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多贺千音的记事本-第十六页涂鸦版

避雷点是【如果没看过只发过两篇的【初恋如锁】最好还是别看这一篇】
卖女孩三角。
相似设定的是第十二页
走起。
--------------------------

【我们不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高木雄也走进料理店,向接待员说了姓氏之后,就被领到了定好的座位上。

这家店铺位处海边,专做各式虾料理。高木曾经被客户推荐过这家店铺,于是就预约了这家店。

刺身、白灼、香烤、油炸,煮汤、烘饼、焖菜,这家店铺的繁多菜式让人目不暇接。

高木先要了三杯冰镇的乌龙茶,然后重新看一遍菜谱。

“课长,久等了。”

高木的部下知念侑李和知念的恋人冈本圭人被指引到了桌边。

“坐吧。”

冈本坐到了高木的对面,知念坐在冈本身边。两人合看同一本菜谱。

“这里都是虾料理,看你们是想要定食套餐还是单点。”

“那就直接点单人套餐好吗?侑李想要哪个?”冈本问道。

“那我就要A套餐。”知念随口道。

高木招手唤来服务员,三人依次点了套餐后,高木又加点了一道别的。

等待上菜的时间里,高木和冈本谈论了一点点工作上的内容后,就开始谈论英国和法国的风土人情,知念默默地咬着吸管在旁边百无聊赖。

“以后有机会我想邀请高木君去我家在科茨沃尔德那边的庄园玩,虽然是个观光客越来越多的地方,但是乡村风格依然非常浓厚。”冈本要了一杯柠檬水。

“冈本君喜欢梨子酒吗?我在法国的时候房东家有梨子园,当时跟着酿了酒。这种酒虽然烈,但是清热润燥。”高木续了一杯乌龙茶。

“侑李不大喜欢酒,我只能喝点红酒,还没试过梨子酒。”

知念的视线扫过冈本的侧脸,然后重新落在自己对面的空座上。

当然是不喜欢酒的。

毕竟高木那年能送酒给他俩其他的共同朋友,偏偏不送给自己。

 

知念的套餐第一个上来了,他端起小碗虾刺身丼扫除沉默,过了一会儿冈本和高木的餐点也都到了,于是交流的声音变为筷子和碗盘的碰撞声,和咀嚼的轻微响声。

葡萄虾刺身有一种柔和的甜味,和着白饭、鱼籽一同咀嚼更显鲜味。知念为自己机智地选到了好东西而开心了一些。

“我在英国其实不怎么吃虾的,一般是吃龙虾。”冈本将大虾奶汁意大利面卷起来放入口中。

高木点了点头。

“法国的虾靠进口,龙虾也不常吃,所以我还是很怀念日本啊。”

有一瞬间高木在怀疑自己到底怀念日本的什么。

三个人的套餐都快吃完的时候,高木加点的菜也上来了。

一人一碟,碟子里是一只几乎是普通炸虾五倍大的炸虾。

“这是本店招牌的特大炸虾。”

特大炸虾采用的是野生五年以上的黑虎虾,长度超过三十五厘米,剥壳只留头尾,串在竹签上裹一层稀面糊和粗面包屑后拉直油炸,炸虾会在玉米油中待三分钟才出锅。

“抱歉,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冈本起身道。

冈本一离开,气氛就僵住了。

知念觉得自己是想立刻吃特大炸虾的。沾的酱汁闻起来也很诱人。他小心翼翼地想先确认一下高木的状态,不料正撞上对方的视线,他感觉自己此刻更尴尬了。

“不吃吗?”

高木非常自然地拧下自己面前的炸虾的头,然后把碟子放到了知念面前。

知念盯着灯光下断面处雪白的虾肉,沉默了一秒。

“你要喂我吃吗?”

嘴上没有回答,木头筷子稳稳地夹起炸虾,在褐色酱汁中轻沾,高木坐在知念的对面,炸虾几乎举到了知念的鼻子上。

知念的牙齿穿过面衣咬断虾肉。香脆面衣没有因为微咸的酱汁而变软,虾肉鲜嫩弹润,因为体积比一般的炸虾大很多,所以一口就能撑满整个口腔。

“喜欢吗?”

高木把炸虾放回碟子里。

“嗯,很好吃,味道柔和,虽然是炸物但是感觉还能继续吃下去。”知念嘴里塞得满满当当,说出来的话也听得不清楚。

“你喜欢就好了。”

“再给我吃一口。这次别举那么高了。”

高木再次举起筷子的时候抬头发现知念撑着桌子凑到了自己面前。

“你坐着吧。”

知念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好。”

 

等冈本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高木和知念面前的碟子都空了。

“哇这么大的炸虾,你们不等我就吃掉了?”

“因为饿了。”知念回答。

冈本觉得知念看上去脸红了不少,大概是炸虾端出来的时候比较烫吃得急了吧,他想。

等到吃完结账以后,冈本和知念就跟高木告别。

等到目送着知念和冈本上车离开以后,高木才自嘲着转身回自己的车子。

他总是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习惯。比如说照顾着知念,比如说顺势就亲上去——

即使对方已经是别人的恋人。

 

 

END

评论(8)
热度(8)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