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者DAQ

编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
祝愿我爱的人们万事顺意。
HE是为了看他们的美好,BE是为了让他们在现实不要悲伤。
只为心中的一把火献上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写现实向了。
AU你好,ooc最棒。

多贺千音的记事本-第十五页手撕版

避雷——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的事情】

他觉得他总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然而他却无法得到答案。
就像他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闭上眼睛,任凭他吹多少口气都还是一副困盹的模样。
就像他以前偶然抬起头,都会发现坐在长桌另一端的他拿着手机全神贯注,看上去跟大家格格不入。
就像他们曾经一起去异国半做任务半旅行,要互相依靠、互相照顾的数天里,他以为他终于开始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他们终于变成关系好的两个人了,但是回来以后却什么都没有改变。
即使他还孜孜不倦地以名字叫着对方,可是却听不见自己的名字从对方口中说出的机会。
于是当时间走到今天,他才发觉,很多东西可能从根本上就走错了道路。

店铺开在古色古香的小巷里,不仔细看可能就会漏过这家没有招牌也没有什么香味散发的小店了。知念侑李压下心中的疑惑,跟着高木雄也进门、找座位、坐下、看菜单。
“炸猪排以外呢,大阪烧啊炒面啊都有的,就,放开来随便吃吧。”
所谓,炸猪排很好吃的店铺。
知念展开菜单,指着最顶上的“经典炸猪排”道:“那就要一份经典炸猪排了。”
高木唤来店员,点了两份猪排,不过没有要饭。
他俩只是在杂志取材的时候跑偏了主题——不过本来自由对谈就没有主题——才定下了一个“高木介绍给知念好吃的炸猪排店”的约定,要不是这条被放大出来印发在了每月几万几十万本的娱乐杂志里面,恐怕也是没可能实现的吧。
气泡饮料经由吸管灌入喉底,努力化解着有点凝固的气氛。
“我也想要吃大阪烧。”
他用力吞下不知为何有点灼烧食道的液体,抬头道。
“那我就点我吃惯了的明太子炒面大阪烧了。”
“好啊。”
店员在他俩旁边,就着两人之间的铁板快速翻炒着原料。知念的耳中充斥着油滴爆裂、铲子和铁板刮擦的声音,感觉倒是比方才舒服一点了。
小口小口将滚烫的食物塞进嘴里大概不容易尴尬。
他隔着铁板上蒸腾的雾气去看对面的人,不过什么表情都没看懂。
以至于连口中的食物的风味都难以识别。
炸猪排端上来之后知念小小地兴奋了一下。肉质鲜美扎实,外皮香脆,内里肥厚,让他赞叹不已。
“真的很好吃,”他嘴里塞满了肉还不忘夸赞,“我算是知道你最近增加的体重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个月只来过两次,这次是第三次了。你慢慢来,吃东西不要讲话。”
知念吞下那一大口肉以后,夹了一筷子椰菜。
“你也吃呀。”
高木的猪排很规整地切成了方便入口的小块。他一边点头一边缓慢地吃下。
难得文雅。
“以前你还是会跟大家一起去吃饭。为什么我跟凉介还有圭人拉你的时候不一起来呢?虽然圭人喜欢吃烤肉,但是炸猪排他也超喜欢的。”
“不是都说了会回家太晚了吗?”
高木说话的时候,仿佛从唇边挤出了一点点自嘲般的叹息。
“你要是有心的话,才不会在意回家晚不晚。”
“那我就是无心了。”
知念感觉心里有什么坠了下去,他努力压着那膨胀起来的苦涩感,勉强着笑容问出一句“是不想跟我们一起出去的吗?”
“没有啊,”高木的脸上写着疑惑,“为什么这么问?”
说不出自己自顾自考量出的原因。可能也是害怕这悬在一根丝线上的关系崩溃。
他只知道自己开始食之无味。

“其实你从来没说过你喜欢章鱼烧啊。”
“明明院子里都放着制作的锅子,你也看不出来嘛?”
“还不是因为你从来不邀请我参加章鱼烧大会。”
知念坐在院子里,看着高木迅速切着章鱼、搅打面糊、倒进锅里,用竹签迅速旋转着已经成型的章鱼烧,然后盛在碟子里,撒上柴鱼片、海苔和烧烤酱。
“要介绍的话很麻烦,所以就只好开仅此两人的章鱼烧大会了。”
高木往下一批原料里面加了咖喱粉,再次倒进锅里。
“听说你跟凉介学了新菜,下次我要吃。”
“下次就做,下次肯定做。”
“哇,真的好吃!等下那个芝士的也要,快做快做。”

很多时候他会不明白这个游走在夹缝之中的谎言有什么意义。
比如说,他是唯一一个去过高木家的团内成员,也是团内唯一一个邀请高木进到家里的人,可是他俩都不会说。
比如说,他偶然会担心关系变差、气氛尴尬,但实际上他总能安心地靠在他的怀里,打打游戏,看看电影,乃至沉沉睡去。
哪一个部分才是自欺欺人呢?
知念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黑暗,身下的床垫比家里的要软,有一个熟悉的呼吸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起伏,浑身上下的疲倦感有点熟悉,他抬起手臂看表,借着些许荧光,他看见枕边有一本法语会话手册。
这个梦真是做的太逼真了。

评论(3)
热度(14)

© 述说者DAQ | Powered by LOFTER