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让神风引领我征途。
以繁星点亮我轨迹。
可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

向银色的世界宣誓服从4-5

好久不见。
CP:凉岛
距离本质剧情还有距离。
而我又开始全力写番外了】
走起。
0-3之门。
----------------------------

【4】

中岛裕翔混在女孩子们的队伍里,跟着指引的女性伴侣从前厅的左边上楼,前往新向导、伴侣登记的三楼大厅。

一路上,他们看见了很多穿着白色制服的女性,就像是站岗一样,彼此隔着一定的距离。

最开始中岛还有点惴惴不安,后来他才想起,塔中已经有近十年没有男性向导觉醒,因而女性居多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伴侣们胸前都是别着半月形的徽章,看见中岛的时候,神色大多是先变得惊讶,再尽快平静下去。

“请问,以后我在塔里就会被当成异类吗?”

他还是忍不住问了问指引的伴侣。

“刚开始的时候会这样也是正常的。但是你是向导,从根本上来说用途和我们伴侣不一样,未来我们都是无条件服从你的,希望你能暂时原谅我们的失礼。”

句子听在耳朵里,总觉得有点微妙的生硬。

大厅的尽头是一张横放的长桌,桌子后面坐着的都是戴着六芒星徽章的女性向导,大约有十五位。

——而且不同于伴侣们的青春年少感,她们的脸上都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和战斗后的伤痕。

“新的向导请到中间来,伴侣从两边开始排队。”

坐在正中央的一位抬起手。

一共也只有八个新人,就派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过去啊。”

他身边的新人向导对他说。

新的向导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中岛走到桌子前,被坐在正中间的向导招过去。

“中岛裕翔,来自六区,刚满十五岁,使用年限30-40年。”她把一张纸推到中岛面前。

纸上只有姓名、地区和年龄,不过上面还有六芒星的水印。

“刚才取血给你做了临时通行证,接下来为了登记和检测,要多抽一点血了。”

中岛乖乖坐好,有伴侣上前来,迅速给他脱了外套,往手臂上擦拭碘酒,针管刺进去,后面拿了十个小瓶子,要全部灌满。

“要抽这么多吗?”他有点惊恐。

“在基础体检的需求以外,还有向导素检测、耐性评估,你的血液样本也要登记在塔中的向导总名录里面,多抽的部分是保障。”

拔出针头后,伴侣在针孔上贴了止血贴,还给了中岛一颗糖果。

“含着吧,促进造血的。你的入塔工作基本完成了。虽然等一下还会有两拨人过来,但是总数应该还是很少,那就是138201号了,你在塔中的学员编号。”

向导拿出仪器,示意中岛将左手伸出来,拇指按在仪器一端的毛玻璃上,按顺序换成其他手指,将指纹和编号对应起来。

“虽然是为了方便管理才采取了繁琐的措施,不过向导人数少,这些日常生活上的条条框框不需要严格遵守,你开心就行了。宿舍在8塔10楼第一间,房内有洗手间,每天的起居时刻表贴在了墙上,也会有伴侣给你解释。课程从两周后的十月一日开始,你,带他去宿舍吧。”

中岛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身边的新人向导也结束了登记过程,于是伴侣就一并带着他俩走了。

一路上沉默着。

“那个……之前在火车上,我跟她们说到你的时候,不是有意说你珍稀的,只是我们——”

新人向导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胆怯。

“欸?没事的,我一点都不在意。”中岛摆了摆手。

“我叫四月一日音子,十六岁了,你好。”

“啊,我叫中岛裕翔,十五岁,以后就要一起学习了,麻烦你多多照应。”

“嗯。”

“现在能成为要好的伙伴对以后的训练也是有好处的。”引路的伴侣说道。

“我们以后会上什么课呢?”四月一日问道。

“先从感知与控制精神触手开始。你们的导师就是刚才给中岛君做登记的少校来岬瞳,那位大人四年前从战区退下来当教官,是非常有实战经验的呢。”

战区。

中岛打了一个寒战。

战区和异族战场才是他们的归宿,也是他们在这里学习的目的。

“在塔中的训练是叫做初训,好像要学五年才有能力毕业。”

“足够优秀的话,三年四年就可以毕业了呢。从你们三年级的时候开始就能和塔中的哨兵检测配对了,找到合适的同伴一起上战场的话会更大程度保证存活率。”

“那你呢?”四月一日问,“守卫和伴侣也要上战场吧?也要相互配对吗?”

“……这边就是联通前导塔和中部训练塔的走廊。”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中岛皱了皱眉。

但他和四月一日都没有追问下去。

训练塔过后就是供居住的塔了,两人都住在8塔的10楼,是隔壁的两间。

“今天是自由活动,除了暂时不能离开8塔以外,没有限制了,两位可以随意。”确认了两人的指纹能够开启各自房间以后,伴侣就向他俩告辞。

“那我要去找书看。”

“我就先去塔顶。”

中岛和四月一日挥别后,独自坐电梯上到顶楼。

不同于古色古香的前导塔,居住塔的内部设施都更加现代化。只不过,虽然他到了顶层,但是通往天台的门是锁着的。

“凉介……”

有点挫败感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山田。

不知道对方现在怎么样了呢。

 

哨兵前去的二楼大厅显得阴森很多。

不同于直接登记的向导,新人哨兵们在大厅里排成了一排后,负责指引的守卫留下一句“各位在这里等待其他新哨兵来后一起登记”,就离开了。

山田凉介低着头站在右边,一声不吭。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开始躁动不安,准确地说,过度敏感的五种感官让他难以保持平静,明明是穿过许多次的柔软外衣仿佛多了无数毛刺,好像要割破他的皮肤,即使大厅里只有细碎的低语声、呼吸声和笔尖触纸的摩擦声,进入他的耳中都变得宛如雷鸣。

这是哨兵强大五感的副作用。

他急躁起来时,中岛留在他脑中的稚嫩触手就工作了起来,缓慢凝聚成球壁屏障,薄薄的一层,隔绝开过度刺激。

等到后面两拨新哨兵到齐后,哨兵的登记才宣告开始。

“身体检测定在后天上午八点开始,届时会将各项身体数据全部采集,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采取血液进行疾病检测,之后就会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工作人员全部是守卫,只有下命令的那一个是哨兵而已。

“山田凉介,来自六区,十五岁,使用年限35-45年。小伙子,数据不错。”

跟山田确认信息的守卫还很年轻,脸上满是兴奋。

“您好。”山田拘谨地鞠躬。

“免礼免礼,你是哨兵,比我们这些人优秀多了,不用对我们客气的。”

山田在有着五角星水印的纸上签字时,看见一行小字,写着“我愿意接受塔对我的一切处分”。

“处分是指什么啊?”他问道。

那位守卫眉头蹙起,道:“我不知道啊,我是直接觉醒的守卫,不太懂处分。”

“啊对了,请问,哪里能查阅到哨兵的相关信息?我有亲戚也是哨兵,只是似乎降格成了守卫——这算是处分吗?”山田问。

守卫摊开手。

“可能吧,但是塔中的守卫数量很多,我不知道该怎么找人,你有你亲戚具体的班别信息吗?”

山田摇了摇头。

“以后总有机会知道的吧。好了,我给你抽血。”

“不可能找到的,”另一位守卫插了一句嘴,“我听说啊,哨兵降格成守卫是很可怕的事情,估计会比我们这些觉醒的时候就成为守卫的人还要惨,你不要抱希望了。”

山田没有给出回应。

“来,这是你的身份标识,138132号。”

一枚金属号牌递到了山田手中。

“等一下领了制服后,号牌就要随时随身携带了,号码即是生命,明白了?”

“明白!”

山田加入了其他登记好的人的队伍里。

随后,他们四十多人就排队领取哨兵制服,并一同被带去新人哨兵住的5塔。

哨兵们的房间很小,房内只有床和柜子,门的对面是窗户,外面封了一层铁丝网。

“考虑到对各位的感官保护,东西都最精简化处理了。”守卫如此解释。

这一批次的一共五位女性哨兵住在更低的楼层,男性哨兵们则被分派到高一点的地方,山田因为号码的缘故被更早安排好房间,是住在9楼的最后一间里,其他人都住进了10楼。

“正式课程从十月一日开始,但是在那之前就要保持体能训练。后天身体检测,七点在塔底集合。大后天直到九月三十日都是六点塔底集合,哨兵教官会决定你们的一切动向,现在就解散吧,今天的饭菜会有人给你们送过去的。”

山田将制服挂好后躺在床上打哈欠。

身体并不算疲累。

他只是还有点茫然而已。

 

塔的任务是培养能用于边境和异族战场的优秀哨兵、向导,与帝国的军方各自独立。军方培养的士兵是边境战区的战力主力,哨兵向导的存在最多算是锦上添花;而到了异族战场,就完全是看哨兵向导的表演了。

王族、军方、塔。平民们的认知里,这是帝国的权力顶峰。

在中岛和山田进入塔的新历138年,塔所管辖的总人员有哨兵2790人,向导286人,守卫4433人,伴侣760人。

这都是因为五十年前的向导瘟疫影响。

在瘟疫之前,每年帝国的觉醒总人数能达到五千以上,仅仅是“在塔人数”就一直浮动在三万人,各个战区人数都能超过一千,异族战场也有近两千人驻扎。

然而,向导瘟疫使得向导觉醒率愈发减少,从原来一年一两千人下降到百人,瘟疫末期更是有过两位数、一位数的情况发生,无法得到妥善防护措施的新人哨兵在还没有完成初训的时候就崩溃死亡的情况不在少数,帝国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才依靠一般士兵维持住了与联邦的边境僵持——联邦的向导瘟疫状况影响较小。

如果没有向导瘟疫就好了。

星野初往墓碑旁边放了一束新的满天星。

“老师,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风吹过这一片墓园。

另外一个人拿着一束白玫瑰走过一块块墓碑,经过星野初的时候,那人脚步一滞。

“加里尔.冯.阿梅迪奥。”

“见过副塔主大人。”

“当不起你一句敬称,”星野初扯过首席哨兵加里尔的领口,“我应该告诉过你,我看上了谁吧?”

“真正的‘原石’会因为我的影响而改变属性吗?副塔主,你选到的不过是两个笑话而已,不要指望他俩能给你翻身的机会。”

“我不想跟你争塔主的虚位。毕竟我已经年过五十,而你还未满三十,正是精力充沛的时期,又何必跟我置气。”

星野初的精神触手猛地刺向加里尔的头部,然而,一道浅浅的白光却挡住了她的探查。

“这是你对二月见死不救的代价。你最终会失去一切的。”

“噢,谢谢你的预言。”星野初转过身去。

加里尔抱着花继续往前走。

他的向导并没有很大的贡献,因此只是被记名在了墓园巨碑上,不像星野初的老师们,因为功绩而有自己的墓碑。

其名为间原二月,是在十多年前接受星野初直接指导的向导。

然而却不顾自己染病的身体,耗费了过度精神力保护加里尔,而牺牲于异族战场——

她曾经向星野初求援,但是星野初没有施与援手。

她在弥留之际用星野初教导的秘法,建立了不会消失的彻底保护住加里尔的精神屏障。而那也就是加里尔反抗星野初的资本。

——更是最后带给中岛和山田悲剧的源头。

 

【5】

身高、体重、视力、血压、心率,一项一项体检展开。

“向导也要跑步吗?”四月一日音子拿着淡盐水猛灌。

“有短跑和耐力跑。说到底也是为了探测一下极限。”中岛裕翔拉伸着双腿。

“欸,可我真的不擅长跑步啊。”

根本没有偷懒的可能性,今年的向导新生只有他们两人而已,绝大多数向导教官都在这里观察他俩,场边的伴侣们也都全神贯注于他俩,等同于布下了精神力的天罗地网。

15分钟时间,跑的距离越长越好。这是耐力跑唯一的规矩。

中岛回忆着,他在学校的时候,听说过的15分钟耐力跑对男生的最低要求是3千米,女生2.2千米。不知道塔中有没有这样的隐性要求呢。

“没有。对于向导来说,这些都只是体现你的身体机能的普通数据,精神方面的能力才是向导最看重的,所以哪怕你耐力跑只能跑完最低测算单位的一百米也不会不及格哦。”

拿着记录板的向导笑着告诉他。

“啊我刚才并没有问——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最迟三年级的时候你也能掌握心里读取了,不必惊慌。对于正在学习的向导来说啊,全力以赴是很重要的,加油哦。”

中岛慌乱地点头,随即跟着四月一日站上了起跑线。枪声过后,两人冲了出去。

 

对于正在学习的哨兵,却完全不一样呢。

 

坂口实夏走进哨兵使用的测试场地,里面的数十名新生哨兵才刚测完身高体重,一部分在排队等待全身扫描,一部分在测视力。虽然测试开始的时间跟向导那边是一样的,但是人数上的巨大悬殊还是让测试工作进展缓慢。

“助理,分派来的向导素数量不足,我们要申请向导教官的帮助。”有哨兵教官注意到她,赶紧走来询问。

“半小时以后新生向导的室外测试项目就全部结束了,副塔主说到时候就再分派五名教官过来辅助新生哨兵的测试。也请你理解,你看看这一届这么多哨兵,向导却只有两人,那两个孩子值得整个向导教官团队分出五分之一的心力去关心指导,更何况现在已经有四个向导在这边照看了。”坂口的精神触手扫过这一片区域。

山田凉介排在哨兵队伍里,矮小的身躯毫不显眼。只不过对于向导,身材并不影响锁定位置。

“明白了。”哨兵低头恭声道。

“另外,测试完成之后我会来取档案副本给副塔主备案。”

坂口遥望了一秒山田的位置之后就离开了。

殊不知她来过的事情马上就被上报给了并不在现场的首席哨兵加里尔。

“星野初想要新来的哨兵们的档案备案?她又对谁有兴趣了——是那个吧,山田凉介?把他的测试结果拿给我看。”

在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差中,哨兵们也逐渐开始了耐力跑测试。

 

“时间到,两个人都停下来!”

四月一日立刻停步弯腰大口喘气,平常就缺乏锻炼让她有点力不从心。

中岛也停下脚步,方才两人在训练场地里漫无目的地绕圈子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

“中岛裕翔,五千两百米。四月一日音子,三千六百米。”

成绩很快就报了出来。

“中岛君,这个成绩很不错了,如果你是哨兵的话这个成绩也是合格哦。”

一名教官语带赞赏。

中岛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

“本来差点就是哨兵,体能好也算不得什么。”

难辨来源的一句话被投射进中岛的脑中,纵使他方才有些许开心,此刻都剩不下分毫。

“都结束了吗?可以躺下了吗?”四月一日扶着中岛的肩膀问教官。

“接下来回房间里面测试别的项目。”

待两人回到室内,大门关闭之后,那位教官跟附近的几个教官交换眼神,分别朝不同方向射出精神触手,覆盖到整片场地上的伴侣身上。

“禁止与这两个新生有深入接触,除了问路和起居问题可以回答外,保持缄默。”

 

“不会吧......”加里尔看着山田凉介的测试成绩,难掩赞叹心情。

除了长得不高这唯一一个可以说是缺点的地方,山田的体能在几十位新生中能排到前三,哨兵能力弥补了他原本的视力缺陷,灵巧程度、反应能力也都是优秀水准。

“这要是个向导,恐怕星野初会将他教导成能够执掌整个帝国的神吧。然而落到我的手上——”他自言自语着。

只能尽快毁掉。

“把一班教官叫过来。”他吩咐。

新生一班的教官带着山田的15分钟耐力跑成绩一同前来。

“八千米吗?一年级就能达到这个水平,毕业的时候万米也不在话下了。”加里尔摸着下巴。

“首席大人有何吩咐?”

“尽快弄死他。我直接出手的话星野初一定会不惜一切报复吧?然而你是他未来的指导者,在操练中出点状况死掉的新人哨兵,山田凉介不是第一个。”

“那就在传统的‘下马威’环节里面做吗?”那教官谄媚地问。

“弄干净一点,别惊动向导那边。弄完以后,你的待遇自然是可以升个一两级。”

“明白的,您放心吧。”

拿着粗糙毛巾擦汗、大口吞着冷水权当休息的山田并不知道这一变故。

待到测试全部结束,山田跟着其他人往回走,一班教官就有意把他叫出队伍,然而他的一句“山田”刚说出口,塔中的医疗队就从教官和学员之间的空隙毫无顾忌地穿过,连带着她们的医疗器械和推车。

“早川队长,我们应该告知过你——”

“医疗大于训练谢谢。姑娘们,脚步不用停下来。”

容貌隐藏在兜帽风镜后面的医疗队长招了招手。

山田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个打扮得一点都不像医生的人,其他医疗队成员都是穿深蓝色紧身制服,而那队长穿了一件过膝盖的袍子,外面罩了兜帽和斗篷,显得臃肿,然而露在袍底的鞋是一双约有十厘米高跟的靴子,极度不平衡的衣着十分显眼。

除了能发觉是女性以外,没有更多情报。

“哦对了,你,你,还有你,三个人跟着我们去一趟。要处理一下伤口,你们不会阻止吧

?明早肯定是常规时间去报到。”队长伸出手指点了山田和离他很近的另外两个人,瞥一眼哨兵教官。

“随便。”其他班别的教官不明所以。

山田疑惑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没有伤痕,今天也没有被撞到过,不知道有什么好处理的。不过他没有询问,选择服从。

医疗队像是在游行,走过一条条走廊,换过一栋栋建筑,三个懵逼的哨兵跟在队伍后面,纵使体能优秀,但也疲累起来。

“到了。各位,今天也辛苦了,明天再见。”

队长挥别大多数队员后,叫了两个队员把另外两名新生带走,自己则是拉着山田进了一间治疗室。

“请问我要做什么?”山田问道。

“躺上去。我需要你一点点骨髓。”

声音平淡,仿佛她只是想要擦碘酒一样。

“那种东西怎么能说抽取就——”

“你是哨兵,而且你低估了塔中的医疗水平,快点躺好。”

对山田的磨蹭有点不耐烦的队长,猛地掀掉自己的斗篷,戴着橡胶医用手套的手飞速伸出,戳在山田的额头,一股清凉过度的感觉蔓延开来,然而在山田四肢百骸都冷静下去以前,他的脑中产生了轻微的嗡鸣声,外来的侵入被阻挡。

“已经有向导选中你了?有趣。你放心,我不是要害你,按我说的做。”

山田稳了稳心神,躺在椅子上。

队长翻找出麻醉瓶,让山田就着瓶口吸气,十秒以内他就昏了过去。

 

“副塔主大人,四叶已经拿到了山田凉介的骨髓干细胞样本,还抽取了五份血液,留了十份毛发。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坂口把一沓文书放到桌子上。

“我总得给他俩多一点挑战才行啊。”星野初闭上眼睛回忆着方才就已经知道了的情报。

“所以是为了实验——”

“我不可能近距离保护哨兵啊,只能让他打好身体基础。四叶那边......让她经常照看一下山田吧,能固本培元的营养品多给点,如果用不到老师留给我的东西自然是最好。向导的课程安排表拿给我看看。”

“是。”

星野的意识穿透墙壁,笼罩住向导们居住的8塔。

结束了所有测试的中岛和四月一日这两个新生,正围坐在餐厅的角落吃晚饭。

对于明天,乃至未来,心中怀有恐惧,但更多的是期待。

能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呢。星野收回注意力。

“我的事情还没结束,不过正式上课以前,新计划就可以展开了。要到点了,今天也要你代我监视采集活动。”她的手指摩挲着安排表的光滑纸面,看向坂口。

“明白。”


TBC

评论(2)
热度(16)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