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听说邻居家今天沉迷苹果

设定是非常日常的摄影师中岛与前设计师山田的同居生活中的一个片段【
这个paro大概就是“听说邻居家今天xxxx”的感觉,梗源自popolo与广播。
本质互攻,长期岛凉,间或凉岛。
高知私货有る!
OOC严重。
--------------- 

上午十点,山田凉介顶着黑眼圈从床上爬下来开门。
“您好!这是您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山田一脸疑惑地看向收件人栏目。
确实写着自己的名字。
“是什么东西啊?”他一边写名字一边说。
“是青森县的‘红玉’苹果。”快递员回答。
山田更疑惑了。
他的恋人中岛裕翔今天早上坐车去高知县采风,照理是没理由订购青森县的苹果回来的。
他自己对于苹果没有特定喜恶,然而若是想吃了随便下楼就能带两个,是肯定不会上网买的。
那就很奇妙了。
一大箱苹果有16个,每天吃一个的话就是半个月——那自己肯定要厌烦的。
山田拿了一个苹果放在桌上,从各个角度仔细观察那个红润可爱的苹果。
“总而言之先去皮吧。”他自言自语一句,找了水果刀来,一边削皮一边哼歌。
 
少年时代的山田有一张可以被说是圆脸的圆脸,当然也可以说是婴儿肥。
一到冬天,他妈妈就会用保温桶给他带煮物当午饭,在一大片吃冷便当的人中显得非常特别。
中岛经常跟他讨一块萝卜,或者一串海带。
“山酱吃了热热的东西以后呢,脸就红得像个大苹果。”
“......小苹果。”
“大。”
“小。”
山田扬起眉毛,把保温桶拖进自己怀里。
“好好好,是超级小的苹果。”
中岛伸出双手捏山田的脸颊。
吃完饭以后两个人还能一起分喝山田妈妈煮的浓厚鸡汤,这么一来冬天也都没有那么冷了。
直到山田高中去了寄宿制的学校,才再也没有在冬天带着保温桶了。
但是有关苹果的话,还是曾经有一样食物让山田在学生时代念念不忘的。
 
黄油放在室温下软化,面粉加入淡盐水搓成团,两者交替叠加、擀平、折叠、再擀平,重复多次后放入冷藏室。
四个苹果削皮切块,盛在锅里和热水煮,一边搅拌一边加入肉桂粉和砂糖,直到将水收干,苹果软化泡在粘稠的糖浆中为止。
山田用勺子舀了一点试味道,这次的苹果酸味比较浓厚,就算加了糖也能吃出苹果特有的风味,他禁不住又吃了几勺,才倒了乌龙茶漱口。
冷藏过的面皮分成一大一小两块,大的垫在模具中,将苹果和糖浆倒入,上方铺着小块,切掉多余部分后刷上一层蛋液放进预热好的烤箱,山田设定了时间以后就洗了手在客厅里继续画着昨晚未完成的图纸。
苹果派在烤箱中渐渐膨胀起来。
“喂?ゆーてぃ,干嘛啦,还没到一天就想我了吗?”
“やま要什么特产吗?”
“你还有几天才回来,说这个太早了吧。”
“其实我已经买好了给你的特产,今天只是来测试一下你想不想我啊。”
“......分手吧。”
“欸?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分手啊。”
山田笑着挂上电话,起身伸了个懒腰。
苹果派已经烤好了,表面是有点焦的深色,外皮浅黄,一丝丝酸甜的果香从中溢出。
山田用刀子切出八分之一块放进盘子里,等放凉后才用手托起派,送入口中。
 
为了庆祝山田所在的弓道部取得全国大赛优胜,中岛从镰仓的百年老店中买了二十人份的巨大苹果派送到弓道部——部长是个非常喜欢苹果的人,副部长山田在影响下曾经跟中岛提过多次,于是中岛就挑了这样的祝贺礼物。
“都要感谢山田君在最后一次射中10环,我们才能反败为胜的呀。来来来山田君多吃一块。”部长拍着山田的肩膀。
“啊我没这么喜欢甜的东西——”山田的盘子里不知不觉就放了四块。
“不喜欢吃这个吗?那我去买点别的给你?”中岛非常紧张。
一直都是挺自说自话呢。山田在心里笑了出来。
“我俩分半就好了啊。”
“不行,这是给弓道部的贺礼啊,我又不是部员。”
“你是在背后支持我的男人嘛。”
山田满意地看着被自己撩到而脸红的中岛。
部长端着盘子去跟别的部员聊天以后,就只有中岛和山田坐在原位。
“也太甜了吧!”山田的严肃脸还是绷不住,吃了一口苹果派就完全破功。
“跟やま一样甜。”
中岛侧头,舌尖浅浅滑过山田的耳垂。
“你注意点行不行。”山田身体一颤,确定刚才没人盯着中岛看才放下心来。
“但是やま实在太让人爱不释手了,就像苹果派一样欲罢不能。”
“......你都还没吃呢。”
那天的结局是山田一回到宿舍就被中岛压在床上,后者表示他喜欢在只有他俩在的地方吃。
 
酥皮香脆,馅料浓郁不失温厚。
自家制的苹果派好像也突然有了点店铺里卖的水准了,山田非常骄傲地自我表扬了一下,准备明天再做送邻居。
次日中午,他端着苹果派去敲邻居高木家的门,穿着围裙的知念侑李来给他开门,他闻到一股浓郁的烟味。
“侑李,你这是在做什么吃啊?”
“雄也明天才出差回来,结果我好像把饺子煮糊了。”知念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于是家庭煮夫山田把苹果派交托给知念,然后友情帮着知念重新煮了午饭。
“哇这个也太好吃了,下次把食谱教给雄也吧,他都完全不烘焙的——虽然我也没那么喜欢吃甜的东西但是苹果实在是大欢迎!”
“当然没问题。”
 
中岛早于预定日回家,舒舒服服地泡了澡后就享受了山田做的大餐,表示外面怎么吃都没有奥桑做的好吃,虽然说完就被山田拿筷子敲了头“谁是你奥桑”。
对于山田端出来的苹果派,中岛更是赞不绝口。
只不过用的词语都老套到山田觉得自己耳朵起了茧子。
“用的是什么苹果啊?”中岛问。
“青森县的‘红玉’。”
“跟やま很般配哦。红色的玉石。”
“哪里般配啊?”
“やま的脸红红的,脸型和五官又那么完美,当然般配啊。”
“哎呀少说两句甜言蜜语行不行?”
山田感觉自己的脸烫了不少。
“要我迅速付诸实践吗?”
啊完了,今晚洗不了碗了。山田想。
 
“早安。”
“早安。”
山田出门买菜的时候碰见了高木和知念,彼此打过了招呼。
“哦对了山田,我上次送的苹果好吃吗?”高木突然问道。
“你上次——你送的苹果?青森县的苹果?”山田一脸懵逼。
“去那边出差的时候想起以前你跟中岛都说过喜欢苹果,就买了一箱寄给你们,哎呀,我没跟你说过吗?”
山田觉得自己失忆了,他可不记得自己说过喜欢苹果。
“凉介跟裕翔上次说的是喜欢梨子啊!你怎么会以为他说的是苹果?难道不是我说我喜欢苹果吗?”知念率先回忆到出处。
原来是四个人上个月一起吃火锅的时候聊到了喜欢的水果,结果高木记混了。
“那真是抱歉了山田。”高木笑得像个七岁的孩子。
“没关系没关系,我把苹果做成苹果派,这样就很喜欢吃了。”
“可是苹果吧,明明只是跟梨子颜色不一样,为什么味道就不一样了呢?”高木严肃认真地问道。
电梯里的另外两个人陷入沉默。
 
一个月后,山田在家里接到了一箱鸟取县产的丰水梨。
不过他没想到能做成什么料理,于是每天就跟中岛一起洗梨子啃梨子榨梨子汁。
这是后话了。

END


评论(17)
热度(53)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