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爱屋及乌的历史性体验7

敌团大法好,今日来骗更。
CP:岛凉BC+凉岛蝉白。
从本章开始进入奇妙的交换行业:C白+B蝉教你做人系列。
经过了17个月也依然是原地踏步吗!
但是距离完结只有四章了!
大概高能+OOC+这叫出轨吗我不知道+看着一样的脸到底能不能下手。
归档见tag。
走起。
-------------------------------

【十一、表演的场合】

莲吾滑动空间视窗记忆Bullet的公式资料,然后抬起手臂比划了射击的姿态。

“还以为你俩要出去度假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Rapid Fire靠在门边,看着自己的搭档。

“我们就出去喝了杯咖啡。Bullet,跟我一起去趟实验室。”Commander不希望Rapid Fire怀疑莲吾的身份。

“好的。”

举止没有丝毫慌乱,虽然莲吾并没有看过Bullet行动的样子,但是走得很平稳很冷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今天晚饭后的训练还照旧吗?”Rapid Fire的重点向来放在任务上。

“他不去。”

“和以前一样。”

Commander和莲吾同时说了完全不同的内容。

“那就回见了。”心有疑惑但是并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的Rapid Fire摆了摆手离开。

“れんちゃん,你这样做的话会被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可我不去才更奇怪吧?”莲吾回过头,“我对自己还是有一点点信心的。”

Doctor在被Commander叫了二十遍名字以后才从测试台边转身来看他俩。

“是你说的在我测试的时候谁都不能打扰我来着,怎么现在你带头违反啊?”Doctor摘下防护镜,目光在莲吾的脸上一晃而过。

“这不算是违反吧?指挥官视察情况而已。”Commander撑着桌子,望向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英语单词——

看不懂,好难受。

“我们还是不要打扰Doctor了,”莲吾从后面抱住Commander的腰,“我就说我们不该这么快回来的嘛!”

“请小情侣离开我的实验室。”Doctor脸上露出“我就知道你俩待在一块不会有什么好事”的表情。

是在期待这样的事情吗?Commander却因为莲吾突然的靠近而迷茫许多。

相似而不同的气息也好,在此时此刻温柔的占有欲也罢,都是陌生到熟悉的感觉。

两个人于是被送进了走廊。

“那就还是跟我去控制室吧。”Commander说道。莲吾点头。

偌大的圆形房间里只有一把金属椅子,四周的墙壁上有六片区域,事无巨细地管理着基地内部、基地外部的事情。

纵使莲吾并不清楚运行机制,也还是很快看到在其中一块屏幕上有一个红色标识明显远离了其他聚在一起的标识们。

“其实你还是能看到Bullet在哪里的对吧?”他问。

“现在就不要提起他了。”

Commander把头埋在莲吾的怀里。后者稍微有些诧异,但随即微笑着抚摸Commander的后背。

其实他也只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大人而已。

“不想试试吗?”他的手拍了拍Commander的头。

“试什么?”Commander从莲吾胸口移开些许。

莲吾单手抬起Commander的下巴,望着Commander瞳底的光芒,吻了下去。

 

有点手足无措。

Bullet挺胸抬头端坐在保姆车的角落里,长得和SHINOBI如出一辙的经纪人先生正在给他读今日计划。

脑子都要炸了。这过的都是什么生活?

双手条件反射般去摸腰间的枪的时候,只摸到了冰冷的皮带。

“不过我也是相信莲的能力,所以今天的工作一定也能圆满完成的。”

随着刹车,经纪人的最后一句话钻进Bullet耳中后,他就被带去化妆室,任由造型师给他定风格。

所幸是个高贵冷艳的设定。他只需要展示出不食人间烟火高人一等的冷漠气质就好——Bullet木着脸抬高下巴。

“虽然是很冷酷,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神’啊白木君。”场边指导看了看拍摄的效果说道。

“啊……可能是我还没调整好状态……”

所谓状态。

在Bullet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并没有很多被当众拍照的经历。

每一次聚光灯的明灭,都像是在夺取灵魂。让他眩晕难受,但是更难以摆脱。

这是他永远不会适应的领域。不管他是否做好了暂时代替白木莲吾工作的准备,都无法改变他的习惯。

但是在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认真做下去。

晚上结束了工作回到住处,Bullet跟经纪人挥了挥手,关好门,打开灯时看见蝉坐在沙发上,端着时尚杂志看。

“蝉,我跟你说啊,要干的活儿好多,明天还有三份彩页的取材,然后是西装cm的拍摄和定好的晚餐聚会。白木他真的超级辛苦——”Bullet坐在蝉身边喋喋不休。

蝉的视线逐渐失焦。

他的莲吾才不会说这么多工作上的事情呢。

他的莲吾什么事情都在往肚子里吞。

——他的莲吾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在大脑反应过来以前,蝉的身体先动了,拉住了Bullet的领子,整个人都挂了上去,Bullet的头不由自主低下来,刚好被蝉吻住嘴唇,陌生的触感紧紧封锁着身体,动弹不得。

蝉理所当然地去撬牙齿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人并不是他的小白莲。

“啊,对不起,我、我只是……”

对白木莲吾的思念在离开他超过24小时的时候突然爆炸开。

以前并不是没有过长时间不见面,演变成今天的局面也是有“长期未见”的原因在里面,但是这一次是因为白木的“离开”是去一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容颜的人身边。

他会不会觉得Commander更好,就留在那里不回来了呢。

“蝉,我觉得吧,”Bullet摸了摸嘴唇,作出思索状,“你这样,怪不得白木要跑。”

“哈?”

“我来教你。”

蝉从来不觉得身高上的差距会有什么问题,但是面对着气势远超白木莲吾的Bullet,他迟钝了一下,就被牢牢压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刚才体会过的气息铺天盖地压来,将他牢牢包裹在其中。

被强吻了,还是被一个长着莲吾的脸的杀手强吻的。

不同于白木诱导式的唇舌纠缠,而是一种压制型的宣誓主权。

“感觉怎么样?”Bullet撑起身体。

“你什么意思?”蝉冷漠脸瞪着他。

“教你怎么接吻更有感觉。如果是Commander的话,现在腿都软了。”

你倒还回味上了。蝉的脸像是结冰了。

“我不是Commander,少拿你那套东西支配我。”

猛地将Bullet掀在地上。Bullet的体力并没有比自己好,甚至可以说是比自己弱的,反压制并不难。

“礼尚往来,我教你怎么撕开衣服更爽。”

随后演变成两个人捉对厮杀般地打架。

事后采访邻居能得到“隔壁的小情侣那天晚上精力充沛,好像做的太猛烈了”。

——其实只是普通的扭打而已。打到五点的时候,终于两个人都撑不住了,互相扶着进卧室,倒在床上边喘气边笑。

 

那种疑虑在心中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

我需要的到底是怎样的恋人?

一瞬间充斥在四个人心中的,是相似的问题。


TBC

评论(8)
热度(36)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