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无色无味.苦 1

这个系列终于被提上日程。

一年都过去了不是吗w

酸甜苦辣咸,一共是五个角度。

苦line主要是薮光相关。

但是tag再说吧。

——无声无息是岛凉为主,无色无味是tkk为主。

请随意体验第一章,感恩。

---------------------------------------------------

 

【一】

每天下午,按照研究所的惯例,有半小时喝咖啡的时间。

薮宏太端着放满杯子的托盘,沿着木质楼梯向下行进,走到最深处的门前,施加了魔法的门在感知薮的魔力波长之后便为他自动开启。

“宏太,你来了啊。”所长的视线从材料上离开。

“父亲休息一下吧。大家也是,咖啡拿过来了。”

房内的各种魔法灵光逐渐收敛,十几位研究员聚集到桌边。

薮环顾室内一周。

墙上巨大的倒计时牌有些刺眼。

“还有一周了,成果如何?”他顺口问道。

所长长叹一口气。

“雄也以外的所有孩子,都失败了。”

失败了啊。薮在心里也和父亲一样有些哀伤,这个研究所是在薮出生那一年建起来的,里面最重要的研究也只有这么一个,如今得到的成果远远不及期待,恐怕再这样下去研究所就得撤走,而在这里的所有研究员——

都得上战场去了。

这里没有一般人。就连负责清扫的人都有职业,也就是牧师。

最开始对职业的划分就有些不够精准,牧师是所有可以和光与治疗之神产生共鸣的人的统称,这位拥有一整套神话体系的神赐予牧师的能力是治疗,虽然根据各人体质和后天锻炼会在能力强度上有差别,但是这种能力只有牧师拥有。

薮的父亲十五年前为了将当时被要求停止训练上战场的整校学生保下来,提交了一份量产后天型法师的规划书,组建起研究所,从而将近百名牧师变成了研究员,至少多活了十五年。

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谁都不能违抗军方的命令。

“不管结果如何,所长,至少我们努力了。”

年纪最小的研究者八乙女光一口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都吞了下去。

其他人也逐渐扫清了颓态,互相鼓励了一番。

“光,等一下要一起去看看雄也吗?”薮走到八乙女身边。

“嗯,今天晚上是轮班到我和高木研究员一起去给他们做记录。”

八乙女从柜子里拿了新的记录本出来。

 

十五年前,军方从帝国各地的训练场淘汰出来的孩子们和弃婴中,挑选了二百人交给研究所进行量产实验。脑部改造过于精密,几乎每年死亡人数都逼近三位数,所以新的材料也要不断补充。

唯一一个从一开始活到现在的就是那个接近成品的雄也了。

他是个战地医院里抱出来的弃婴,护士说他是法师的孩子,但是那个法师因为伤势过重生完孩子就死了,没有什么亲戚能够依靠。

给他进行脑回路刻写并不困难,大概是因为他继承到了母亲的职业,但是后天型法师的制作要点并不是“要能使用法术”,而是“要能学会新的法术”。

直到一年前他才终于完成了最后一次脑部改造,扩大了记忆能力,能够通过学习原理成功使用新法术,成功率超过50%。

薮和八乙女由于和雄也年龄相仿,也都是从小待在研究所里,所以熟络起来,是要好的朋友。

即便身份是研究员和实验品。
“其实,我们也是雄也的实验品。”

八乙女一边把雄也的身体数据记在本子上一边突然冒出这句话。

“你们还没有教我修改记忆的法术呢。”

雄也在他的小床上打滚。

“因为异族不依靠人类的记忆系统传递命令啊,这对于战斗来说是无用的法术,就不给你学了。”

薮说道。

“不对哦,宏太,因为那是对人法术,而我要做的是应对军队。”

雄也抬起手,脑中高度压缩的信息流瞬间激发,调动起魔力,将他和薮、八乙女之间分隔的钢铁栅栏变成了齑粉。

“你什么时候学会——”

薮不禁退后一步。

“因为,求知欲啊。”雄也走到那堆粉末面前。

没有离开那个变成了笑话的牢笼。

“你不能离开这里,雄也,如果失去你,这一整个研究所就一点成果都没有了。”

薮的声音有些发抖。他一直跟着母亲学习精进治疗能力,几乎不懂什么应对法师的东西。

“光,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哦,你能不能亲口告诉宏太,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雄也抬起手,粉末凝聚起来,构建成三把椅子。

薮惊讶地回头看八乙女,后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抓着本子的手指在颤抖。

“你刚刚才说你不会——”

“我确实不会修改,可是窥探的法术,我已经学会了。”

雄也坐在椅子上打了一个哈欠。

“......我爷爷是上将,他要我监视这个研究所,所以从我被测试是个牧师的时候开始,我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监视。

薮不经意往旁边移动了一步。

“他每个月都会给上面汇报情况,虽然他总是美化,但是上将大人终究起疑了,准备提前关掉研究所啦。”

雄也甚至开始抖腿。

“原来,光的志愿是参军吗?”薮用力呼吸了一口变得冰冷的空气。

“我们难道有选择吗?”光猛地将记录本丢到地上,“我爸爸不想进军队,后来被我爷爷亲手处决了,那年我才四岁,就得坐在那里看着他是怎么被杀的。”

“我不是责备你,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瞒着我。”

“你放心,所长对我的事情心知肚明。”

房内再度沉默。

“不管如何,我一直都把你俩,宏太和光,当做我最重要的朋友。”

雄也站起来,走到薮和八乙女面前,拉住他俩的手。

“但是,今天,我非走不可。”

在薮和八乙女做出反应之前,两块手帕捂住了两人的口鼻。

高木研究员将两人弄昏,抱到雄也的床上。

“走吧。”

“嗯。”

高木研究员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出了逆反心理。军方禁止用于实验的法术,他照加无误,终于制作出了完美的成品,一个不管是应对异族敌人还是压迫职业者的当权者都游刃有余,坐拥上万种法术,每天有三十个法术位,并且还能继续成长的最强法师。

“那么从今天起,你就叫做高木雄也了。”

高木雄也并不讨厌这个研究员,也乐于将对方称呼为父亲。

当晚,研究所着火,所有研究资料毁于一旦,绝大多数研究员死于火灾,唯有所长夫妇、薮和八乙女四人生还。

以及一名研究员和一个实验品失踪。

 

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比如薮和八乙女都参军了,各自努力在牧师能够胜任的职位上有所建树。

于是在他俩再次见到高木雄也的时候,薮听见自己发出了一声叹息。


TBC

评论(1)
热度(11)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