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Dangerous 5

这大概是骗更again

-----------------------

【五】

时间的流逝对于吸血鬼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意义,毕竟他们已经超脱了一般意义上的生死,自然也和时间割裂开来。

两年以来,山田凉介游历于各座城市,现在就到了高原城,一个由教堂和猎人协会共同统治的城市。

他将今晚的最后一口酒吞进肚里,酒精滑过咽喉带来微弱的灼热感。这种烈酒也不会给他的感官造成多大程度的麻痹,只不过稍微会让他转移注意力罢了。

山田丢下几张钞票,有些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走的时候,门外传来的气息让他眉心一皱,立即发动了他最擅长的隐身术,随后推门而入的猎人们果然并未察觉到他的存在。

看来是级别不够吧,毕竟这里的猎人协会分部是个三级分部,强者很少。
山田冷眼看着那几个估计是新手的家伙走向吧台点饮品,正准备离开,却意外地看见了一张颇为熟悉的脸。
虽然对方长大了两岁,但还是能清楚地分辨出来。
中岛来弥,他的契约对象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最后一个血亲。

中岛裕翔的脸在一瞬间清晰地浮现在他刻意遗忘的脑海中,戒指化的灵魂颤抖起来,让他觉得他的魔法都要坚持不住了。
然而他没机会回忆过去或者任由自己动摇,因为来弥对着他的方向举起枪,扣下扳机。
普通子弹击中山田身后的墙壁。毕竟不是银弹,不能对隐身化的山田造成任何伤害。
而来弥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他只是察觉到了视线才会开枪的,这么说来只是自己太多疑了,果然是过分刻苦训练带来的弊端吧。随即他转向自己的朋友们,接过给未成年的他点的石榴汁。
山田心中突然有些酸涩感。对于现在这样的来弥,他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那和中岛裕翔是否离开没有关系,大约只是他作为山田家的一员的义务之一,可他却没有做到。

追根究底,是他为了留下哥哥的命而放弃得到弟弟的能力。但也并不是没有完全之法,如果他从前没有反复对着中岛抱怨的话——山田周身的波动强烈起来,猎人们纷纷察觉到不寻常,掏出武器和术式,山田只能忙不迭地退走。
二十年如一日的俊美容颜,今天也能让他迷倒站街的女孩得到饱餐的血液。在小巷中耽误了五分钟后,山田用一个他觉得很优雅的姿势将餐巾纸丢进小巷出口的垃圾桶里,视线扫过马路对面。
好像看见了一个值得让他停步的人,让他再度揪心。
山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个人影转过街角消失,他觉得他应当追上去。
隐身状态下的他高速移动,然而另一个街区上早已没有他以为他看到的人了。
也对,大约能说是自己在妄想。
山田落在地上,前面不远就是教会的区域了,他觉得他尽早回去比较好。
身边的面包店门上挂着的风铃响了几声,随着一句“明天见”的声音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青年。
手中抱着的牛皮纸袋里散发出的小麦香气将空气中的暖意提升。
山田望着眼前的人,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是问他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穿着教会的袍子,还是告诉他自己很想念他。
而中岛裕翔隔着一层平光镜,看着不远处的山田,逐渐显露出喜悦。
“你终于来了。”

“嗯,我来了。”

契约果然没有断,山田的各种隐匿魔法都不会对中岛欺瞒。

中岛快步走开,就好像他刚才那句话根本没说过一样,山田慌忙飞过去,跟在他后面。

“你去哪里?”没有回应。

“你为什么不说话?”中岛依旧沉默。

“中岛裕翔!你被教堂割掉了舌头吗?”

中岛在合适的时间转身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小楼,山田只好继续跟着他登上狭窄的楼梯,进了一个小套间里面。

“舌头当然还在的,只不过在大街上讲太多话会被当成疯子吧。”中岛放下纸袋,搬出椅子示意山田坐下。

然后从铜制水壶里面倒了一大杯散发柑橘清香的水给他。

“......你应该知道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山田一饮而尽,将杯子递回到中岛手中。

两年不见,他又高了一点,身形也单薄了,头发剪得更短,嘴角的疤痕近看起来多了一些复杂的意味,大约是更好看的,山田想。

“对不起,我跑走了。”中岛的手指捏紧那个杯子。

“嗯。没事的,错都在我。”

山田握紧右拳,他的戒指立刻浮现出来,只是他难以找到合适的递出时间。

“你还......愿意让我继续拿着你的戒指吗?”中岛问。

山田的手没能继续握着他的戒指,中岛看见那微弱的金红色光芒落在地上,在老旧的木地板上翻滚了几圈。

“这次,你不会再走了吧?”

山田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我,一直不够理解你,不管是山田先生,还是凉介。可是以后,我一定会努力的。”

山田突然就被中岛拥抱了,他甚至感觉到隔着袍子的中岛的项链上十字架的轮廓。

“要恢复契约的代价,并不便宜。”他伸手一勾,地上的戒指稳稳地飞回他的手中,而他也牵起中岛的手,将戒指套在中岛的左手中指上。

“是什么呢?”中岛对视着山田的双眼。

山田的冰冷嘴唇覆上来,在让他无比怀念的唇瓣上磨蹭,随后重重地挤压上去,就好像他坚信通过接吻可以征服一切一样,两个人的拥抱收紧,呼吸着对方的呼吸,直到中岛觉得自己要没气了才被放开。

“我要你比以前,更需要我。”

能够重新遇见他就够了,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慢慢把失去的东西补回来。中岛裕翔依旧是他山田凉介会拼尽全力保护的人,围绕着两个家族的契约也不会消失。

中岛缓缓拉开领口,让山田将尖牙没入,吸取血液。

 

水晶球上浮现了一丝阴霾。

喑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回响。

“他来了吗?”

回应这句疑问的是那片阴霾的四周起伏不断的波浪般的光芒。

“我们的神传下了新的旨意,现在就去将信徒中岛裕翔召来,在后殿向他传达。”

而一切终于暂时归于平静。


TBC

评论(2)
热度(1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