬的人是Doctor,这件事情不是说着玩的。”Rapid Fire一本正经道。

听着这句话,Doctor有种“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的错觉。

“因为有Doctor,所以我才能放手去战斗,所以——Doctor是能让我安心的存在。”

“所以我们能不聊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了吗?”Rapid Fire声音诚恳。

“不能。”

一票否决了Rapid Fire想了很久才准备好的话,Doctor心情大好地向外走。

“等你比以前更在乎我的时候我再换下一轮话题。在那之前,你还是继续努力吧。”

 

【七】

我只是担心某一天不再是你眼中的唯一。

所有的一生悬命都是为了能留住你的目光。

不过,如果能够确定你的心意的话——

我是不是可以考虑真的把关系拉近一点?

 

END

---------------------------------------------------------------

我觉得时间轴有点略乱,以后会精修的。

这篇算是同人处女作【躺平】

希望阅读的你会喜欢我笔下的敌团,并请继续期待“敌团大法好”的后续故事,不胜感激。

 

评论(3)
热度(67)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