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Dangerous 4

承接上文吧大概。
本章由于急速压缩,已经失去正常姿态。
----------------------------

【四】

中岛被喜欢的大学录取之后,他的弟弟也顺利考入了城里最好的私立中学。

“学费在这里。”山田将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推到中岛兄弟面前。

“是因为刚好要搬家,所以才希望我住宿的吗?”来弥问道。

“换一个房租更便宜的地方,”中岛将信封拿到手上,“明天我就去交学费。”

等春天到了,很多东西都会往好的地方发展吧。他想。

 

而春天就那样来了。山田陪着来弥办完了入学手续,回到家里陪中岛打包行李,一点一点搬去新家。

“为什么想要搬家啊?我觉得住在这里挺开心的。”

在旧屋子里住的最后一个晚上,中岛和山田一起洗衣服时,山田用刷子敲打着浴缸边缘。

“房东说下个月要请教堂的人过来祈福。”中岛说完就笑了出来。

“......你居然能笑得出来。”

“生活嘛,还是多一点乐趣才好。”中岛给裤子过完最后一遍水后晾起来。

但是也只剩下开玩笑的时候能笑出来了。毕竟生活里面根本就不剩下什么真正的乐趣。

而一切始于十岁的生日。中岛眯起眼睛。

从自己成为面前这个存在的所有物开始,天堂地狱一墙之隔。

 

中岛裕翔在聚光灯下全力背稿的时候,山田凉介坐在靠近大厅门口的座位上,玩弄着酒杯。

前一天的晚上他失态了,对着中岛家的家主,做出了有损山田家声誉的行为。

出门过来之前,山田就从父亲那里知道了这位中岛家主的事情。

这位家主前面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姐姐先出生,成为龙脉的寄宿对象,所以与山田家有契约,而哥哥则是家主,当时已经结婚但还没有孩子。

然而在那年的四月,一场事故夺去了他俩的生命,让原本是无忧无虑家中末子的弟弟突然就得登上家主之位。中岛家急需得到一个孩子负担龙脉,家主匆匆忙忙地就被家里的老人家们安排了结婚对象,赶鸭子上架一样地以生孩子为目的进行——

山田并不能完全理解那种事情。毕竟他年幼开始体弱多病长期住院,生活常识和知识储备都贫乏得可怜,吸血鬼也不是靠性交活动繁衍后代,虽然可能有点“情趣”,但是没有伴侣的山田毫无需求。

不过在这个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保到了三个月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了。

“山田先生,我刚刚说得好吗?”

山田浑身一抖,看着近在眼前的中岛小朋友,张嘴支吾了几个音节后勉强笑了笑:“特别好。”

“等一下有舞会呢,山田先生也要去跳舞吗?”

“你要我陪你一起跳吗?”山田凑到中岛面前。

“我不会跳舞啦。”中岛摸着头傻傻地笑。

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山田想。如果不是作为现任家主的私生子而出生的话。

那个找上门来的,可以说是“情妇”的怀孕的女人,在数日后的8月10日就生下了中岛家的“长子”。

“我可以教你。”山田伸出手。

不觉醒能力的话就不能让血液中带有龙脉的力量,与他签订契约的话得不到龙脉的加护。

因为他本不该诞生于世的。

“好啊好啊。”

山田拉着中岛的手,任由后者随性地转圈蹦跳。

“您什么时候回去啊?”中岛转得累了,靠在山田肩膀上休息时问道。

“怎么了,你要赶客人走吗?”

“不是的,我怕您太早回去,我都还没跟您多待一会儿。”

山田失笑:“你这么喜欢我?”

“您既温柔又好看。”

山田感觉自己这是被表扬了。

一个端着香槟的男人走了过来,将一整支酒塞进山田怀里。

“父亲,您怎么过来了?”来的是山田的父亲,山田家的家主。

“有关这个孩子的事情,毕竟今天是期限,你过来。”

“去哪里?”中岛紧张地扯住山田的袖口。

“我等一下就回来。”山田安抚道。

 

“如果那一天,你父亲没有把你叫出去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留在这里了?”

山田手中的刷子和衣服都跌回盆子里。

“你说什么?”

“我在想,是什么样的条件能让你甘于陪我八年。”

这是个偶然会困扰中岛的问题,出现的频率也很高。

从他十岁第一次见到山田开始,直到现在,后者从来没有“离开”。

两年前中岛家失去绝大部分财产,从家主向下自杀无数,也是山田保护着他们两兄弟来到了这座城市。

——明明我只是食物而已,是个不能带来多大作用的食物。

“中岛裕翔,你总是在担心无谓的事情。”山田把刷子捡回手中。

“我以为你至少在这一件事情上对我诚实。”

浓郁的不信任感在空气中蔓延。

“那你现在就可以把我的戒指拿到教堂去了。”

“我想跟你一起解决掉猎人出现的事情,可你想跟我破罐子破摔?”

“小鬼,你是个普通人类,我再说一遍,普通人类。跟猎人打架之类的事情你没资格想。”

中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放心,我会滚出去的。”

“你今天发什么疯啊?刚好我晚饭没吃饱。”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山田会选择吸血来终止对话,但是中岛不断挣扎,让他的牙齿只能在脖颈上留下擦伤。

“你如果不告诉我的话,就别想碰我。”

山田咬牙切齿道:“行,你想知道那我就说了,这样我就能把你体内的龙脉拔出来,看你痛苦地死掉,然后我就能变成最强的吸血鬼。你听懂了吗?”

中岛意外地缄默了。

“龙脉......是什么?”他隔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

山田想起来,中岛根本就不知道龙脉相关的事情。

“就是能力的源泉。好了,我已经讲完了,你可以消停一点了吗?”

等他再次张口咬下的时候,中岛完全没有闪躲。

 

来做个选择吧,吾儿。

若你选择这个孩子,在他觉醒以前都只是你的累赘,可是长久的相处会让他愈发需要你,如果真的能觉醒,能带给你的力量必定远超以往。

若你放弃他,那么熬过这六年,你就可以亲手断绝两家一直以来的约定,让整个中岛家成为你的垫脚石。

龙脉会在今晚成熟,你要立刻做决定了。

山田家的未来,全部交给你掌控。

听了山田家主的话之后山田点了点头。

“你跟我来一下好吗?”

“嗯嗯!”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中岛就跟着山田到了花园的凉亭里。

“你知道我是‘吸血鬼’了吗?”山田问。

“现在知道了。”中岛的声音里掺杂了一丝恐惧。

“我不会吃了你的。但是,你要允许我吸你的血。”

中岛身体抖得像筛子。

他还处在惊恐中,就第一次被咬了。尖牙刺破颈部血管,抽走奔流的血液,与此同时,他的左手被山田的右手扣住,在他的左手中指上,逐渐产生一枚戒指,材质似乎是黄金,有一条金红色的光芒在戒指中游走。

戒指里存放着山田的灵魂。

用吸血鬼的话来说,就是“在你成为我的东西的时候,我愿意把我的生命交给你决断”的一种奇妙的关系。

正是因为山田不愿意拿走中岛的龙脉,也不希望看到他成为他人争抢的物品,才宁愿不提升自己也要保护他的。

却想不到数年以后,却会被这个长大了的小笨蛋误解。

 

不,现在不是回忆过往的时候。

等山田回过神来松开口,中岛已经昏迷了。

“我这是一口气喝了多少啊......”他把中岛抱起来放到卧室床上,翻箱倒柜找能快速补血的药剂——以及失败了。鉴于现在时间还不算晚,他决定出门买药。

之后的日子他都无比后悔这个决定,因为当他带着药回到房子里来的时候,餐桌上放着他千叮咛万嘱咐中岛不要离身的他的戒指,以及写着“再见”的纸条。

虽然这不是终止契约的方法,但是此时的山田感知不到中岛的去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离开的呢?又是为什么,自己没能留住他呢?

于是此后的每个夜晚,山田都在大街小巷中疯狂寻找着那个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两年时光一晃而过,他知道他还活着,可他失去他了。


TBC

【本文进入无限期暂停状态】

评论(6)
热度(1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