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Dangerous 1

一时兴起。

无比老套的梗。
吸血鬼和大约拥有着某种能力的人类的毫不甜的两人对抗一切的故事吧大概。
没到啪啪啪的时候没有左右。
脑洞诡异。
深坑again。
--------------------------

【零】

你太过危险。

因为只要触碰一次。

就无法离开。

 

金红色的瞳。

中岛裕翔从栏杆的缝隙中向下窥探,倾斜的角度刚好瞥见那人的瞳色。

“裕翔少爷,您怎么还在这里?那位大人已经过来了。”女仆推着餐车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声问道。

“他为什么要见我啊?我又不认识他。”中岛低声说。

“就是为了认识您才过来的。等下老爷就要叫您了,现在就跟着我下楼吧。”

中岛直起身体,整理了一下西服上细微的褶子。

“裕翔过来。山田先生,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长子裕翔。”

中岛走到父亲身边,抬头看向比父亲低了一个头的“山田先生”。那金红色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而山田的脸看起来也像钻石——没错钻石,中岛想,虽然他只见过一次钻石戒指,但是它折射出来的光芒清冷美丽,难以忘怀。

“我是山田凉介。”

眼前的青年男子对着他单膝跪地。

“这是——”中岛疑惑地出声。

“没事的。”父亲握了握中岛的手。

中岛看着山田,而山田看上去是在盯着他的鞋子。

“祝你生日快乐。”

山田站起来。对着中岛露出一个微笑。

一想到明天的十岁生日宴会中岛就有点头疼,父亲给他准备了十页纸的演讲稿要背下来,全是各种赞美的语句和家族史,背得头昏眼花。

父亲让他回房继续背,他依依不舍地走了。

等女仆来送红茶的时候,中岛终于磕磕绊绊背完了第一遍,有点后悔之前没努力。

背完了他就往外跑,想去告诉父亲这件事情。

“中岛先生,他没有觉醒的话,我是不可能跟他签订契约的。”

“山田先生,自从我的长姐去世以来,中岛家已经摇摇欲坠,现在我所能仰仗的只有您了,裕翔一定会觉醒的,中岛家第一个出生的孩子都会觉醒的,只是时间先后——”

“他是第40个了,但是之前的39人,全部都在十岁以前觉醒,而且完全理解了自己的能力是什么。我们不欠你们的。没有那种能力,你们和普通的食物没有区别。”

食物。

中岛捂住了嘴。

他听见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十几秒后房门开了,山田走了出来,看向中岛的时候脸上冷傲的表情还没有褪下去,中岛就看着山田显着那样的表情快步离去。

山田的眼睛变成黑色了。

那是他分辨出的最后一件事情。

 

【一】

“裕翔等下要跟我们一起去游戏中心吗?”

“Pass.”

“每天你都赶着回家。”

下课后中岛跟朋友们告别,一路小跑到了他打工的餐馆,换了工作服就开始了洗盘子的工作。每天洗三个小时,工资是两万五千现金和能带回家的剩菜。

“你什么时候换成了这种兼职?”

耳边传来了有些嘲讽的声音。

“之前的咖啡店倒闭了。”中岛耸肩。

“从你两年前开始找兼职开始,所有的店铺可都倒闭了哦。”

“你再挖苦我一句我就把你的戒指送到教堂去。”

山田立刻从倒挂的姿势掉了下去。

“啊我真的好讨厌你动不动就威胁我的这个兴趣。”

“我更讨厌你每天无所事事的样子。左边口袋里有钱,你自己去吃烤肉吧。”

“不要。”

山田坐在料理台上,拿起洗好的盘子检查清洗状况。

洗碗间里再次陷入沉默。

九点钟时中岛换回原来的衣服,拿了钱和打包好的剩菜往家里走。山田远远地跟在他后面。

“来弥,吃饭了。”中岛把炒饭盛进三个盘子里。

洗手间里传出他弟弟回应的声音。

山田一脸嫌弃地用叉子扒拉着结块的米饭。

“不吃的话给我吃好了。”中岛眯起眼睛。

“小鬼,你凭什么说我不吃。”

山田严肃地舀了一口吞下去——

“我放弃了。”

中岛立刻就把山田的盘子拉到自己面前。

“那我就先去洗澡了。哦对洗发水用完了。”山田说道。

“你这种两周用完一大瓶的奇葩什么时候能够自力更生啊?哪怕一瓶只要一千多元也已经是我一天的午餐费了好吗?”中岛从之前提过的左边口袋里取出五千元。

“......你要怪罪的话呢就怪罪你已经去世的父亲大人、先祖大人们跟我的先祖咯。”

“我没有怪罪你。反正,别让来弥知道就够了。”中岛咽下一口炒饭。

 

山田洗完澡就轮到来弥洗澡。山田坐在他的椅子里,端着他的玻璃杯喝着里面永远喝不完的水。

中岛擦了桌子泡了衣服以后取出课本开始写作业。

他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跟山田相处比较好。

不过每一个夜晚都开始于来弥熟睡之后。

“哥哥晚安。凉介哥哥晚安。”

“来弥晚安。”

中岛跟弟弟道别后进了洗澡间,顺便摇了一遍里面的瓶瓶罐罐,新换的洗发水还挺沉,沐浴露和护发素都剩下不到半瓶,各种精油香薰也比以往用得快,他觉得等洗完以后还得重新做一个开销记录表格。

换好家居服后,他的目光落在架子上的剃须刀上。

他拿起刀片,对准自己的手腕就划了下去。血珠冒了出来,他的右手继续用力——

“你干什么?!”

山田穿过墙壁出现,抓着中岛的手腕,一个小小的黄色光团悬在伤口上,将流出来的血吸回血管,再让伤口愈合。

“我死了你不会更痛快吗?”中岛面无表情。

“小鬼,你今天第二次威胁我了。”

山田黑色的眼瞳转变成了金红色。

脖子上一痛,中岛感觉自己从一种恍惚中醒了过来,山田果然咬上来了,怎么这次也不提醒一下就来。

微妙地感觉自己能听见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好像全部都往脖颈集中,再被面前的家伙喝掉。

不知道过来多久才被放开。山田习惯性地舔了一下牙齿留下的痕迹,看着它们消失后抬起左手,红橙黄绿蓝紫六种颜色的小光球逐一从掌心诞生,再顺次消融。

“怎么样?”中岛问。

“不怎么样。味道只能说是不讨厌。”

还是没有。

山田叹了一口气。

“你明天多吃点红枣啊红豆啊这种促进造血的食物行不行,我怕你在学校晕倒。”

中岛点了点头,打开门,走回房间爬上床。

“明天早上六点钟记得叫我起床。”每次睡前他都习惯性地说。

山田看着中岛睡熟以后才离开。

啊,好饿。

看来今晚他还得到街上去找点东西吃。

 

中岛被弟弟叫醒的时候还是懵逼的。

“哥哥,已经七点了哦。”

“七点——山田凉介你都不叫我的吗!”

没有回答。

“凉介哥哥不在家。”来弥揉着眼睛说道。

“他去哪里闲逛了啊?那没办法了,来弥去上学吧,谢谢你来叫我。”

大概没时间写完作业了,他迅速给好友们发邮件求借作业抄,然后换校服收拾书包跑去学校。

结果直到中午都没有见到山田。

那个经常性不是通过小熊猫型使魔坐在他肩膀上就是施个隐身术站在身后的家伙根本就没有出现了啊。

“终于要离开了吗?”在排队等待买午饭的时候,他伸手到胸前,隔着衣服按了按挂在脖子上的山田的戒指。

“后面的同学,你要什么?”

“啊,红豆跟红枣,有这些的食物。”中岛慌忙回答。

 

“跑不掉的,我们已经用术式把这片区域圈起来了,那个吸血鬼根本无法离开。”

城西的一个建设中大厦外,有四个人正在监视着。

昨晚他们偶然经过这座城市,就在街上察觉到了吸血鬼的气息,追到近前时目睹了吸血鬼在街角袭击路人吸血的场景。作为猎人,他们可不能简单放过这样的凶手,于是就一直追着它到处跑,好不容易才在次日下午将它困在了此地。

“大家歇一下后一起收束空间,将它镇压。”

四个人的猎人等级不算高,挺需要捕猎成绩。

而在大厦二楼,山田靠着柱子喘气。

这件事情传回家族恐怕他会被笑死的,能被几个还在练手期的猎人逼到这种地步,愧对长辈的期待和他自己的骄傲啊。他狠狠锤了一下身边的柱子,柱子立刻塌了,让他只能狼狈地往边上躲。

猎人能来到这座城市的话,未来的生存空间只会进一步压缩。

不过,整整两年都过着这种几乎是只出不进的生活,说不定大限真的是今天了。

虽然有一种方法大概有帮助,但是他还得为之犹豫。

 

“是的,非常抱歉,今天我有事情,就不去打工了。嗯,再见,谢谢店主。”

中岛挂了电话,将戒指从项链上取下来戴在左手中指上。

“现在,带我去找他。”

金红色的光芒从戒指中流出,将他包裹其中。

在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之前,他觉得心脏像是被紧紧捏住一样难受,所幸他的身形已经被完全遮掩,即使难受地倒在地上也不会引起注意。

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那让山田不得不留在他身边的原因也造成过这让他几乎窒息的痛楚。

“......”他张开口想说什么,但是嗓子中堵着未知形体的东西,声带的振动并没有形成任何改变。

是因为我没有能力。所以才要用死去偿还。

他的双眼紧闭,而此时他的身体也转移到了那栋大厦中。

 

TBC


评论(5)
热度(28)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