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下】一晌贪欢

难以表达自己的恋慕之情的被蒙在鼓里的温柔TKK*从一开始就装着无限心思后来确认了情感的狡黠CN。

【上】

-------------------------------------------------

一晌贪欢

 

【零】

知念侑李并不知道是谁开启了那条锁链。

但是,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等奖是,知念侑季。”

校长口中说出的东西成为烦扰他许久的罪魁祸首。

李和季,发音上差了七行,即便字形相似,也没道理多写一笔呀。

“知念君说,他是百合不是雪。”

“都是白色的有什么区别吗?”

对于玩起文字游戏的同班同学,他无言以对。

再加上他在学校里也曾多次被欺凌,所以他渐渐疏远同龄人,当时他只是初中生,不过经常跑去跟高中部有关联的社团活动,认识了很多高中生。

他在玩音乐的社团里认识了唱歌非常棒的薮宏太,薮也很关照他,于是两人的友谊持续了很久。待到他大学毕业寻找工作的时候,薮介绍他去薮所在的公司面试,后来顺利被雇用,还因为专业对口送到了薮所在的部门。

唯一的麻烦大概是知念明明二十多岁了,身高还迈不过160大关。

 

在上回老家的新干线之前,知念有点想去洗手间。

他带着箱子进了隔间,坐在抽水马桶上,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在梦里他复习了一遍昨晚看的深夜剧的剧情,家庭伦理剧是那么好看,貌合神离的夫妇、离家出走的妻子、仇恨父亲和后母的儿子、怀着目的接近家庭的兄弟......每次回忆都让人更加期待下一集,他想着想着就醒转过来,差不多到点上车了——

袖子却变长了,腿也一时之间够不着地。

这真奇怪。知念卷起袖口,打开隔间门,靠近洗手池。

镜子里映照出一张稚嫩的脸。

他变回了他中学时期的样子。

 

报警是不可能的,毕竟警察不会受理这种漫画中才出现的情节。

能确定不是魂穿过去,是因为口袋里还放着他的工牌、车站报摊的报纸抬头还是平成29年。

那么自己可以到哪里去啊?

总之他先打了一辆车回自己住的公寓,把箱子丢在房里,翻箱倒柜找出唯一一套自己当做纪念留在身边的中学时代穿过的休闲服,手机关机,走出家门。

他关上门的时候才想起钥匙落在了房里,然而房门已经自动上锁。想找公寓管理员开锁也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在这座城市里认识的人也都集中在公司,于是决定过去。

虽然凭借他优秀的记忆力,走到公司没什么困难,但是到了以后,他开始犹豫如何形容这个状况。

薮正要出差,没办法照看他。

其他同事大多住在家里,何况跟他的熟悉程度也就止于打招呼和分配工作。

然后他就想起来了高木雄也。

那是跟薮同龄的隔壁部门经理,在一个月以前的聚会上认识的,为人算是温柔善良,前几天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而且也是知念非常在意的人。

就决定是他了。

 

“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吗?”

被前台的接待小姐姐询问时,知念才想起自己难以说出具体情况。

“我......我是来找我的父亲的。”

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想打死自己。一定是昨晚的电视剧的错,让他今天还沉迷家庭伦理。

“你的父亲是哪位呢?”

“他叫高木雄也,是部门经理。”

知念把高木的电话号码和工号都背了出来。

“好的,我现在就联络他。”

忽然很期待看高木的表情。知念想。

 

【一】

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对于突然出现的“儿子”,一定都会当成笑话吧。

然而看起来高木是认真地检讨自己有没有私生子了。

总之,发挥一下自己多年追剧经验,做一个优秀的表演者吧。知念心里想着,嘴上已经说出了一整套“未来发生的事情”。

然后,立刻就被相信了。

不管是自己处于好玩心态随口选来当名字的中学时代的绰号“侑季”,还是有关于“父亲和爸爸”的男男生子理论。

而且让高木失落的点居然在于,在知念的玩笑话里面,他的工号还跟以前一样,所以他十几年都没升职。

知念不由得怀疑起高木雄也是怎么当上部门经理的了。

“不哦,父亲未来是总监了。”他喝了一口果汁,迅速补充设定。

高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心起来。

“但也正是因为当总监,”知念继续公布设定,“父亲为了业绩越来越冷落爸爸,爸爸才会离家出走的。然后我为了找爸爸出门,一不小心迷路了,钱包跟手机都被偷了,还到了这个我不存在的时间点来。都是父亲的错。”

其实剧情发展到这个层面,高木肯定会起疑的。

然而高木做的事情竟然是认错。

知念突然觉得,未来要维持这个设定还挺艰难的。

结局就是知念被高木当成儿子带回家去了。中途知念还收到了高木一句非常珍贵的“你爸爸说什么都对”,转换一下立场不就是在夸奖自己嘛,知念这样想着又乐开了花。

 

高木住在车站附近的一套2LDK公寓中。

“原来父亲以前住在这么小的房子里啊。”鉴于还只是新进社员的自己都住在这种尺寸的公寓里,知念决定激励高木努力挣钱买房,于是从未来人视角给出评价。

“那你住在多大的房子里?”高木问。

“是一栋三层的洋房哦,还有独立的游泳池和大车库。”

这下肯定能让高木下定决心挣大钱。

这么想着的知念,冷不丁听见高木用特别期待的声音来了一句“好儿子,还记不记得彩票头奖的号码?”,没忍住心中那个想吐槽的小人的诱惑,立刻送给了高木一记白眼。

“那种东西谁会花心思记啊?又不是人人都能穿越。”

高木连忙转移话题,问道:“侑季晚饭想吃什么?”

“饺子!我跟爸爸都特别喜欢吃父亲亲手包的饺子。”

又是一句真假掺半的话。知念本人热衷于吃饺子,但是他并不知道高木的喜好。

高木这个人,性格实在是,太温和了。

明明不会包饺子,却愿意为了“以后养成的习惯”而在当下选择学习包饺子。

知念突然觉得,高木对待他真正的孩子一定是百般溺爱的。毕竟当他坐在对方身边,看着他用笨拙的方法拌馅,还能露出分外爽朗的笑容配上一句“包你满意”,连心跳都会为之停滞。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喜欢上我呢。知念想。

对只是新人的自己抱以关注,对能交换到联系方式而无比喜悦,到现在,能为所谓的儿子努力做菜。

视线突然被高木往手上戴的戒指吸引了过去,好像以前他就在哪里见过一样。

哦对,酒吧街。

那大约是在知念初中的某一段时间,他总是被几个朋友拉着去那里,装扮成一个甜美的小姑娘,推进醉酒男人的怀里勒索零花钱。

这也是他后来疏远同学的原因之一。

可是确实有一次,当色眯眯的醉汉将手伸向他的羊毛衫内侧的时候,他看见戴着有颗星星的戒指的高中生,握住了醉汉的手腕。

“能不要对我的人出手吗?”那位脸上写着“我是不良”的高中生将醉汉甩开。

“啊,那个,我......”知念扯着围巾,局促不安。

“你年龄还不够吧?这种地方不适合你这样的女孩子,我送你到路口。”

显得宽厚的手掌伸到了面前。

知念点了点头,伸手握住。

原来是他啊。思绪回到当下,知念被高木“一心一意”的表白话语弄得面红耳赤。

早在学生时代,就有幸认识你了。

喜悦感让虚幻的父爱都多了一丝温暖。

 

【二】

高中校园里回荡着浓郁的节日气息,各个班级的摊位都在招揽客人。

虽然还只是个初中生,但是知念应熟识的高中学长的邀请过来高中部参观,于是不得不加入到这股他并不太习惯的气氛中去。

“刚做好的田乐烧,要来一串吗?”

旁边一个卷起袖口扎着毛巾的学长招呼道。

知念顺势看过去,眼角的余光仿佛看见过那个将做好的豆腐串放到桌上的人的侧脸,但最终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那么,请给我两串豆腐吧。”

里嫩外香,咸淡适中,知念不由得又掏出几个硬币追加。

“还要试试茄子吗?”兜售学长问。

“啊不,我不吃茄子的。”知念把钱递过去。

“那就继续上豆腐。高木,看来把你从表演组拉过来很有用啊。”

兜售学长对着身后吆喝。

一声听不真切的“哦”从烟雾中飘荡开。

所以才会有熟悉的感觉。知念看着面前的豆腐田乐烧。

以及桌子对面坐着的那位大口吃卷心菜色拉的高木。

 

被当成儿子溺爱,少不得被“父亲”按在浴缸里洗澡的环节。

对于高木来说还是父亲给儿子洗澡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对于并不是真儿子的知念而言,实在是太考验演技和承受力了。

憋笑、保持放松,放任高木为自己清洁等等。其实都是让他有些害怕的事情。

昔日由于用刀不谨慎造成的伤疤,现在也尽责地在手腕上提醒着他。

高木温柔地在知念的头上搓出一大片雪白的泡沫。

知念盯着面前漂着的小黄鸭陷入沉思。

时间在温暖舒适的浴室里,并不是决定任何事情的因素。

仅仅一个月的相处,就足以让知念迷失于幸福感中无法自拔,对于这种生活的不舍,和对于高木在这一个体的重视,让他能勇敢起来,在高木的左脸上主动亲一口就跑。

不过肯定又是被当成儿子了。

能打破这场梦的,果然是薮吧。

在公司里,只有薮见过初中时期的知念侑李。

 

【三】

知念曾经设想过如果被高木发觉不是穿越而是变小该怎么办。

可是当高木真的把他逼问到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阐明的时候,他正穿着高木给买的睡衣,昨天刚洗过还带着柔软剂残留的柠檬香气,沐浴露的薰衣草芳香蒸腾着脖子,正是个适合睡觉的环境。

他就凑上去,主动吻了本来应该继续修剪指甲的高木。

对啊,是我啊,你终于明白我是多么喜欢你对吧。

身体瞬间就被手臂环绕,但是还来不及加深的时候,就被推开了。

知念微微张口,可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你让我冷静一下。”高木这样说。

“你会讨厌我吗?”

音调中有些颤抖,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会。”

他看着高木走出房间,关上门,不久后隐隐约约听见水声。

正因为是个小孩子,所以才会被推开。

知念埋头在被子里。

委屈,想哭,想长大。

想变回成年人的姿态正经谈恋爱。

想告诉他,早就已经知道他了,早就喜欢他了。

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啊。

当他迷迷糊糊地重新爬起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于是之后的鱼水之欢,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不问起始,不问缘由,只需要把握住当下的欢愉。

 

直到他的头撞在了隔间的隔板上。

知念下意识地四处张望,他正坐在一个马桶上,靠边打瞌睡。

口袋里放着工牌,行李箱摆在脚边,车票上写着9月4日,手机上显示距离这班回老家的车抵达车站还有半个小时。

他拉开门就飞奔起来。

跑出站了才想起来没拿箱子,匆匆忙忙回去带上。

“我,这次不回来了,公司有新的任务给我。但我下次回去的时候,真的,会把我的恋人也带回去的。”坐在开往公司的出租车里,知念给父母打电话。

总算是能在梦里做一件有用的事情了。

下车后,知念远远地望见高木走到了前台,又拖着箱子开始飞奔。

“知念君——”高木吃惊地伸着手。

“大半天不见,就把之前的事情都忘了吗?”

知念丢开箱子,扑到高木怀中,双手抱着对方的脖子。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父亲。从今天起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吗?”

“侑李。欢迎回来。”

他在那一天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话,让他愿意将一生都交付给面前的人,再也不离开。

 

END

 


评论(3)
热度(2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