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薄暮冥冥 1

知高ABO

私设非常多。

给我们可爱的 @Imusak 太太体验。

高亮。

可能不会继续写。

可以结合记事本的别册第一页观览。

可能明天就隐藏了。

此脑洞非常虐心,但不是今天。

-------------------------------

【0】

如果神明能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让那个人有万分之一的机会直面危险。

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去保护他。

我愿意用我剩余的生命去陪伴他。

 

【1】

知念检察官一家住进了二丁目的新家,一周后知念夫人带着四岁的儿子侑李去新的幼儿园报道,次日出门晚了一点,遇见了邻居家也准备上学的孩子。

高木议员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年龄跨度超过十岁,这天是九岁的次女、七岁的次子和四岁的末子一起去上学,在门口遇见了知念母子。

“阿姨好。”三个小孩子同时鞠躬。

“你们好。”

知念侑李跟着母亲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得知儿子跟高木家末子刚好是在同一家幼儿园上学以后,知念夫人就让两个小孩子牵手走,就当是熟悉朋友。她还拜托高木家的孩子们晚上放学也带着儿子回家,毕竟自己也有很多工作要做。

知念一路上被同龄的小孩子掐了许多回,他个性并不外向,一直闭着嘴不说话。

等到了幼儿园门口,高木家末子才放开知念,跑跳着进了幼儿园。

知念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正准备进去时,被高木家次子拉住了。

“对不起啊,那孩子有的时候会调皮掐人的,我帮你摸一摸。”

稍微大一点点的温柔手掌覆盖在被掐出来的浅红痕迹上,轻轻地抚摸过。

“没关系的。”知念的声音很小很小。

“回见!”

等到知念被放开的时候,掌心没有留下丝毫痛感。

高木雄也。那天下午知念就知道了那个对他温柔的高木家次子的名字。

之后,他每次上学放学都是牵着对方的手了。等他上小学,刚好也跟高木家的孩子们同校,于是继续一块儿走。

直到他上四年级为止。

因为那个时候高木进了中学,没办法再像个小孩子一般快乐地牵着手了。

这对于两个人的友谊并没有影响。对知念而言,对方依然像是自己的亲兄长一样。

 

教育法规定,学生的义务教育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三年级一共是九年。年满十五岁的孩子会逐渐迎来属于他们的“性别分化”,无论男女,都可能分化为alpha、beta和omega。分化为alpha和omega的人分别需要在专门学校进行为期三个月和两年的学习后才能回到普通高中继续学业或者参加工作。而beta和未分化者都不需要额外进修。

与性别分化相关的系统性科普教育是在小学四年级进行。

“你看,ABO分化手册上面写着,omega普遍身材娇小,所以知念将来肯定是个omega。”

知念的脸色立刻变了,将手上正在看的课本奋力丢向嘲弄自己的同学,然而他确实身材在同龄人中偏矮,力气也不够,书很快就掉在了地上,并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

以前,知念相当于被高年级的高木罩着,不会被高年级骚扰,同级的又都年纪小,还算融洽。但是现在男孩子们一个接一个长高,只有他还没有变高多少,果然变得有些格格不入。

然而嘲讽不会受罚,丢书却会。老师正好目睹了知念的动作,没问来龙去脉就罚他抄一遍校规,抄不完不能回家。

高木在校门口没等到知念,于是从学校隐秘的偏门附近翻墙进了学校,摸到了知念的教室里,看见对方埋头抄写的样子。

“还不回去吗?”

知念没工夫抬头,一边照着奋笔疾书一边回答道:“被罚抄校规了。”

“我帮你。”

高木拿了一张新的纸,看了一眼知念正在抄的地方,推算了一下进度后在新纸上模拟知念的笔迹写,等到知念把一整张纸写完以后,他的那张也基本上完成了。

“哇,正好接上了。”知念将高木手上的抄写拉过来对比。

“那你接着弄完这张,我先写下一个。”

有了高木的帮助,校规抄写耗费的时间缩短,知念独自把罚抄叫到了办公室以后还听了十几分钟不能打架的批评教育后才被放出来。

“为什么会被罚呢?”回家的路上,高木问道。

知念没有回答。

“嗯?为什么不说话呢?”

“我以后,会分化成alpha的。”

知念猛地冒出来一句。

高木皱眉一瞬。

“还有好多年你才会分化,现在不用考虑这种事情的。”

“是beta也可以,反正,不能是omega。”

知念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之中。

“都可以啊,不管往哪里分化。你就是你,不是因为第一性别,也不是因为第二性别,而是因为你的意志,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高木举起双臂伸了个懒腰。

 

“隔壁的高木议员吗?他是alpha,高木夫人是omega,听说已经分化的长子长女也都是alpha,这家人几乎是天生做领导者的。”晚餐后,听见儿子的打听,知念夫人回忆着邻里聊天的内容。

Alpha适合当领导者。这是在ABO分化手册中写着的。

“这种家庭就是比较守旧的ao家庭了。侑李,爸爸是beta所以体现不出来,不过你大伯家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是alpha,但是你大伯母是beta。毕竟alpha和omega的数量都不多,想要最契合的伴侣太难了。”知念检察官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一眼桌边喝水的儿子。

“守旧的家庭,将来也会让他们的孩子按照父母的方式结婚吧。”知念问。

“他家之前出过两位议员了,为了家族形象的话是有可能这样下去的。”

知念不清楚他此时的心态是什么了,可能是在依赖吧,他应该是不希望离开高木的。然而高木家出alpha几乎是常态,自己可能只有分化成omega才能——

该怎么办呢,怎么样才是最好呢。他感到迷茫。

一旦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交流的时候就会变得扭捏。高木不止一次看见知念魂不守舍的样子,终于严肃认真地和他开始了深入的交流。

但是那在知念说出“如果我分化成了omega,雄也可以娶我吗?”的时候,一切严肃的氛围都被打破。

高木笑了出来。

“严肃点。”知念盯着他。

“可以啊,当然可以,不管你分化成什么性别,你喜欢我的话,我当然愿意和你待在一起了。”

“......我是说娶我。”

“你还太小了,娶什么娶。”

那么挡在面前的障碍就是时间了。知念想。

 

春去秋来,等他考进了高木读的中学的时候,高木由于未产生分化迹象而直接升读高中部。两人的相处变得更加容易,知念焦急地等待分化,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变成学校里几乎没人不知道的秘密,然而再进一步猜测以前,高木都没有分化。

高中毕业的时候,不管是否分化都会做一次统一体检。知念觉得,恐怕高木只能通过那次体检才能知道第二性别是什么了。

三年级的最后时节还带着浓郁的冷意,高三学生考完了大学入学考试,只差一个体检和毕业典礼就能离开校园,而中学生还得再上学一周。

“上午就能出体检结果,下午领完证书就正式毕业了,今天我父母要带我去聚餐,所以放学以后你自己回去,我们明天再见面。”

“好。”

知念其实是无心上课的,alpha、beta、omega的事情在他脑中翻滚。高木到底是什么,将会决定很多东西。

他的脸颊逐渐发烫。

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充斥一种淡淡的甜香,但是过得久了又多了一丝薄荷的辛辣感,有侵略性,但是也可以包容一样。

终于有鼻子比较灵敏的同学发现了原因。知念侑李开始分化了。

老师们立刻将他隔离,也抽取了血液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的第二性别是alpha。

被打了一针抑制剂恢复到了平常水平的知念,在得知自己的第二性别时如坠冰窟。

Alpha和alpha是肯定不会结婚的,高木真的不能娶自己了。

他申请回家休息,校医批准了,刚分化的人就算是alpha也会比以往虚弱,是该多休息。

不过知念没有回家,而是打车去了高中,想要亲口把自己分化的消息告诉高木。

他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要过去之后,就欢欣雀跃地等待着抵达目的地,手机丢在了一边。

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平常能秒回他短信的高木,那个不管什么时间好像都在看手机但依旧保持着学力巅峰的高木,这次没有回复任何东西。

直到他在举办毕业典礼的礼堂中,从高木的同班同学那里得知高木被父母提前带走的时候,他才惊慌地发觉到自己对高木说的最后一句话,可能只是一句“好”而已了。

高木的电话号码,第二天就被注销了。

而高木议员也带着全家搬走,似乎他们根本就没有回到那座宅邸,只是叫了搬家公司去处理掉一切生活过的痕迹而已。


TBC

评论(2)
热度(21)
  1. Imusak述说者DAQ 转载了此文字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