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向银色的世界宣誓服从7

CP凉岛。
其实还没有完全恢复。
避雷点是一方被虐待身体与昏迷不醒。
并夹带《晨光熹微》相关后续。
其他章节见tag。
走起。
---------------------

【7】
塔中有二十处哨兵训练场,每片场地里都有单独的训练室、公用格斗台。
山田已经完全失去了动弹之力,呼吸牵动肋骨的伤痛,手脚都被橡胶靴底反复碾压,脸上更是新添了耳光的痕迹,双眼难以聚焦,双耳完全耳鸣,几乎是个废人一般,破败地瘫在地上。
场地里除了能听见人的呼吸声、通风机换气声、山田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外,就只有哨兵教官的靴子在地面、山田的身上发出的摩擦声。
“教官,放过他吧。”
一个弱弱的声音从同班同学们中响起。
山田从上午开始持续被踢打。虽然互不熟悉,也没有利益关系,但仅因“都是哨兵”,那个孩子便于心不忍。
“每一届都会有一个最不听话的哨兵成为活祭品,你如果可怜他,那就换成你。”
教官给出这样的回应,于是那个声音消失了。
“我在给你们上一堂生动形象的拷问课,你们要用心体会呀,万一将来在战场上被联邦生擒,这些都会发生在你们身上的。”
初听有点道理的语句,其中却是蕴含着深切的残忍。
“裕………”
山田的喉间挤出这一个音节。
是在期待他吗?是在乞求他吗?
还是希望他不要面对这样的情况呢?
“你们过来排队,每个人都往他的喉咙上踢一下,谁了结他的性命,谁就可以得到褒奖——我看看,开学以后免一周劳动吧。”
教官狞笑着伸手指向山田。
然而没有人动。
那二三十个哨兵都站在原地,眼神涣散,不知喜恶。
“你们聋了吗?我这是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教官咆哮道。

在那个瞬间到来以前,星野初和中岛裕翔就抵达了目的地所属建筑。
坐标信息也在第一时间发送到了医疗队成员的脑中,早川队长只留下了正在做血液分析的几个人,给附近的人下了指令,都去训练场集合。
中岛所掌握了的位置情况愈发清晰,在星野的精神构造之下,两个人绕过了走楼梯的工序,直接穿越数层空间。
降落在目的地边缘的时候,正好听见哨兵教官发出了结山田的指令。
中岛的精神触手立刻就忍不住释放出来,但是星野拍了拍他的肩膀,压制住中岛的力量,她自己则展开一张精神巨网,控制住所有的新人哨兵,随后——

“是我在给你机会。”
随着星野冷漠的声音,新人哨兵们全部昏倒在地。
中岛从她身边跑向山田,他跪在山田身边看着对方染血的脸颊和外衣,牙关紧咬。
现在是不是不能贸然移动他的身体呢?他想。
他之前并没有想过自己如此弱小。他以前在枪支面前保护山田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蛮不错了,现在想来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是向导,而那些人并不想杀死向导。
他的能力只能让他对山田此刻的痛苦感同身受而已,这样能帮山田分担一点了,或许也是值得的。
他伸出手,触碰着山田的指尖,让精神触手从触感中确认着山田的状况。
山田的精神图景中只剩下一片混沌。他愈发揪心,眼眶泛红,眼泪无声地落下,又被他迅速擦去。
毕竟流泪是没有用的。
“星野初,你凭什么干扰哨兵正常的训练?”
哨兵教官脸上的恐惧感渐增,但是嘴上毫不示弱,在他看见中岛的时候更是气从中来,准备也踢中岛一脚。
然而他的动向丝毫瞒不过帝国最强向导,星野初挥了挥手,就有一种剧烈的痛感在那哨兵教官的脑海中炸裂开来,不要说站着,哪怕跪着都无法承受住。
“你的凭仗在我面前都要叫我一声副塔主,到你这里,礼数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是吧?那你多反省一下。”
医疗队伍冲进来的时候,在星野的疏导下,山田的精神图景已经恢复清明,只是他的精神难以支撑他苏醒,中岛持续通过链接保持对山田的保护。
“四叶,麻烦你帮这个孩子治疗了,他的痛感体验已经全部转移给别人,所以不需要打麻药,你只要用最快的速度修复就好了。所有用药产生的费用都算在我这里。”
星野对早川说道。
“请交给我吧。”
山田就被她和其他几位医疗队员小心抱上了医疗推车,早川的手上释放出些微精神波动,护着他的身体,随后她们快速地将他送走。
“这样可以了吗裕翔?”星野问依旧跪坐在刚才山田躺着的地方的中岛。
“不可以。”
中岛脸上有泪痕,但是声音很稳。
“你放心,这个家伙,”她指了指在地上打滚的教官,“肯定是死路一条。”
方才她将山田的痛觉记忆和未来的痛觉体验全部经由自己身为向导的精神力转移到哨兵教官的脑内了,她也吩咐过救治山田的时候不用打麻药,开刀续骨修复上药的过程都犹如凌迟,再加上肌肤再生时的撕裂,恐怕这个哨兵是撑不过来的。
“我能学会吗?”中岛眼眶再次湿润,“学会转移痛感。”
听见语句中的一丝恨意后,星野浅浅微笑。
“这是必修课,你当然能学会的——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能控制好精神触手体外稳定三个小时,我就收你当我的学生。有我直接的指导,你的能力会迅速且稳定地提升,然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有办法伤到山田凉介一丝一毫。”
“好,我一定会做到的。”
中岛的声音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拔高了几度。
那是他唯一的愿望。

仇恨一直是学习新东西最好的催化剂。
中岛找到了即将在开学后指导他的向导教官来岬瞳,向她请求提前学习对精神触手的精密控制。
“可是这项技术一般是要在半年以后才开始练习的。”
“但我必须要学会。希望您能教导我。”
“我对你和四月一日的要求标准是一样的,如果她也要学,那我会更改培养方案,从明天开始进行。”
在中岛犹豫的时候,四月一日音子出现在门口。
“报告教官,我愿意学习中岛君想要学习的内容。”
来岬拿出一枚便签,在上面写下几行字。
“把这三本书看了,明天就开始进阶学习——中岛,在塔里想要速成的人太多了,你如果心态虚浮,就不可能达成愿望。”
“明白!”
中岛拜托四月一日一并去图书馆借书之后,先去了山田所在的治疗室。为了让探视方便,早川安排了一间靠近8塔的治疗室,全身上下缠满绷带的山田就躺在治疗室内部的隔离床上,右手打着吊瓶。
“中岛君,不能进去哦。”
依旧是看上去特别臃肿的早川四叶敲打着隔离床外侧的护栏。
“凉介他的情况怎么样了?”中岛问。
“昏迷是因为身体受的伤太重,副塔主和身为链接对象的你都出手保护了他的精神,所以只要修复好身体,就能醒过来。”
“那要怎么修复身体?内脏受损情况如何?脊椎有问题吗?”
中岛连珠炮一样的问题让早川不禁笑出了声。
“这样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专家就足够了。你呢就好好训练,争取让副塔主收你当学生啊——她是这座塔里最好的老师,没有之一。”
看不见表情的早川渐渐垂下头。
“您也是副塔主的学生吗?虽然您不是向导。”
“我已经不是向导了,当然也不是她的学生了。怎么?你看得出来我并非向导?”
“书上写的,医疗队成员都是从守卫伴侣之中选拔出来的,伴侣数量要求占百分之70以上。毕竟向导还有更重要的使命——您以前是向导吗?”
“不是。好了中岛君,你该回去了,我要准备给山田君换药,副塔主吩咐我亲自做。反正你每天都可以过来的。”
中岛就被推搡出了治疗室。
说到底,山田才被送过来两个小时,也要多给一点时间治疗。

“样品融合情况怎么样?”
“到现在进度只有百分之二十,换算到全身的话,保守估计需要25到26年才行。”
“我们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二十年以后他就离报废不远了,换一种试剂。”
“这已经是近五年来最优秀的一种全能再生试剂了,只能说山田凉介的身体素质属于抗性过大的那千分之一。”
早川和做血液分析的医疗队员看着试验结果陷入暂时性的沉默。
“那就把‘教会’的东西拿出来吧。”
听见早川说出这句话后,医疗队员面色大变。
“那些东西的珍贵程度跟副塔主的实验相当,更何况,也只剩下当年从那位首席大人身上取来的样本制造的最后一套了。”
“副塔主跟我说过,只要有条件就必须把山田救回来,还要让他变得比之前更强。既然山田和当年的那位大人一样几乎不能适应全能再生试剂,那么能够适配的几率也不会小。副塔主一定会理解我的。”
“……明白了,我立刻去取过来。”
“我会联络之前参与过我的项目的人回塔进行手术。在那之前,就给他用温和的活络药物。”
处于昏迷状态的山田,却是不知道有什么即将改变他。

中岛读书读到了熄灯时间,他匆匆忙忙上了床。
只是他哪怕闭上眼睛也总是会看见悲伤的事情。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进入梦乡。随后,隐隐约约缭绕在他身边的精神触手逐渐回缩。
“后天就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了,在那之前,还是由你代管。”
星野初收回外放的意识,如释重负般伸了个懒腰。
“这一届的考核异常困难呀,我那时候还是只看潜力,到他就有了约等于跳级的要求。”
坂口实夏递上茶水。
“我需要他快速变强,在把我懂得的一切都教给他以后,我就可以退休了。”
放下茶水时,坂口的手抖了一下。
“中岛裕翔就会是您的关门弟子吗?”
“我又不是超人,我也会累的啊。在他之前的五届,一共十四个人,到现在外面还剩五个,塔里是你和四叶,相当于只有六个半,这才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我真的是个差到不行的老师。”
“您可不要这么说。被您从提案中保住的向导远超百人,这份功绩是无法磨灭的。”
星野初看了一眼房间墙壁上悬挂的挂轴。
“我这样的逃兵也不过是剩余一点点教育你们的使命而已。实夏,你说我为什么最近总是什么都不愿意做,只想坐在老师和高木桑的墓碑旁边,就好像我能听见那衣冠冢下面传来他俩的声音一样?”
“可我并没有福分见过您的老师和那位首席大人啊。我猜,会不会是山田和中岛跟两位大人有相似之处?”
“四叶倒是要用高木桑的自体再生提取物去救山田呢。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他在未来也有类似的功绩呢?”
坂口并没有回应,但是星野不需要回应。
毕竟对于她来说,虽然才刚开始,但是,一切都在计划允许的范围内,一切都会导向他们和她都明了的结果。

TBC

评论(8)
热度(15)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