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Dangerous 2

承接上文

---------------------------

【二】

山田凉介对于自己成为吸血鬼的这件事情充满感激。

当他还是个人类的时候,由于体弱多病,从大约六岁开始就成了住院部常客。

为了化疗,他十六岁时被剃了光头。他为此都不敢照镜子了。

二十岁,癌细胞扩散,他失去了左腿。那空荡荡的裤管触目惊心,他拜托医生尽快给他安装了假肢。

然后二十三岁,连右腿也没能保住。

虽然装了假肢,但他只能推着轮子四处转,还时常头晕眼花。

死是什么。

即使他通过参观太平间来让自己冷静参悟,到了他自己的场合,还是恐惧了。

“我不想死。”

他对着从他二十岁开始就负责管理他的情况的医生哭诉道。

那位年轻的女医生拿毛巾帮他擦汗,却没有说一句宽慰的话。

距离二十四岁生日越来越近,而他偷听到医生们的谈论,他活不过四月,也就是说,还没到二十四岁他就会死了。

不知道推着轮椅能不能跳楼。他从落地窗向外看去。

“你想活下去?”

突然,有人这样对他说。

他回头看着对方——一个面色苍白,笑容平静的青年男子,可能是和白人的混血儿,鼻梁高挺。

“嗯。”他点头。

 

喉咙像是在被火焰灼烧。

山田盯着躺在面前的中岛,衡量着是吸血还是直接撕扯。

使魔跑跳着回来报告术式的收缩状况。山田稳了稳心神,将中岛抱起来,找准中岛的颈动脉,咬下去。

熟悉的甘甜气息在口中回荡。

他分出一点注意力,手掌上的红色光球开始膨胀,气流翻滚之间,一束红光破空而去,从术式束缚的空间中逃脱。

还不够。山田又猛吸了一口。

普通的血液能给他的帮助太少了。

但是他吸收的血液量已经愈发逼近人类的临界点。

中岛缓慢睁开了眼睛,虽然大量失血可他意外地感觉精神振奋,他像是在疑惑一般眨了眨眼睛,脖子上的触感让他心中多了一丝苦涩。

山田的眼瞳咻地放大些许,红色的光球向四周发射出了四道蓝色的闪电,扭曲空间,准确地命中了那四个猎人的心脏。

中岛一直是懵的,然而那一瞬间山田比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口中的血液还是一如既往地甘甜,反而索然无味。

他连忙松口,迅速给中岛止血,又叫出了两个使魔来托着中岛的身体,才去查看那四个莫名其妙就被他杀掉的猎人。

虽然他的天赋之一是可以扭曲空间,可那仅限于周身三米以内,刚才的攻击不像是他能发出来的。

查看无结果。山田沉思数秒,把那几个猎人的包裹和口袋都掏了一遍,竟然找到了合共十九万的现金,赶紧塞进了中岛的钱包里。另外找到的身份牌、等级牌、长相奇怪的卷轴、封印起来的小瓶子之类的也拿了个袋子全装走了,才将这四个毫无外伤的人丢在原地,带着中岛扬长而去。

 

中岛保持着虽然醒着但是几乎动弹不得的姿势将近两小时以后才感觉四肢恢复了力气。山田煮了一大锅桂圆红枣押着他吃,然后是一盘子菠菜,烤内脏还在厨房的火上炸油花,他又拿了一个铜锣烧往中岛嘴里塞。

“......这么吃下去我会撑死。”

“不吃你会衰竭死。”

不吃白不吃。于是中岛乖乖地咬了一口。

“你把兼职推掉吧。下个月就是那什么大学的入学考试了,你专心学习。”

山田将第二个铜锣烧塞到中岛手上的时候说道。

“那怎么行,钱——”

“我来挣。”

中岛内心深处翻了个白眼。

“你那不是挣钱,是犯罪。”

“那都是别人送我的钱!”

一想到他去年在夜总会里找到体验当牛郎的山田时山田胸口塞着一沓钞票的场景中岛就觉得自己会做噩梦。

“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很容易被人惦记好吧?”虽然被惦记的后果就是能吸到更多人的血,中岛知道那对山田来说是血赚不亏。

“我想要你能实现理想啊。”

山田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不觉得有东西烧焦了吗?”

“啊啊啊我的烤肉!”

山田哭天抢地地跑了出去。

理想。中岛蹙起眉头。

中岛家都已经不复存在了,他还有什么理想呢?

跟来弥一起生活,让来弥能做喜欢做的事情,将来能找到工作,结婚生子——

他中岛裕翔作为兄长也只有这么多愿望了。

并不需要山田去做什么事情的。

 

“不愧是一万元才能买到一人份的高级肉,你俩都不吃的对吧?”

“......你就专心吃你的吧。”

山田自烤自得,中岛则是给弟弟夹菜。

“对了,来弥马上也要上初中了,有什么喜欢的学校吗?”中岛问。

“好学校学费都很贵,而且要住宿的。”来弥吃了一大口饭。

“不要担心钱,你接下来的学费我这个月就能挣够。”山田给肉刷上一层烧烤酱。

“你不用担心钱,只要好好学习。”中岛拍了拍弟弟的头。

晚上,来弥早早地上床休息,中岛进了浴室准备洗衣服的时候就被山田拉了出去。

“你今天已经很累了,家务活呢我也友情帮你做完。”

“吸血鬼不用睡觉真幸福。”中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还是没有吗?”山田多打量了中岛一番。

“你吃不出来的话就是没有啊,毕竟我这种普通人类根本就不能理解你们心目中玄奥的能力。”中岛刷起牙,口齿不清道。

“那你赶紧滚去睡觉。”

山田坐回椅子里,望着月亮出神。

他是父亲仓促转变的。为了找到下一个能跟中岛家签订契约的族人,父亲四处相看,在医院里对他有些认可,跳过了观察期就选定了他。

毒液在他的血管中翻腾,将他撕裂重组。

从此世界不再有睡眠,白天不再是他的主场,双腿重新长出但很可惜并没有比他以前的腿更长,对于食物本身失去了需求但是渴望血液——

成为了名为山田凉介的人形生物。

但这至少也是活着。就算是作为一个不算为人的生物。

就算只是作为一个维系而留在这里。

希望中岛裕翔明天就能觉醒。他再次许下这个无用的愿望。


TBC

评论(4)
热度(22)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