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表白大作战

联动 @Imusak 

给努力生产的太太比一个小❤。

感谢您对我曾经也是可能的未来某天会喜欢的这个tag的付出。

几乎是大纲文。

就,真的好喜欢yamato啊。

虽然要跑路但我真的是个日常分裂说不定就跑回来的奇妙女孩。

请大家用爱关怀我【不要脸】

原cut视频

-----------------------------------------------

【一】

绪方大和还记得他在初中的最后一段日子。

与优秀兄长形成鲜明对比的自己,没能考上父亲任教的重点高中,随便将赤铜高校的名字填到进路表里后,他就成天跟高中生混,到处踹摊子勒索中年大叔,过了一段让他几年以后恨不得打死自己的生活。

这段记忆最鲜明的地方在于它的结束。

绪方跟着大哥去干架的时候惨遭对方围殴,被打得难以动弹之时。

居然被从天而降的小朋友救了。

彼时看的不真切,只知道那三个正义人士穿着隔壁镇上中学的校服。

其中有一位,遥遥一望就像个小学生,身体柔软地连做数个后空翻,避开了逼近的混混们的攻击,轻松收拾了围在绪方旁边的人。

结果,他绪方大和反而晕过去了。

不过那个时候的“小学生”,真的很帅气呢。

以至于他为了找到对方,之后经常在晚上四处闲逛。

高中开学以后也保持着这个习惯,终于在一个普通的傍晚,他悠闲地在人行天桥上转悠,瞥见下面有三个穿运动服的小矮个跑过去。

陡然想起那三位正义人士确实不高的他立刻选择跟着,脑中反复播放从电视剧里学来的跟踪技巧,结果跟着转了两条街道,就在小巷里被抓了个正着。

“你再跟着我们的话,我可就要报警咯!”

绪方当时的救命恩人说道。

表情特别可爱,唇角微掀,笑容可掬。路灯的光芒洒落在他脸上,眼瞳中好像映射着天上的星星。

这可真是糟糕啊,心脏砰砰直跳。然而绪方知道,此刻的他没胆量说谢谢,更不敢跟对方交换联系方式。

结果后来,似乎就再没有见过面了。

可他却开始喜欢那个少年了。

 

【二】

绪方大和发誓,他以后绝不会再中风间廉的激将法了。

不就是上周他们六个人在玩真心话游戏的时候他顺口说了有个在意的人了吗?怎么就演变成他对他们坦白那段平淡无比的情感历程呢?风间怎么就说这是他怂呢?他怎么就被激着说了要表白了呢?

然后,为什么这五个家伙就能打听到了那个人现在所在的高中,还拉着自己过来蹲点了呢?

而且,为什么他们要用一堆纸箱来掩藏身体呢?

“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绪方腾地站起身。

“大和够了,回来。”

风间拉着绪方的领子把后者拖回纸箱后面。

绪方从纸箱的缝隙里看见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人越走越近,后者好像有些疑惑地停住脚步,在打量着绪方等人藏身的纸箱。

应该是没看出来什么,绪方想,因为对方很快收回目光继续走了。

“跟上跟上。”

风间小声催促。

六个人笨拙地搬着纸箱往前挪。绪方极力劝说自己冷静,路人们打量的视线和窃窃私语已经让他宁愿当街大喊自己的名字也不想要继续扮装前行——

他斜前方的神谷没好好看路,连人带纸箱摔了。

结果连带着本城和风间一起搞起叠罗汉。

绪方摆出一脸我不认识你们的冷漠表情。

“啊,大和,我们被发现了。”

市村伸手指了指前面。

绪方对着前面不远处回头的惊吓脸少年,嘴角强行挤出笑容。

“请问......”

一定是被吓到了,对方说的话带有试探心。

“你还记得你以前救过一个不良吗?”

绪方张口就问。

“唔,好像有点印象。”

对方眉头皱了皱。

“那个,我今天......是来道谢的!”

说出来以后就后悔了,哪有这种迟到数年的道谢啊!

“顺手而已,不用客气。”

绪方觉得对方语气中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

“小哥,你救了大和,交个朋友吧,我是仓木。”然而绪方毫无眼力见的小伙伴们扑了过去继续围着他。

“我是栗田诚。抱歉,我还有事情,回见。”

绪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随后对着朋友们挑起眉毛,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搞了半天,大和居然只说了道谢。”

“说好的表白呢?我连摄像功能都开好了。”

“大和又怂了。”

“真想不到,想不到啊。”

“啧啧啧。”

五个人一来一去一唱一和的姿态让绪方除了想打人以外还是想打人。

 

【三】

褪去当初神奇初中生的光环,上高中后的栗田诚只能算是个普通的学生,平日规规矩矩上学,周末老老实实写作业,晚上偶然延续一下初中的习惯去夜跑几圈。熟悉的两个朋友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他和新交的同班同学们关系融洽,也逐渐适应了平淡如水的生活,吧。

终于因为某一个人的出现而不平淡了。

最开始完全没有记住对方,毕竟那只不过是个自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年上者,染成金色的头发末端翘起,大约也不过是个不良少年。

施以援手以后也就没有交集了才对。但是在后来,一个和好友们欢乐约跑的晚上,察觉到被尾随的自己略施小计,成功抓到了尾随的——那位不良少年。

难道他要打我吗?那个时候的栗田内心突然恐慌。

但是脸上不能显露出来。于是就挺起胸膛道:“你再跟着我们的话,我可就要报警咯!”

嗯,一定是用义正言辞的语气,正义凛然的表情,堂堂正正地威慑住对方了。

毕竟对方原地呆滞住了,眼神都僵住没转开。

恭喜自己终于帅气了一回!

结果后来,就真的没有看见了。

“啊,不行。”栗田从隐约回忆中清醒过来,看着面前的资料,提醒自己专注一点。

一定是因为昨天在放学路上又看见他的缘故!后天就要交的调研报告都因此写不下去了。

他的朋友们叫他大和啊,那是姓氏还是名字呢?栗田想。

回忆起对方跟两年多前几乎没什么改变的发型,他才想起自己有多打量一下对方的容貌,不良少年的装束之下一定有着一颗很温柔的心吧,说话的时候还带点害羞,比想象中可爱。

栗田不经意笑了出来,舔了舔嘴唇。

但是这么说来还是有再见过一会的,他猛然想起,大约就是在晚上碰见的那一次之后的有一天,和好友们相约咖啡店的他无意间回头,在窗帘的缝隙间看见对方站在人行道的台阶上,好像在往自己身边看。

栗田记得,自己立刻站起身就往店铺门口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追上对方。

到底想说什么呢?他想不起来。

毕竟当他跑到人行道上,对方已经走远,只剩下一个背影,他在一路狂奔时撞到了行人摔倒,等再爬起来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再也看不见那个人了。

只剩下微妙的失落感,和被撞到额头与膝盖上的疼痛,让他记忆犹新。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归于平淡吧。

放学的铃声响起,栗田起身伸了个懒腰,该回家了。

 

【四】

栗田诚缓步走过学校门口的坡道,视线前方隐约能看到一个深色的人影。

此时此刻突然看见这个人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的。

“栗田君!我是,绪方大和。”

“嗯......嗯,好,我知道了。”

开始的对话有些跳脱。

随后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栗田脑内按照月九的套路推了几遍剧情进展以后,得到了自己还是别做梦了的结论。

“我喜欢你很久了。”

冷不丁听见对面的绪方抛出这一句话。

喜欢。只不过是个有两个音节的词语而已,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激起内心深处的些微喜悦感。

“......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栗田决定大胆地看向绪方的眼睛。

“请跟我交往吧。”

可能是想走一个普通的告白套路。

感觉自己要是开心地说好啊好啊就太不搭配环境了,于是栗田微笑着回答道:“那我们以后每天放学都一起回家吧。”

也确实是答应了。

然而赤铜高校跟童守高校并不在同一条路上,也跟他俩的通学路线相冲。

后来也是演变成先放学的绪方来校门口等着栗田,两个人一起走到栗田家附近的大路边上后绪方才转身回去。中途路上会经过很多店面,吃食玩乐一应俱全,偶然就可以一同消磨时光。

会发生诸如栗田跟着绪方坐在卖章鱼烧的摊子边一起吃着放课后零食,突然间就被从摊子另一侧冒出头来的绪方的五个小伙伴吓了一大跳,的事情。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开始,不过有一个顺顺利利的结果。

 

“今天要去联谊吗?”下课后立野跑到栗田边上问。

“我有约,就不去联谊了。”栗田摆了摆手。

“交到女朋友了?”木村从另一边凑上来。

“啊......也不是女的啦......”栗田一不小心顺口就说了出来。

“原来是男朋友啊!”好友们瞬间好奇心爆炸,死缠烂打地要去看看栗田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子。

拗不过他俩的栗田勉勉强强答应了让他们跟着自己。

出了校门以后远远就能看见绪方站在坡道底端,他的五个小伙伴在他身后不远处也是一脸兴奋地在看着。

这种感觉可能也是不错的吧。栗田想。

立刻就有些“见色忘友”地丢下了一脸懵逼的好友,栗田小跑了几步到绪方面前。

“今天要去哪啊?”

“那我们就先逛逛吧。”

依然是平静美好的每一天。

 

END


评论(2)
热度(26)
  1. Imusak述说者DAQ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可爱!有很多添加的小细节跟视频完美契合!疯狂打call!滴滴世界第一好!👏👏🏻👏🏼👏...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